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之王旗飞扬 章二二一 变软的东岳

目录: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类别:其他类型

    曦日大陆,短短数日功夫,一座要塞就依山建成。这座要塞外壁都是以切割过的战舰装甲板搭建而成,防御力远超一般战争建筑。

    借助天然地形,如雁翼张开的山壁上布满了暗哨和火力点,而原本魔裔可以借以掩护的地方都被填平。现在要想进攻血族要塞,就只能在逐渐收窄的地形中用生命去添出一条通路。

    哪怕是这样,霍华德也仍不满意。他出现在要塞的各个角落,不断对防御设施以要塞人员进行微调,以期达到最佳效果。

    夜瞳和千夜并排坐在崖顶,远方空中,一轮烈日高挂,无时无刻不在喷吐着燃烧原力。

    千夜看着霍华德忙碌身影,道:“他没办法恢复吗?”

    夜瞳轻叹一声,道:“霍华德在苏醒时受到攻击,没有吸收到足够多的精血。这种伤势,只能依靠上古血池才能治愈。可是现在拜恩氏族的血池都落在魔裔手里,实在没有办法。”

    “重建血池需要多久?”

    “按照古法修建的血池,至少要吸收百年原力才能勉强使用。能被称为上古血池的,都有至少千年的积累。现在鲜血长河逐渐远去,血池想要恢复力量,需要的时间更长。”

    魔皇这一招,实是针对血族命门而来。没有古老血池,哪怕血族这些后裔能够活下来,躲在某个角落秘密繁衍,也要上百年才能稍具实力。而想要恢复昔日荣光,没有上千年那是想都休想。

    不过大家都还未完全绝望,只要夜之女王还在,血族就还有希望。

    这时小朱姬从远方奔来,边跑边叫:“爸爸,你看我捉到了什么!”

    在她手中,一条身上布满甲壳与倒刺的巨虫正在拼命挣扎,不时喷吐出浓黄色雾气,一看就有剧毒。不过它所谓的剧毒在小朱姬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一身倒刺在朱姬手中,也都乖乖地被捏得趴下。

    千夜回头,微笑旋即凝固,大叫道:“小心!!”

    小朱姬愕然,不明白千夜为何突然连脸色都变了。她看看手中的拼命挣扎的巨虫,有些疑惑,难道是要小心这个?这东西如此纤弱美丽,能有什么危险?

    就在她思索之际,一片巨大阴影已经笼罩下来。小朱姬愕然回头,看到一个格外高大的男人出现在自己身后,凛冽霸气轰然覆盖了整片山顶。

    “原来这是你的女儿。”他低沉地笑了。

    “索萨!住手!”

    索萨对千夜的咆哮充耳不闻,大手伸出,一把将小朱姬抓在手中,提到眼前,就想仔细看看。

    千夜全身冰冷,启动到一半的突击之势都瞬间凝固,生怕激怒索萨,将朱姬直接捏死。他速度再快都没信心快过索萨收紧五指的动作,而狼人大君,素来都以力量著称。

    “哈哈!真是想不到……”索萨放声大笑,才笑了两声,就嘎然而止。

    小朱姬一用力,直接扳开了他的手,跃到地上,飞一样向千夜奔去。

    索萨呆住,看着自己的手,一时不敢置信。

    作为狼人大君,力量无疑是索萨一向最为自傲之处。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他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相应改造,在完全战斗状态下,索萨是一个高达四米的巨人。

    只有庞大的身躯才能驾驭更强大的力量,这是索萨的信条。他所走的也是一条前人都没有走过的道路。

    然而索萨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纤弱美丽得仿佛随意一捏就能折断的少女,居然能够将自己的手扳开,就此逃掉。这种感觉,就象是不经意间按住了一只蚂蚁,结果却被蚂蚁一下把手掌掀开。

    索萨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个别点上居然有些隐隐作疼。这个少女的绝对力量,恐怕已经追平了某些大公爵。让他在全无防备下,还吃了一点小亏。

    索萨放下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目光扫过夜瞳和千夜,冷道:“霍华德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千夜一把拉过朱姬,将她藏在自己身后,对索萨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索萨一声冷笑,道:“狼人剿灭血族,还需要理由吗?”

    夜瞳淡道:“前段时间

    ,我对狼人也是这么说的。”

    索萨眼中燃起怒火,喝道:“当时议会让你指挥联军,你却派我族战士去帝国要塞前送死!那个时候,你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夜瞳微露讥讽,道:“消耗狼人完成献祭是当时血族和魔裔、蛛魔共同的决定,就只有你们狼人不知道。现在你替魔皇作事,还以为抱上了大腿?最终的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血族还会新生,而你们只能沦为炮灰。”

    索萨大怒,道:“血族就算有新生,你们也看不到了!我听说霍华德已经半残,他到现在都不敢露头,看来传闻属实。既然这样,那我就送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回归鲜血长河吧!”

    索萨大步向前,每一步都震得山体颤抖。他几步就到了夜瞳和千夜面前,大手一挥,当头拍下!

    这里可不是新世界,而且曦日大陆这种环境下,越是强者受影响越小,千夜和夜瞳当然不会和他硬拼,分向左右闪避。可是千夜一动,就发现索萨大手有极强引力,竟拖得他难以移动。

    夜瞳也明显受到牵引,不过她毕竟是上古传奇,血气猛烈爆发,一发即收,以爆炸般的冲击直接弹开索萨的牵引,轻轻巧巧的脱身出去。

    小朱姬则是鼓足了劲发力奔跑,居然硬顶着牵引力量,逃出了巨掌范围。她们两个一跑掉,索萨掌下就只剩下了千夜。

    索萨又是一呆,朱姬之前的表现已经让他调高对眼前众人的判断,可也没想到夜瞳和朱姬居然能逃离自己一击范围,不过还有千夜留下,他那一掌仍是原势拍下。没有夜瞳分担,他有信心一掌将千夜拍残。

    区区一个公爵而已。

    千夜避无可避,反而放开一切,血核脉动,音如洪钟大吕,双臂上举,硬挡索萨一击!

    一记轰雷般的郁响,千夜大半个身体骤然下沉,没入地面。随即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纹四下扩散,遍布百米地面。

    曦日大陆日夜承受太阳喷吐的黎明原力,这里每一块存留下来的岩石都堪比高品级合金,且最耐高温。千夜以不可思议的战斗艺术,将索萨一击分布到百米范围的地面,才造成这种现象。

    纵是如此,千夜仍被拍进地面,相当于索萨挥手一击,就拍碎了公爵级战舰小半个舰身的装甲。

    索萨收回大手,便看到千夜挣扎着从地面拔出身体,然而一声闷哼,嘴角出现一缕血丝。

    就这样了?

    索萨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千夜,而千夜那迅速回升的气息骗不了人,这一掌下去,居然被接下来了,仅仅是受了点小伤,连血都没吐一口,就渗了点血丝,还见风就燃,消失得干干净净。

    狼人大君的判断再次出了偏差,这下就连索萨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了。这可不是在新世界,强者非但无法动用许多力量规则,反而会被环境所约束。

    忽然索萨身后一道惊艳刀光亮起,斩向后背。惊梦一击,即使是索萨也不能无视,他反手一挥,恐怖力量由引力变为斥力,将夜瞳瞬间送到数十米外,惊梦刀光自然落了个空。

    千夜深吸一口气,进入沸血状态,些许不适转眼间驱散。

    索萨没有追击夜瞳,转头打量着千夜道:“如果不是知道你是血族,我还以为你是蛛后的后裔。”

    “血族的潜力比你想像得还要高。”千夜道。

    索萨哼了一声,道:“是吗?那你没机会兑现天赋了。今天可没有刘XX来救你。至于夜瞳,如果恢复全部力量,说不定我也不是她对手。但现在,她不过是个小小麻烦而已。”

    远方夜瞳身形一闪,已脱离斥力控制,惊梦再起,又是一道刀光斩向索萨后心。然而刀光只走到中途,就有一面幽黑墙壁浮现,截住了刀光,与刀光一共湮灭。

    叹息之墙,千夜和夜瞳都不陌生。夜瞳停步转头,果然是布洛克斯大公到了。

    “你出现得早了点。”索萨冷冷地道。

    布洛克斯一点也没有给索萨留面子的想法,直接道:“陛下的任务是第一位的。我不能为了照顾你那点可笑的虚荣心,看着他们逃掉。”

    索萨双眉竖立,恐怖的杀气不断弥漫,道:“你以为区

    区两个公爵,就能从我手中逃掉?”

    “区区公爵?”布洛克斯嘿地笑了一声,道:“我可是听说,你面前的一位在新世界之门一战就重创过某位大君。而且同样是他,刚刚还接下了某位大君的全力一击。”

    索萨脸色猛地涨红,喝道:“当初他是用了卑鄙手段偷袭!”

    “是吗?我只看到了结果。”

    索萨一时无言以对。结果自然是摩萨尔狼人被打得只能龟缩在大门周围区域,要扩张也得避开千夜。

    当时千夜牵制,刘公公隐藏在侧偷袭得手,又有新世界恶意高悬头顶,索萨不敢恋战,只能逃走。此刻布洛克斯的冷嘲热讽,让索萨也难以反驳。还能怎么说?说刘公公实力远在布洛克斯之上?

    虽然索萨知道事实如此,但如何证明?身为大君的起码骄傲,也让他不屑去辩解。而且当前特殊形势,让他也拿布洛克斯完全没有办法。至少他是不敢真的和布洛克斯撕破脸的,也不敢影响魔皇的大事。

    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索萨向千夜吼道:“立刻跪下,把黑之书交出来,我或许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点的死法!”

    千夜一愣,他没想到索萨和布洛克斯是为黑之书而来,重视程度甚至还要超过血族几大古老氏族的直系后裔。不过他们显然不知道青之君王雷诺已经将千夜的血核和心脏都融入黑之书中,千夜交出黑之书就等同于自杀。

    千夜道:“不战而降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这样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你替魔裔卖命,就没想过以后的后果吗?群峰之巅恐怕不会认同你现在的作法吧?”千夜道。

    “群峰之巅?他们早就背弃了传统,也背弃了先祖。他们根本不敬畏先祖,都是罪人!相比血族,我倒是觉得群峰之巅更加让人感到恶心。”

    千夜冷道:“背弃自己族人还说得这么道貌岸然,难怪你会是最弱的大君。”

    这一次索萨是真的大怒:“谁说我是最弱的?”

    “大君中,还有打不过你的吗?”千夜反问。

    “当然有!比如说……”索萨刚想说出名字,就被布洛克斯打断:“他们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有意义吗?”索萨反问。

    “当然有。”回答的不是布洛克斯,而是千夜。

    索萨双眼微眯,道:“你是在消遣我?”

    千夜取出龙葬,道:“我怎么敢消遣一位大君?只不过,如果我是狼人,我不会放下与血族的仇恨,但也不会为此投靠魔裔。至少在名义上,狼人还是四圣族之一,而大君应该有起码的尊严。”

    索萨越听脸色越是阴沉,道:“很好,你真的激怒我了。”

    千夜手握龙葬,退后数十米,拉开了与索萨的距离。

    “这样有用吗?”长笑声中,索萨一步就到了千夜面前,大手如云,当头压下!

    千夜刚要爆发原力闪避,索萨一步踏下,大地震动,层层叠叠的原力涌动如潮,恰好将千夜准备爆发的原力冲散。

    千夜脚下如踏软泥,完全无法发力,看着索萨巨掌压下,只能再次硬挡。

    巨掌落下,又是一声郁雷炸响。

    索萨哼了一声,竟是退了半步,手心如同刀割,火辣辣地痛着。这一掌拍下,如同拍在一个倒竖的匕首上。哪怕他巨掌比战斧还要坚硬,也是受了一点伤。

    千夜正面硬抗一击,居然还能令自己受伤?索萨极为诧异,望向千夜。

    千夜此刻望着手中东岳,也是脸色有异。东岳剑刃微弯,竟是轻度损毁。这把剑融入巨犀独角,又在众生之池中浸过,千夜原本以为已是永不损毁。没想到挡索萨一击,就已小损,看来所谓永不损毁,也要看对手是谁的。

    然而索萨一掌能够拍毁东岳,还是大出千夜意料。因为他刚刚独立接了索萨一击,感觉虽然吃力,但是也没有那么无可抵挡。至于第二击,力道确实强了些,也没给他完全接不下的感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东岳变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