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六十二 白城战止

目录: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类别:其他类型

    赵君度将葬心放回千夜手里,拍拍他的肩,淡淡道:“千夜,等你长大了,记得给我报仇。我们赵家就没有笨的,何仇何怨,你应该心中有数。好了,现在我累了,要休息一会。”

    说罢,他径自走到一道断墙前,靠墙坐下,双眼微闭。此刻天空浓云忽开,一道阳光如同流金瀑布,恰洒在他的身上。赵君度嘴角露出微笑,安坐闭目,如同在享受阳光。

    千夜上前一步,脚未落地,又收了回来。此刻赵君度胸膛仍在微微起伏,千夜惟恐惊到了他,这最后一点生机,也会随风而去。

    宋子宁和白凹凸悄然出现,默默站立。白凹凸微微侧首,似是在倾听着赵君度的心跳和呼吸。一个个佣兵和赵阀私军陆陆续续走来,整个白城,已经只剩下寥寥数百战士,个个带伤,有近半还要同伴搀扶才能站立。

    外围的永夜战士早就被方才一战震慑心神,溃散逃去,还立在原地的大都是爵位强者,也是失魂落魄,已停止攻击。他们不约而同地看着一个方向,仿若沉睡的赵君度。就在片刻之前,这人还是他们每一个的梦魇,现在他沉睡了,他们竟又觉得完全提不起力气打破这一刻的安宁。

    “千夜……”

    千夜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宋子宁闭嘴,然后向赵君度指了指。宋子宁叹了口气,不再相劝。此刻赵君度还有呼吸,心还在跳,可是谁都知道这就是夜昙盛放,注定凋零。

    宋子宁看看自己,再看看周围,苦笑,将手中扭曲战枪扔下。但是枪身忽然又回到宋子宁手里。宋子宁一怔,才发现是千夜抄起战枪,塞还给他。

    “这一仗,可还没完!”千夜一字一句地道。

    刚才参战的黑暗强者死的死逃的逃,已被打散了心神,那毫无斗志的状态,基本不可能再重上战场。可城外仍有后备军队,以及压阵的血族副公爵。而那么多黑日的高星持剑者在这里出现,后面必然还有位阶更高的议会强者。

    “你要……”宋子宁忽然看到千夜手中多了本黑色厚书,古朴而悠远,分辨不出是哪个时代的产物,只能感觉到年代必然极为久远。

    黑之书自行打开,每张已成形的书页都在燃烧,化为虚无。每当一张书页烧尽,里面所凝聚的海量血气就通过封面上的硕大宝石,汇聚如柱,涌入千夜体内,被悉数吸收。

    千夜头顶一道暗金血气骤起,射向天空,血气中无数金色光粒载沉载伏,宛若梦幻。

    随着血气出现,千夜的气息开始不断攀升,由深沉而晦涩,由庞然至恐怖。转眼之间,只属于公爵的恐怖气息如极渊,如深海,覆盖了整个战场。

    宋子宁的神情由疑惑变成了震惊,失声道:“你干什么?!失了平衡,可是会死的!”

    宋氏古卷的根本就是黑暗和黎明的平衡,任何一侧过于强大,平衡即会不可逆反地倾斜,不断吞噬另一侧,直到作为载体的躯壳承受不住彻底崩溃。

    千夜却很平静,说:“至少在那之前,我能把你们活着带出去。”

    “千夜!”

    千夜打断了他,道:“不会有援军了。”宋子宁竟是无言以对。就算有援军,也会被继续狙击,况且白城已经无险可据。其它各路帝**遭遇的黑暗种族部队数量即使及不上永夜对白城的投放量,怕也不会轻松。

    此刻那些原本还留在战场上的永夜强者被千夜气势震慑,个个战栗,不断向后退去,且要退出一大段距离后,才敢转身狂奔。

    蒂格看得大急,同时又是心惊肉跳,那些爵位强者的古怪举动,分明是被千夜的血气威慑。

    然而道尔重伤遁走,持剑者被屠戮之时,永夜军队的士气就已经一败涂地,联军中的狼人部落溃逃得差不多了,剩下血族面对千夜升腾的前所未见的血气,格外没有抵抗之力,就连蒂格自己都本能地感到战栗,更不用说第一线的战士们了。

    “该死!那些资深议员都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来?”蒂格望向天空,眼中全是焦急。

    持剑者一旦出现,后面必有真正强者坐镇,资深议员是最起码的配置。可是前方持剑者几乎被赵君度杀了个干净,本该出现的顶级强者却是一个都不见。

    其实蒂格也知道,仗打成这个样子,这局不破也是破了。不管浮陆战局最后输赢如何,永夜的损失都远远大于收获。此刻如果再让千夜宋子宁冲了出去,那个责任可谁都承担不起。

    外虚空依然是处处战火,永夜与帝国舰队时而相互绞杀,时而各自整编,不到半日又再次相对冲锋。惟一值得庆幸的,永夜增援战力的投放可能已经结束,几乎不再有大批运输舰冲击防线。

    离白城不远,靠近中西两路交界之处的一片虚空中,气氛肃杀紧张。

    一只规模庞大的帝国舰队正严阵以待,熟悉帝国舰队构成的人看一眼就会知道,禁卫军第一舰队几乎都在这里了。

    打到这个时候,即使是帝国禁卫军最强的一支舰队也已不满编。而要从战局紧张的虚空战场中,将全部舰艇抽调过来整队,可想而知其它空域的帝国舰队正在承担多大压力。

    但是,最大的压力还在前方。

    一支规模不大,却全由顶级战舰组成的永夜舰队正徐徐露出全貌。

    居中一艘巨舰,舰身通体黝黑,金属表面刻纹华丽优美,收拢而成的一个个撞角却显出十足嗜血的狰狞。整个上甲板连同指挥舱都是晶莹的血红色,远远看去,原力法阵的光芒跳跃着,犹如一片火海。

    这艘巨舰的外观对帝国禁卫军来说很是陌生,然而从款式和大小判断,那竟然是一艘亲王级血族战舰!和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左右伴航的公爵座舰,以及后方跟着的高速战舰群几乎已经不算什么了。

    帝国旗舰上的将军们个个面色阴沉,如临大敌,等待着那片可怕的阴影一点一点蔓延到这片空域。巨舰身上的氏族徽记也缓缓横入视线,火之冠冕,血族十二古老氏族之一,斯伯克家族的标志。

    这简直是最坏的那个消息,来人是永夜议会巨头,血亲王哈布斯!

    舰长一拳砸在战术桌上,对副官吼道:“派高速艇!把哈布斯出战的消息传出去!”副官也知道事态严重性,立刻狂奔出门。此刻整个浮陆的空中、地面都在战斗,派出的信使也不知能跑到几个战略点,但是这个消息必须通知其它舰队和地面部队,否则任何人毫无准备地撞上血亲王,肯定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而舰长自知全无获胜可能,接下来可以做的,只是看能阻拦对方多少时间,以及如何最大化兑掉对方舰队的一些战力。

    正当帝国旗舰上气氛极为紧张地进行战前部署时,舰长偶尔抬头,顿时惊讶地睁大眼睛。一滴汗水从额头落入眼中,舰长粗鲁地抹了一把,眨眨眼,再次向舱窗外看去。

    他没有看错!

    前方的永夜舰队正在转向!

    这时旗舰瞭望哨也报出同样的结果。哈布斯的座舰正在左侧舷转向,左右公爵座舰,也随之一同转向,大约转至一百二十度左右开始驶离,接着麾下所有永夜战舰次第调整队列,一起离去。

    原本这将是一场外空大决战的节奏,可事到临头,却以如此匪夷所思的结果收场。

    巨舰上,一名血族公爵脸色凝重,对哈布斯道:“殿下,我们这么一走,持剑者可就没有接应了。”

    哈布斯手中端着一杯如血的红酒,站在舷窗前,正凝望着窗外荒芜的虚空,仿佛那里有着无数胜景,闻言淡道:“我这时离开,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怎么,你是在置疑我吗?”

    那名公爵微显惶恐,忙躬身道:“不敢!”

    默然片刻,哈布斯方道:“总有那么一些人,哪怕是生命中最后的一段余晖,也比无数人正午的阳光都要耀眼。”

    哈布斯背对众人,谁也看不到他的神情,也不明白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是因何而起。然则众人虽面面相觑,却再没人出来发问。

    站在这个屋子里的,都是血族各氏族侯爵以上的强者,大多在出发前就耳闻了哈布斯和梅丹佐刚闹过一场不愉快,得青之君王雷诺居中调停方才平息。这种时候,谁也不想撞到心情明显不佳的血亲王的枪口上。

    哈布斯显然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低低叹息,“总有那么一些人……”

    他杯中的酒,猩红如血,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白城上空静悄悄的,居然给人一种死寂般的战栗感觉。而城内,千夜已经向三个方向各做了一次突击,每次都是恐怖威压还没临头,前方的黑暗战士就已溃逃。

    下一次突击,千夜还会在原本黑暗大军的战阵中心线上停止,然后折返吗?或者说,他还会回去吗?

    蒂格忽然间就明白了,总要有人做决定,要发布那个命令,要承担责任。显然,现在这个角色就属于他。是承担战败责任,还是英勇战死之间,选择并不那么艰难。

    他深吸一口气,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命令……全军撤退。”

    属下接令而去,蒂格转身,然后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白城。他知道,这一退,就再也回不来了。

    白城之战,至此结束。

    PS:昨晚有个应酬,午夜时候码着字不知不觉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