第三百七十八章 再借凶煞

目录: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类别:玄幻魔法

    西荒城内,无数道目光望着天空上的对峙,虽然牧尘这般三人占据了人数的优势,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真正的上风,依旧还是被魔龙子把持着。

    此时的后者,在施展了某种秘术之后,显然实力愈发强悍,眼下牧尘三人就算是联手,恐怕也不可能将其阻拦下来。

    苏萱,鹤妖他们同样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面色依旧一片凝重,先前因为洛璃,李玄通战胜对手的喜悦,倒是被冲散了许多。

    如此局面,想要破局,真是太难了。

    而在那万众瞩目的天空上,牧尘也是紧皱着眉头望着远处满身煞气的魔龙子,大感棘手。

    “这家伙的实力又变强了。”李玄通也是紧皱着眉头,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他自然是能够感觉到,现在的魔龙子,比前些时候又强了。

    “还能再斗吗?”李玄通看了看牧尘的伤势,问道。

    牧尘笑了笑,点点头,他手掌握了握,黑色的眸子微微闪烁,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要不将他交给我来吧?”一旁的洛璃轻声道。

    牧尘与李玄通皆是一惊,旋即牧尘眉头微皱,黑色的眸子中,仿佛是有着冷冽的流光浮现,他双掌猛的紧握,微微摇头,道:“还是我来吧。”

    “你行吗?”李玄通有点怀疑的道,洛璃的身份背景他清楚,所以对于她敢说能够对付魔龙子,他并不感到大惊小怪,可牧尘的话,毕竟与洛璃有些差距,之前牧尘能够将魔龙子逼到这一步,这在李玄通眼中,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了。

    如果再进一步的话,或许牧尘也将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洛璃清澈的大眼睛看向牧尘她望着后者满身的伤势,心中因为心疼,则是升起了一点点的怨念,她虽然知道牧尘很想要站在她的身前保护她但难道他就喜欢让她总是在一旁看着他拼得遍体鳞伤吗?

    他不知道那样会让得她更心疼吗?

    洛璃贝齿咬了咬红唇,她不愿在旁人面前反驳牧尘,所以只是偏过俏脸,没有再说话,但这幅模样,也是很明显的在表露她的心情,她有些生气了。

    李玄通耸耸肩心头却是微酸,在他看来,能够让素来宁静独立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洛璃生出生气的情绪,就已经是挺让人嫉妒的一件事。

    至少,只有真正让她上心的人,她才会为其生气。

    牧尘望着洛璃那精致如白瓷般的俏美脸颊,忍不住的笑了笑,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洛璃生他的气,当即伸出手掌拉住少女纤细的玉手,后者原本想要收回但在见到牧尘那满身的伤后,就兴不起那小性子了,只能任由他握住只是那红润小嘴,却是赌气般的轻撅了撅。

    “我知道你有一些隐藏的底牌,一旦你动用这些底牌一定比我更强”牧尘声音轻缓,道:“不过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你动用了那些底牌后,会有着什么样的后果。”

    洛璃微怔,旋即贝齿紧咬着红唇,牧尘的直觉很敏锐,虽然有些事情她并没有说但后者却是能够有些感应,她的确有着一些强大的底牌不过这些底牌一旦动用,或许就会被她的爷爷洛天神感应到。

    毕竟她是洛神族下一任的皇,洛天神不可能毫无保护就任由她离开洛神族,而且一旦她动用某些底牌,那就是说明她遭遇了危险,这种事情,显然不会是洛天神愿意见到的。

    因此,当底牌一次次的被动用,恐怕洛天神也将会采取措施,将洛璃带回洛神族,那样的话,牧尘与洛璃分离的时间,就会被提前。

    牧尘很珍惜与洛璃在一起的时日,他不愿意见到这一幕,所以,他才会以这种方式,来尽可能的让洛璃处于安全之中,那些所谓的危险,所谓的搏杀,他愿意来一力承担。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更久一些,所以,不要怪我的保护很自私。”牧尘握着洛璃纤细玉手的手掌缓缓的用力,那声音,却是一点点的沁入洛璃的心中,令得那里泛起一道道的涟漪,将那一点点的怨气,尽数的抚平而去。

    洛璃螓首轻轻一点,那莹白如玉般的俏脸上,有着一抹浅浅的笑容浮现,动人之极。

    “放心吧,我不会逞强,如果真是没办法了,那你再出手,怎么样?”牧尘微微一笑,道。

    “嗯。”洛璃乖乖点头。

    “你真有办法对付魔龙子?”李玄通叹了一口气,问道。

    “我会尽量尝试一下。”

    牧尘点点头,那盯着远处魔龙子的黑色眸子中有着寒意涌过:“不过我也需要你们为我争取一点时间。”

    “好!”李玄通没有任何的犹豫。

    “那就拜托了。”

    牧尘深吸一口气,旋即也不再多说,双目竟是一点点的闭上,这让得无数人一惊,这牧尘,莫非又要准备强大的灵阵了吗?不!过干么没用感应到灵阵的波动?!

    “哼,装神弄鬼!”

    那远处的魔龙子见到这一幕,眼神也是一凝,对于牧尘那层出不穷的手段,不得不说,他也是有了一些忌惮,眼下自然不会再给对方翻盘的机会,毕竟现在的他也是在倾力一搏,即便是胜了,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他绝对不会容许再出现变故。

    唰!

    魔龙子双掌一握,磅礴灵力席卷,弥漫天际,他身形一动,暴掠而出。

    李玄通见状,也是立即冲了出去,灵力运转到极致,直接是对着那魔龙子笼罩而去。

    “滚!”

    然而面对着他的阻拦,魔龙子却是冷笑出声,一拳轰出,没有任何的花俏,有的只是那磅礴到极点,霸道到极点的蛮横灵力席卷。

    砰!

    两股磅礴灵力硬憾,巨声响彻,李玄通身体剧颤,几乎瞬间被震飞了出去·嘴角有着血迹浮现出来,只有在亲身与此时的魔龙子交过手后,方才能够明白后者的强悍。

    轰!

    就在李玄通被轰飞时,一条凌厉的剑气河流再度从天而降·重重的冲击在那魔龙子身躯之上。

    洛璃手持长剑,疾掠而出,展开了凌厉攻势。

    两人手段尽出,都是在尽可能的拖延着魔龙子,这一幕让得无数人屏住呼吸,双方的战斗,都已是变得相当的惨烈。

    而在李玄通与洛璃竭力纠缠住魔龙子时·牧尘气海之内,那盘坐在其中的神魄睁开了双目,旋即其身形一动·飞向了气海中央的位置。

    在那里,有着一朵暗紫色的曼荼罗花,在那花心之中,有着一根幽黑的魔柱矗立,一道道紫色锁链,缠绕在魔柱之上,将其封印。

    这是当初牧尘从那白龙至尊灵藏中得来的“大须弥魔柱”,只不过此物太凶,当初如果不是牧尘体内有着神秘黑纸镇压·恐怕他早便是被那凶煞之力侵蚀了神智,所以自从得到后,牧尘一直不敢轻易的将其动用。

    但眼下这种情况·他却是必须得将其动用了,不然的话,他们根本难以对付这种状态的魔龙子。

    牧尘抬头·眼神凌厉的盯着眼前的“大须弥魔柱”,声音低沉的道:“如果不想永远被封印在这里,你就给我配合一点!”

    嗡嗡!

    随着牧尘的声音落下,那大须弥魔柱竟然是爆发出了一股股的黑芒,那种凶煞之气荡漾开来,犹如是要对着牧尘席卷而来。

    嗤嗤!

    不过还不待那凶煞之气扩散,只见得那朵暗紫色的曼荼罗花便是爆发出紫色的光芒·那些凶煞之气一接触到紫光,便是犹如遇见了熔岩的残雪·飞快的消融而去。

    这大须弥魔柱,倒不愧是凶器之名,难以驯服。

    “想要侵蚀我,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牧尘声音低沉,旋即神魄一步走上,直接是穿进了那曼荼罗花中,然后伸出小手,触摸到了那大须弥魔柱之上。

    轰!

    就在牧尘神魄触及那大须弥魔柱的霎那,一股无法形容的凶煞之力陡然弥漫出来,沿着牧尘神魄的手臂,疯狂的侵蚀而来,短短数息的时间,牧尘的神魄,竟然都是被染成了猩红之色,犹如一个血红的婴孩,令人望而生畏。

    牧尘的眼睛,在猩红与幽黑之间不断的转变着,那股霸道无匹的凶煞之力在其体内冲荡,最后猛然席卷开来。

    那是一股极端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却是能够将人理智侵蚀,将其化为杀戮般的野兽!

    牧尘死死的咬着牙,抵御着那种侵蚀,他知道,想要操控这凶煞之力,他就必须抵挡住那种侵蚀!

    杀戮的**,疯狂的冲击着牧尘的心灵,令得他心中有着一种暴虐的杀意涌出来。

    他的眼睛,近乎赤红。

    嗡嗡!

    不过,就在此时,那曼荼罗花之下的神秘黑纸,微微闪烁起异样的光泽,那曼荼罗花则是将那美丽的花瓣伸展开来,包裹在了牧尘神魄之外。

    一种清凉的感觉,传递而来,竟是将牧尘心中的暴虐杀意,一点点的镇压下来。

    牧尘的双目,陡然圆睁,那对眼睛,外围呈现血红之色,但其眼瞳,却依旧还是漆黑清明!

    牧尘缓缓的摊开双手,一股滔天般的血红之力,在此时犹如海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最后涌向了牧尘四肢百骸。

    在西荒城天空之上,牧尘紧闭的双目,也是在此时骤然睁开。

    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天地间的温度,仿佛是在这一刻,降低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