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六八四章 人心

目录:鉴宝秘术| 作者:北域神灯|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张老板,村中谣言四起,都说要妖孽作祟,这可是真的?”

    瓦希迪忍不住问了一句。

    其实张天元到底怎么学的这一身降妖除魔的本事,他一点都不关心,他所关心的,就是村民们所谓的妖孽是否真得存在。

    张天元闭目思之良久,道出四字:确实有妖!

    众人听完,脸色大变。

    先是一阵静默,随后便是骚动和哗然。

    方才见识到张天元的本事,不得不信,何况连日来村子出现这等奇怪恐怖的事情,大家喃喃自语,无不惊恐。

    忽然,听到一妇人大哭,此人便是那惨死的猎人的妻子。

    村里人见此状无不有些伤感和同情。

    瓦希迪作为村子为数不多的德高望重的上等人,俯身来到张天元跟前作了揖,然后叹声说道:“张老板,当真有妖?”

    张天元点了点头。

    “想我们这村子几代人居住于此都相安无事,家家户户安居乐业,虽不是大富大贵,但总是太平无事,图个平安。我们上不愧对祖宗,下不做男盗女娼之事,纲常伦理无不遵守,为何如今降祸于此,村子中竟出了妖孽啊!”

    村长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说道。

    “你们是否做过男盗女娼之事儿,只有你们知道,也不用来告诉我。

    我既然收了瓦希迪的报酬,当然就会帮他!”

    张天元其实挺瞧不起这个村子的一些老人的,如果辛巴告诉他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当年罗伊的死,跟这些老东西简直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如果不是看在村中大多数人并未参与那件事情,他真懒得管了。

    叹了口气,他说道:“我本来是在迈索尔收购木材的,来到这村子之前,就发现,村子上空有零星妖气,故此来看看。”

    村长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双手抱拳致意,“张老板啊,不瞒你说连日来我们村子真是怪事连连,一个老实巴交的村人离奇死去,死状惨不忍睹,随后我等又请来一法师作法想解决此事可是连那个法师也暴毙大河之中,我也……”

    村长说着说着,脸上呈现出惊魂失措的神情。“老人家,我们一向本分,从不干坏事,为什么会这样?刚才大家目睹你的本事,既然你知道是妖,那一定为我们除去此妖,还村子一片安宁啊!”

    说完便倒跪在地方,众人见村长跪下也都跪了下来。

    张天元冷漠地看着跪在那里的村长等人,不由冷笑了一声,看着村长道:“你们以前做过什么,难道自己心里头不知道吗?

    你们村子里,可有一个叫罗伊的女子?”

    “罗伊!”

    听到这个名字,很多围在周围的老人一瞬间就感觉到仿佛被雷打了一般,浑身颤抖。

    “张老板您的意思是,这一次闹事儿的妖精,真得是罗伊?”

    瓦希迪也惊恐地问道。

    罗伊严格来说是他的弟妹,虽然他与罗伊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

    可罗伊毕竟是被他母亲给逼死的,这件事儿,也涉及到了他们家。

    难怪最近他这么倒霉,现在全搞明白了。

    这个时候,村长晃晃悠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张天元道:“张老板,你看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死了就死了吧,我担心这些晚辈和我那小孙子啊,你大发慈悲,赶紧治治这害人的妖精吧!

    罗伊的确是我们逼死的,而且手段也很残忍,但那是因为她与穆亚迪行苟且之事,我们只是按照规矩办事儿而已。

    到如今,我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呵呵,那如果你们愿望了那个女孩子呢?”

    张天元冷笑着问道:“如果说罗伊胎死腹中的那个孩子,就是瓦尔汗的亲生孩子呢?

    你,还有那个以西迪娜,你们又该如何谢罪?

    算了,跟你们说这些也没意义。

    这个妖,我自然会收掉,不过某些人做了那伤天害理的事情,自然是要遭报应的。

    这就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了。”

    “如果我们搞错了,我宁愿以死谢罪,只希望您能拯救全村无辜的人。”

    村长突然说道。

    “哦?你这样,倒是让我另眼相看了,好吧,究竟那罗伊是不是冤屈,我今晚上就会去问她。”

    张天元淡淡看了村长一眼,随后又对瓦希迪道:“之前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吧?”

    “已经准备好了,两条非常结实的铁链,张老板要用那个降妖吗?”

    瓦希迪问道。

    现在瓦希迪的脑子很乱。

    不过只要张天元愿意帮忙降妖,那该做的事情,他自然是会按照约定去做的。

    “很好,今天晚上我一个人去降妖,那铁链帮我放到车上。”

    张天元说道。

    瓦希迪小心谨慎地问张天元:“您想如何除妖,需要些什么,如果我们能做到尽管吩咐。”

    “哈哈,这倒不必!我张天元收妖简单的很,我有两个原则:一是劝,二是诛!”

    众人听到这话,都有些不解,但既然张天元已经说了要帮忙降妖,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万一得罪了这位厉害的法师,以后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白天的时候,张天元就在瓦希迪家里休息。

    瓦希迪准备了好酒好菜,房间里只有张天元、辛巴和柳若寒、瓦希迪四个人。

    喝酒时,辛巴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便说了个事儿。

    就说自己前些日子去孟买的时候,捡了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一直想着让张天元看呢,也没工夫。

    张天元便让他把东西拿出来。

    辛巴取出了那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青铜制作的酒杯。

    本来以为是好东西,可当张天元看到那酒杯底部用朱砂写着一些蝇头小字的时候,忽然间脸色就变了。

    “晦气啊辛巴老板,这东西,需得尽快处理了,不然会惹来霉运的。”

    张天元急忙说道。

    “怎么回事儿啊?”

    辛巴有些困惑不解。

    张天元便给他说了个事儿,也是捡东西捡回了霉运。

    而且那捡到的东西,跟这酒杯都有些类似,上面被人写了朱砂咒语。

    很邪门的。

    记得是他读初二那年冬天,正月初五的时候,村里的舞狮队开始了,村里每个人都可以去,张天元和邻村的小孩子们也都去了。

    同村有个叫阿毛的孩子,是跟张天元一块儿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