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你的骑士

目录: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类别:玄幻魔法

    c_t;  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洛河大阵!”

    当这四字自洛天神嘴中暴喝而出的霎那,只见得那下方汹涌澎湃的洛河之中,顿时卷起数万丈巨大的浪潮,河水滚滚而上,然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最后形成了一道数以万丈巨大的水幕,那水幕犹如倒扣的巨碗一般,将整个洛神城都是笼罩在了其中。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水幕荡漾,闪烁着夺目的灵光,隐隐间有着古老的气息散发出来,磅礴而浩瀚。

    水幕看上去虽说颇为的薄弱,但自那上面散发出来的强悍灵力,却是令得那血灵子瞳孔都是微微一缩,看来对于他们的到来,这洛神族也是早有准备。

    “哼,看来你洛神族,是没资格享受我血神族的和平了!”

    血灵子阴冷出声,旋即他猛的出手,大手隔空一按,顿时间铺天盖地的血云汇聚而来,竟是化为一道巨大无比的血手印,那血手印从天而降,携带着令人心悸的滔滔血气,直接是重重的拍在了那笼罩洛神城的水幕之上。

    砰!

    两者硬憾在一起,顿时那水幕泛起了剧烈的涟漪波动,一层层的急速扩散开来,犹如是要破碎一般。

    洛神城内,无数人心惊胆颤的望着那不断波动的水幕,面色都是有些苍白,一旦这水幕破碎的话,那么这血神族必然会大开杀戒。

    嗡嗡。

    不过,在他们那惊慌的目光注视下,那看似濒临破碎的水幕,却是以一种极为顽强的姿态,硬生生承受了那血灵子如此强势的一击,而后涟漪渐渐的消散,水幕又是恢复了平静,静静的守护在洛神城的上方。

    那血灵子望着渐渐恢复平静的水幕,面色也是微微一变,显然这座洛河大阵的防御力,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血灵子,你不要痴心妄想了,这座大阵乃是由洛河催发,只要洛河不枯,你就无法将其打破。”洛天神瞧得这一幕,也是松了一口气,旋即冷笑嘲讽道。

    他们洛神族虽然式微,但老虎虽病余威犹在,洛神族的底蕴远超血神族,这一道护族大阵,莫说是血灵子这上位地至尊的实力,就算他是地至尊大圆满,那也不可能将其打破。

    这,也是他们选择在此时为洛璃进行洛神祭的最大倚仗。

    “哼,我就不信这乌龟壳能护你们一辈子!”

    血灵子眼神阴翳,旋即他眼中掠过一抹狠色,大手一挥,厉声道:“集中攻击一点,将我给它破了!”

    他身后那五位血神族的长老也是在此时齐齐应道,旋即眼露狰狞之色,磅礴浩瀚的灵力铺天盖地的席卷开来,直接是将这片天地都是渲染得一片血红,刺鼻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轰!轰!

    一位上位地至尊以及五位下位地至尊同时出手,那等声势简直就是天崩地裂,一道道恐怖的灵力攻击从天而降,极为精准的轰击在那水幕之上的同一个位置。

    面对着这种疯狂的轰炸,只见得那水幕之上也是疯狂的荡漾起一道道涟漪,涟漪震荡,几乎是波及到整个水幕。

    而洛神城中,那无数人瞧得看似摇摇欲坠的水幕,也皆是心惊胆颤。

    不过洛天神倒是神色从容,并不见多少惊慌,他对于洛河大阵有着信心,只要他们固守的话,那血神族也是拿他们毫无办法。

    “洛璃,抓紧时间吧”洛天神看向那被熊熊暗红火焰包裹的洛璃,喃喃道。

    只要洛璃完成突破的话,那他们洛神族上下就能够真正的上下一心,到时候就算那血神族要咄咄逼人,他们也是有着拼命的资本,他就不信,这血神族有着魄力付出那种惨重代价来对付他们洛神族,那样的话,只不过是让得那力神族与骨神族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

    以洛天神对血神族的了解,他们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的。

    熊熊!

    而似是听到了洛天神的声音,只见得那笼罩在洛璃周身的暗红火焰突然在此时猛的暴涨起来,火焰席卷,竟是化为了火焰风暴,缠绕在其周身。

    在那暗红的风暴之中,一朵朵鲜艳的血红花朵飞舞着,美丽而妖娆。

    “先祖,请护佑我洛神族!”

    在那暗红风暴中,女孩纤细的玉手合十,殷红的鲜血自其的指尖滴落下来,她低声自语,犹如是在祈祷。

    滴答!

    鲜血落下,直接是掉进了下方翻滚的洛河之中,仿佛是沉淀进入了极深之处

    轰!

    在这一霎那,洛河犹如是突兀的沸腾了起来,铺天盖地的洛神花飞舞而出,这些洛神花汇聚在了洛璃的身后,隐隐间,竟是化为了一道光影。

    那道光影,极为的纤细,虽然她的容颜模糊,但光是那一道身影,便是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一股古老的气息,自那道光影之上散发出来。

    当那一道光影出现的瞬间,在场的所有洛神族人面色都是猛的剧变,因为在此时,他们自那道光影中,感觉到了一种同源的血脉之力。

    “那是那是洛神先祖?!”

    洛天神震动出声,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洛璃身后的光影,再然后,他再也忍不住的老泪纵横,谁能想到,在他们洛神族彻底式微没落的时刻,他们的先祖,竟然真的出现了reads;。

    纤细的光影凝视着洛璃,她似是发出了一道轻灵的笑声,那一道笑声传出,天地都是为之寂静

    纤细光影手指伸出,就这样轻轻的点在了洛璃眉心之间。

    那一霎,似乎是有着无尽的灵光涌动而出,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了洛璃脑海之中。

    “那是,洛神传承?!”

    那洛神族皇族分支的三位地至尊见到这一幕,眼睛都是嫉妒得通红起来,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洛璃的洛神祭竟然会达到这种程度!

    洛神花也就罢了!怎么眼下连从未出现过的先祖洛神都是现出身来,并且给予洛璃传承!

    “先祖不朽!吾皇万岁!”

    而在那洛神城中,无数子民则是激动万分,无数人影跪拜下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彻在天地间。

    在洛河大阵的水幕之外,那血灵子见状,脸庞则是彻彻底底的阴寒下来,他的眼神深处,掠过一抹深深的忌惮与惧意。

    眼前的洛璃,已经让得

    得他感觉到了威胁。

    他看了一眼在他们猛烈攻击下,依旧未曾破碎的水幕,面庞陡然变得狰狞起来,旋即他突然厉声喝道:“尔等还不出手?”

    他的喝声响彻天际,令得洛天神眼神一凛,难道他这是在呼唤力神族与骨神族吗?

    而就在洛天神防备着那另外两族也是插手时,他却并未注意到,那洛神族皇族分支中的三位下位地至尊,猛的一咬牙。

    只见得其中一位老者陡然上前数步,接近了洛河。

    “你做什么!”一直警惕着他们三人的洛天龙见状,顿时厉喝道。

    唰!

    他声音刚落,另外两位洛神族皇族分支的下位地至尊便是出现在其前方,将其迅速封堵。

    而在这霎那间,接近洛河的那位老者,直接掏出了一个盛满着黑色液体的玉瓶,猛的对着洛河丢了进去。

    砰!

    玉瓶碎裂,只见得黑色潮流陡然间席卷而出,那些黑潮散发着极为阴寒的的波动,所过之处,这一片的洛河,竟然直接是被冰冻了起来。

    这片洛河被冰冻,顿时由洛河力量支撑的洛河大阵也是出现了缺陷,只见得那水幕一阵波荡,便是有着一片区域,渐渐的碎裂开来。

    “你们找死!”洛天神见到这一幕,顿时气得眼眶欲裂,暴怒的咆哮声响彻天地,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些分支的家伙竟然能够无耻到这种程度!

    他们显然早就与血神族有所勾连。

    砰!

    浩瀚而恐怖的灵力陡然自洛天神体内爆发出来,他杀气腾腾的望着那三位叛徒,身形暴射而出reads;。

    唰!

    不过他身形刚刚冲出,面前便是有着血浪呼啸而来,血灵子的身影直接是自洛河大阵破碎的地方冲了进来,阻拦在了他的身前。

    “桀桀,洛天神,你先前高兴得也太早了一些!”

    血灵子挡住洛天神,森然一笑,然后厉声道:“给我打断洛神祭!”

    他这句话,显然是冲着血神族那五位下位地至尊所说。

    唰!唰!

    他的声音刚落,正在竭力扩大水幕破碎区的五位下位地至尊,立即分出三人,携带着滔天血气,暴冲而进。

    “胆敢冒犯吾皇者,杀无赦!”

    而在他们直冲洛璃而去时,无数道咆哮声,猛的在那洛河两侧冲天而起,只见得那洛青崖与洛修皆是暴冲而起,他们身后皆是有着军队升空,狂暴战意爆发而出,化为滚滚洪流,悍不畏死的对着三位下位地至尊冲去。

    “哼,螳臂挡车!”

    一位血神族的下位地至尊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出现在那滚滚战意前方,可怕的血红灵力爆发开来,竟是凭借一己之力,便是将洛青崖与洛修两人的军队抵挡下来。

    而另外两名下位地至尊,则是丝毫不停留的直奔洛璃而去。

    “保护吾皇!”

    这般危机时刻,那洛河两侧,直接是暴射出无数道身影,那些洛神族中的诸多九品至尊毫不犹豫的冲出,在洛璃的前方形成了层层防护。

    “哈哈,一群蝼蚁罢了。”

    不过对于这种重重防护,那两位下位地至尊却是毫不在意,再度分出一人,脚掌一跺,至尊法相浮现天地,巨嘴一张,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顿时天地间的灵力犹如风暴一般的被吸进嘴中。

    吼!

    下一霎那,那至尊法相巨嘴张开,顿时间,恐怖的音波铺天盖地的肆虐出来,那些洛神族的九品至尊,直接是在此时被一口尽数的吹飞而去。

    那第三位下位地至尊则是看都未曾看一眼,直接是抓紧时间自那防护空洞中暴射而出,屈指一弹,一道灵力光束暴射而出,轰在了那白玉台上。

    白玉台断裂,轰然落入洛河,在那洛河之上漂浮着。

    而白玉台上,洛璃依旧双目紧闭。

    “哈哈,你洛神族还有人能阻拦我吗?”

    望着近在咫尺的洛璃,那暴射而来的下位地至尊不由得轻蔑的大笑道,这般时刻,洛神族底牌尽出,此次的洛神祭,基本上算是失败了。

    他手掌一握,一柄血枪出现在其手中,枪尖直指洛璃,显然是要毫不犹豫的辣手摧花。

    局势突变,在那洛神城中,无数洛神族的子民望着这一幕,都是不由得发出了绝望的嚎哭之声,难道他们洛神族,真的是要就此毁灭吗?

    听得那弥漫整个城市的绝望哭声,洛璃也是在此时睁开了美目,然而她却是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越来越接近的血神族地至尊,她玉手紧握,指尖掐入掌心,银牙紧紧的咬着嘴唇,鲜血都是渗透了出来。

    难道,她的洛神祭,真的是要功亏一篑了吗?

    她只要再有一点时间,一点时间,她就要成功了啊!

    距离愈发的接近,那血神族的地至尊望着洛璃,嘴角的狞笑愈发的浓郁,他戏谑的道:“真是可惜,洛神族的绝世天娇,就要夭折在我的手中了吗?”

    “小丫头,给我死来吧!”

    他的眼神陡然森寒,再不犹豫,枪尖凝聚着滚滚血浪,一枪刺出,便是穿透空间,快若奔雷的直指洛璃眉心。

    随着那一枪的刺出,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安静了下来,洛神城中,无数子民绝望的瘫倒下来

    洛青崖与洛修疯狂的咆哮,一次次拼命的催动着战意,试图冲破面前那地至尊的阻拦

    被血灵子死死缠住的洛天神也是发出绝望的悲啸之声

    洛天龙也是一次次的被他面前的两位皇族分支的下位地至尊打退

    洛璃紧咬着红唇,一丝刺目的血丝,自其嘴角流下来

    嗡!

    血红的枪尖撕裂了空间

    轰!轰!

    然而,就在枪尖出现在洛璃面前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是猛的听见,天地之间,似乎是有着刺耳的音爆之声陡然的响起。

    那血神族的地至尊似是有所察觉,面色微微一变。

    砰!

    也就是在他察觉到的那一瞬间,只见得他上方的空间突然在此时爆碎开来,一道速度快得无法形容的黑光,暴射而下。

    那道黑光的速度太快,快得连这血神族的地至尊都是无法躲避,而下一个呼吸时,那道黑光

    ,便是在他那满脸的惊骇中,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轰!

    犹如雷鸣般的巨声,在此时轰然的响彻,然后那无数人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那洛河的河面,直接是在此时凹陷了下去,万丈浪潮席卷而起,冲上天空,最后化为暴雨铺天盖地的降落下来

    “那是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是骇然的望着这一幕。

    洛神族与血神族双方的强者都是在此时停了下来,眼神惊愕的望着那被雨幕笼罩的洛河之上

    暴雨倾盆而下,他们终于是看清了

    塌陷的河面之上,血神族的地至尊犹如死鱼般漂浮着,而此时,在他的背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黑衫身影,他一手按在了血神族地至尊的脑袋上,单膝触在了他扭曲断裂的脊背上

    而在他们的面前,白玉台漂浮在河面上

    如此一幕,震撼得无以复加reads;!

    “那那是谁?”

    无数人震动失声,显然这突然间冒出来的黑衫强者,实在是太过的震撼人心。

    暴雨依旧是在铺天盖地的倾泻着,而在那天地间无数震撼的声音中,洛璃也是在此时有些失神的望着眼前的这一道犹如天神般降临下来的身影

    她似乎是有霎那间的恍惚,再然后猛的清醒而来,于是,她那一对美丽如琉璃般的眸子,便是一点点的睁大了起来。

    一些难以置信的神采,渐渐的攀爬上了她那精致的容颜

    暴雨自眼前倾泻而下,河面上那单膝触在那位血神族地至尊脊背的黑衫身影也是在此时抬起头来,他望着眼前那一张魂牵梦萦般的容颜,年轻俊逸的脸庞上,有着一抹温柔的笑容浮现出来。

    于是,他单手捂胸,微微低头,轻声一笑。

    “我的女皇你的骑士于此参上。”手机用户请访问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