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帝之威

目录: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类别:玄幻魔法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苍白的手掌自血蛋中伸出,只是轻轻一握,便是将那漫天水晶洪流尽数捏爆,那等恐怖威能,直接是令得整个天地都是为之一寂。

    牧尘的面色同样是在此时微微一变,眼神凌厉的望着那破碎的血蛋,随着那蛋壳的破碎,他能够感觉到,一股让得他心惊的波动,在此时凝聚而现。

    轰!

    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血红光柱,猛的自那蛋壳中冲天而起,光柱直接是撞向悬浮在上空的水晶浮屠塔,两者硬碰,哐当一声,只见得那座水晶浮屠塔直接是被震飞而去。

    牧尘面色凝重,袖袍一挥,水晶浮屠塔便是落入他的袖中,他双目紧紧的盯着那颗血蛋,眼中掠过一抹浓浓的忌惮之色。

    咔嚓。

    在他的注视下,血蛋愈发破碎得迅速,只见那苍白手掌伸出,将蛋壳尽数的剥落,最后无数人便是见到,一名赤身少年,自那蛋壳中站了起来。

    那少年,身体修长,双目呈现血红之色,其中仿佛是有着血海汇聚,一头白色长发随风飘扬,看上去倒是极为的俊美,只是那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毁灭暴戾,却是令得整座血魔山,都是在其脚下瑟瑟发抖。

    他俊美的面庞上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血瞳扫视开来,漠然无情。

    同时间,有着无数血红的狂风在其周身呼啸,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高空之上,有着血云汇聚而来,最后竟是化为血红暴雨,从天而降,将整个天地笼罩其内。

    那些原住民强者望着那道白发少年身影,都是在此时疯狂的颤抖起来,那种恐怖的压迫,几乎是令得他们心神失控,不断颤抖的脚跟,差点就要跪了下去。

    白素素也是俏脸煞白,虽然她不知道这白发少年有何威能,但直觉却是告诉她,眼前的人,实力通天,甚至连那大血魔王都是远远不及。

    她站在牧尘的身侧,娇躯也是在微微颤抖,如果不是心志坚定,恐怕此时的她早已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掉头就逃了。

    而在她恐惧得无以复加的时候,牧尘的手掌轻轻拍了拍她柔嫩的香肩,灵力光芒笼罩过来,将那种可怕的压迫遮蔽而去。

    “大人...”

    白素素感激的看向牧尘,却是发现后者的面庞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那盯着白发少年的眼中,充满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没想到,这血邪族中,竟然诞生了一位魔帝...”牧尘面色凝重,缓缓的道。

    他此行最担心的事,终归还是出现了,这血邪族中,出现了一位魔帝,那就是相当于天至尊,而面对着这种存在,即便是牧尘,都是感觉到了危险气息。

    因为他很清楚魔帝有多强悍,别看他先前将大血魔王收拾得轻轻松松,但若是对上了一位真正的魔帝,他也不敢说有几分胜算。

    “今日之事,倒是有些麻烦了。”

    ...

    血魔山顶,那白发少年也不顾赤身**,他只是嘴巴一动,只见得身下的血红蛋壳便是化为一道血光,被他尽数的吞入嘴中。

    做完这些,他那血瞳便是看向牧尘所在的方向,开口淡淡的道:“今日倒是多亏你了,不然本皇出世,怕还得拖延数十上百载。”

    虽然刚刚出世,但他却是吸取了众多同族精血,甚至最后连那大血魔王都是舍弃了一身精血,将其浇灌而生,所以他也是获得了几分大血魔王的记忆。

    牧尘叹了一口气,道:“我倒是没想到,你血邪族中,竟然也能诞生出一位魔帝。”

    那白发少年,也就是如今血邪族的血魔皇,他面色漠然的点点头,道:“虽然本皇出世,你有几分功劳,但今日你还是得死。”

    他的声音,略显稚嫩沙哑,但却毫无情感波动,其中蕴含着无尽冷漠。

    牧尘闻言,则是不在意的一笑,从看见这血魔皇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今日之事,必是生死之局,所以可没想过双方之间能够善了。

    “那我倒是要来领教一下血魔皇的手段了。”

    虽然对方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魔帝,但牧尘显然也不可能束手就擒,结局如何,还是得真正交手了才知道。

    “你这身精血倒是雄厚,抹杀倒是可以,若是交给本皇,本皇可将你炼成血奴,容你苟活。”那血魔皇凝视着牧尘,忽然说道。

    牧尘笑笑,背后紫金光芒大放,只见得不朽金身闪现而出,其本尊立于不朽金身头顶,而黑白牧尘则是立于双肩之上。

    三人盘坐下来,浩瀚灵力顿时源源不断的涌入不朽金身之内,顿时间不朽金身之上,万丈金光爆发,犹如一轮紫金大日。

    牧尘直接以行动给了那血魔皇回答。

    “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血魔皇望着这一幕,则是漠然说道。

    牧尘却是不再与其废话,三道身影同时结印,只见得不朽金身身躯表面,一道道紫金神纹凝聚而出,脱离身躯,犹如巨龙一般,悬浮在周身。

    短短不过数息,那不朽神纹的数量,便是达到了惊人的两百道。

    此时的牧尘,显然没有任何试探的打算,直接是借助两道化身合力催动,一下子就将不朽神纹的数量催动到了极致。

    两百道不朽神纹盘踞,紫金光芒散发,竟是引得虚空震荡,如此威能,就算是先前大血魔王挨上了,恐怕都是会在顷刻间被重创。

    “不朽神纹,千变万化,不朽神钟!”

    伴随着牧尘暴喝响起,只见得那两百道不朽神纹冲天而起,下一瞬间,竟直接是化为一座紫金巨钟从天而降,轰爆虚空,便是将那血魔皇重重的罩在了其中。

    金钟落下,牧尘袖袍一挥,只见得数十道不朽神纹再度凝结,化为一根巨大的金柱,呼啸而出,狠狠的撞在了那金钟之上。

    铛!

    撞击的刹那,只见得天地震荡,那座血魔山都是开始出现崩塌,万丈巨大的音波,从那高空上肆虐开来,撕裂天际。

    金钟方圆百里之内,一切的巨石都是在音波之下化为灰烬,整个地面,一层层的崩塌...

    这一幕,看得无数人骇然失色,这还只是外在的音波就如此的恐怖,真不知道那金钟之内,又将会承受何等毁灭性的冲击?

    牧尘这一出手,便是显露出了相当恐怖的手段。

    白素素也是忍不住的露出喜色,她看向牧尘,但却是见到后者的面色依旧凝重,并没有因为这等杀招露出丝毫的轻松。

    因为他知道,他这般手段,若是对付天至尊之下,那的确是所向披靡,可要对一位魔帝造成多大的杀伤力,恐怕没那么乐观。

    而就在牧尘心中掠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忽然那金钟剧烈的震动起来,然后众人便是见到,一道深深的掌印出现在那金钟之上。

    砰!

    巨大的金钟,竟直接是在这一掌之下四分五裂,血魔王的身影显露而出,只见得他除了身躯上多了一些红色痕迹外,整个身体上,竟是没有丝毫的伤势。

    而即便是那些红色痕迹,都是在此时迅速的消散而去。

    嘶!

    白素素等人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显然是没想到这血魔皇竟然恐怖到这一步,那种程度的攻击,对他而言,不过只是瘙痒而已。

    一想到这血魔皇如此强横,即便是对牧尘极有信心的白素素,心中都是多了一丝阴霾与担忧。

    “不愧是魔帝...”

    牧尘虽然是早有预料,但见到那毫发无损的血魔皇,也是忍不住的感叹一声,这血魔王与血魔皇,仅仅一字之差,但两者却真实犹如天与地的差距。

    山顶之上,血魔皇血瞳漠然的望着牧尘,然后他对着后者遥遥的伸出手指。

    在其指尖,忽有一道血光出现,只见得一滴殷红鲜血,便是自其指尖飘飞而出。

    那一滴鲜血,化为一颗圆润血珠,轻轻一晃,便是洞穿了虚空,轻飘飘的对着牧尘所在的方向呼啸而至。

    牧尘见状,神色却是一片凝重,丝毫不敢轻视,深吸一口气,不朽金身之上便是爆发出亿万道紫金光芒,这些光芒在前方交织,最后化为了一座紫金山岳。

    咚!

    血滴呼啸而来,不闪不避,直接是轰在那犹如紫金所铸的山岳之上。

    轰隆!

    那一霎那,仿佛是天崩地裂,看似坚不可摧的紫金山岳,竟是直接在接触的瞬间崩溃开来,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横扫而开。

    砰!

    天空崩塌,大地颤抖,只见得那片扭曲的空间处,紫金光芒消散,而那一座巨大的不朽金身,犹如是受到重击,竟是被那股恐怖的力量,生生的震退了数千里,那巨大的双腿在大地上,划出两道深渊般的痕迹...

    白素素以及众多原住民的强者见到这一幕,都是心头一颤,自从见到牧尘之后,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后者尽落下风...

    显然,先前的交锋,已是清楚的显示着,那血魔皇的实力,远胜牧尘。

    在那远处,不朽金身终于是稳下了身形,那立于其头顶之上的牧尘,也是面色凝重望着不朽金身的身躯,只见得那里,竟是隐隐有着数道裂纹浮现。

    仅仅只是一击,不朽金身竟然便是被那血魔皇打成这样,魔帝之威,真是如斯恐怖。

    呼。

    牧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黑色眸子中,也是有着凌厉之色涌现出来,这血魔皇固然恐怖,但他牧尘历经生死,想要将其慑服,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今日之战...唯有背水死战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