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厚积薄发

目录: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类别:玄幻魔法

    一望无际的荒凉冻土之上,冷冽的罡风席卷着天地,蓝色的寒流也是弥漫着天地间的任何角落,罡风携带着寒意,将这片空间变得犹如死地一般。

    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就算是实力踏入了六品甚至七品的至尊强者,一旦停留时间过久,恐怕那等后果都将会是灾难。

    不过,也就是在这等罡风吹袭,寒意流动的残酷大地上,一道削瘦的身影,正迈着步伐,一步步的从那远处走来。

    那道身影的步伐颇为的缓慢,每迈出一步,仿佛都是将会消耗大部分的力量,但那步伐虽然缓慢,可却坚定得即便漫天罡风,也是无可撼动。

    而这道身影,自然便是开始借助这炼体塔第二层开始修炼肉身的牧尘。

    嗤。

    一缕罡风携带着蓝色寒流掠过他的身体,只见得皮肤表面顿时被撕裂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不过皮肉撕裂间,却并没有一滴血液流出来,那翻卷的血肉处,呈现淡淡的蓝色。

    牧尘的身体也是在此时颤了颤,皮开肉绽的那种痛,他并不在意,因为当那伤口被撕裂开的时候,那种蓝色的寒流顿时顺着伤口侵蚀了进去,那寒流过处,血肉几乎被冻僵,紧接而来的,便是血肉近乎坏死般的刺痛。

    【 那是与之前赤光照耀的灼痛截然不同的痛苦,那就犹如的无数针在血肉里面乱刺一般,令得人恨不得将血肉都是生生的挖出来。

    牧尘迈出的步伐,都是在此时僵硬了一下。然后方才有些颤抖的落下来,那紧紧皱起的眉头。稍稍的舒展开来。

    伴随着那种痛苦达到极致,那种刺骨的寒流。渐渐的消失,那原本将要坏死的血肉,则是渐渐的复苏,而去,牧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再度复苏的血肉,比起之前,变得更为的坚韧。

    察觉到血肉的变化,牧尘心中松了一口气。旋即他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一声,这肉身的修炼实在是太过的艰难,这所要承受的痛苦,也远胜于灵力的修炼,难怪很多人都是更执着于后者的修炼。

    不过,能够感受着肉身越来越强大,这种感觉,也是极为的美妙。

    心中这般安抚了一下自己,牧尘便是再不犹豫。继续迈步前行...

    荒凉无尽的冻土之上,年轻的身影步步走向远处,在他的身体上,不断的出现一道又一道的狰狞伤痕。然而他却依然步伐坚定,犹如行走在大地之上的苦行僧一般,在那痛苦之间。获得自身的锤炼。

    ...

    当牧尘在那炼体塔第二层缓慢前行时,炼体塔外的气氛。则是稍微有点怪异,而这种怪异的源头。自然也是因他而起。

    因为此时在第二层的光幕上,牧尘所代表的光点,又是再度远远的落后了其他人。

    这一幕,让得各族强者都是摸不着头脑,如果是之前的话,他们必然是会嘲笑,然而经历了刚才的大逆转后,他们已经没一个人敢抱着这种想法。

    就算是那柳清,都并没有再出口讥讽,她虽然心胸不宽,但毕竟不是蠢货,先前她已经被牧尘打过一次脸,如果这次再凑上去,就真的是脑子有问题了。

    所以她也只是惊疑不定的盯着那落后的光点,嘴巴动了几次,最终还是咽了下去,只是眼光狠狠的盯了一眼九幽,而后在心中诅咒这次必然是那牧尘已经被打回原形,等到待会宗腾闯入第三层,她就能够好好的将那九幽羞辱一通,以报前仇。

    “九幽姐,牧尘大哥他...”墨铃小脸也满是苦恼之色,牧尘这上上下下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提心吊胆,她固然知晓牧尘手段颇多,但难免也是担忧牧尘真的是被打回原形,那样的话,这里的这些家伙,指不定会怎么嘲笑他们。

    九幽摇了摇头,俏脸倒是平静,只是道:“静观其变便是,他这么做,必然有着他的原因。”

    她对于牧尘太过的了解,毕竟这些年来,她可算是眼睁睁的见证着,这个曾经在她眼中弱小之极的少年,究竟是如何的将她追赶上来,并且...超越。

    所以,她可并不认为这座远古炼体塔,能够将牧尘真正的阻拦下来。

    时间,在炼体塔外诸多强者的注视下迅速流逝,不过这一次,绝大部分的目光都并未关注最前方的那些光点,而是落在了那最后一道以相当缓慢的速度前行的光点。

    他们显然都是想要看看,这个在之前明明是落后,但最后却是完成逆转,成为第一个进入第二层炼体塔的牧尘,是否能够再度上演一次让人瞠目结舌的奇迹。

    那之前究竟是运气,还是的确依靠的自身能力,或许不久,就将会清楚明白了。

    “第一梯队开始接近第二层的屏障了...”

    时间流逝,突然间有着人低声说道,众人心头微凛,目光转移,果然是见到,那处于最前方的数道光点,竟然开始抵达了第二层的屏障。

    如果通过屏障的话,便是能够顺利闯入第三层。

    “那牧尘好像还是没什么动静?”有着人发现那处于最后方的牧尘,似乎速度依旧缓慢。

    这一幕,不由得让得一些人目光微微闪烁起来,开始怀疑这牧尘之前的成绩,是不是真的是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而这一次,那种手段则是有些失灵。

    那柳清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目光噙着冷笑的看了远处的九幽一眼,看来那个小子的手段,这次是有些使不通了呢。

    然而对于她的目光,九幽俏脸却是毫无波澜,只是平静的望着这一幕。

    “那韩山,徐琨,宗腾,墨锋等人开始闯入通往第三层的屏障了。”惊呼声很快的又是传来,只见得那最前方的数道光点,直接是冲进了那第三层的屏障,而后速度飞快的减缓下来,显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阻拦。

    众多强者都是在紧紧的注视着那数道互相追赶的光点,看这模样,可能这一次,最先进入第三层的人,就将会在他们之中了。

    至于那之前的黑马牧尘,仿佛已经是失去了所有的光泽,依旧在那遥远的后方,黯淡闪烁。

    半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在这第二层内,除了牧尘之外,其余的九位天骄都是陆陆续续的冲进了那第二层的屏障,最后以一种尽数挪爬的速度,接近了第二层的尽头。

    “宗腾他们进入第三层了!”

    突然间,惊呼声陡然响彻而起,打破了塔外的屏息静气,所有人都是猛的抬头,果然是见到在那炼体塔第三层塔身处,那里的光幕开始浮现,数道光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闯入了第三层。

    “宗腾大哥进入第三层了!”

    那柳清在此刻几乎是兴奋得俏脸都显得有些扭曲,旋即她立即看向那第二层,果然是见到那道光点依然是没有什么动静。

    “九幽,看来笑到最后的人可不是你!”之前的憋屈,终于是在此时自柳清心中爆发出来,她讥讽的看向九幽,道。

    然而,对于她的得意,九幽俏脸依然平静,根本就没有过多的理会,只是美目凝视着那依旧停留在第二层的光点。

    一旁的墨铃倒是狠狠的剐了那柳清一眼,显然是觉得这女人真是恬噪,跟乌鸦一样令人心烦。

    “看来你们还没死心。”

    柳清见到九幽的目光,不由得一声冷哼,待得此次炼体塔结束后,想来那时候这九幽就会尝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打击。

    那个小子,不过是凭借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手段闯过了第一层,接下来,恐怕他就将会永远的停留在第二层。

    区区人类,也想与他们天鹏族的天骄相比,真是可笑。

    炼体塔外,诸多目光也是噙着各种情绪的望着那最后的光点,似是有些可惜,这匹黑马,果然只是昙花一现。

    ...

    在那外界为此议论纷纷时,那身为当事人的牧尘,却是好无所觉,因为此时的他,正立于这片冻土大地的一片孤峰上。

    这座孤峰是这第二层中唯一的一座高地,之前牧尘走来时侥幸遇见,而当他攀登上峰顶时,却是有些心悸的发现,这里竟然萦绕着极为浓郁的蓝色寒流,那种阴冷的罡风,也是在此处变得格外的狂暴。

    在刚刚登上的那一瞬间,如果不是他肉身足够强横的话,恐怕此时早就被撕裂成了满地的冻肉...

    不过,在逐渐的承受了那种非人的痛苦后,牧尘发现此地对于肉身的锤炼,似乎更为的有效,所以他选择放弃继续前行,直接是在那峰顶静静的盘坐了下来。

    嗤!嗤!

    一道道罡风掠过,直接是在牧尘的身体表面划开一道道狰狞的伤口,不过他只是身体颤抖了一会,便是将那种痛苦承受下来,然后他抬起头来,望向遥远之处。

    他能够感应到,此时的宗腾,韩山等人恐怕已经闯入了第三层。

    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他能够察觉到,当他在这里彻底适应下来后,他的肉身,将会获得一些极大的提升,那将会令得他的肉身极度的接近龙凤体第二层。

    而那个时候,才是他开始动身的时候。

    所谓厚积薄发,不外如此。

    “就让你们...先跑一会吧...我们待会再见。”

    冷冽的罡风呼啸而过,那盘坐在峰顶之上的年轻身影,似是轻轻的一笑。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