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预案里可没这情况

目录:异常生物见闻录| 作者:远瞳| 类别:其他类型

    郝仁和他的团队来到这个拉赫瑞恩星球只有区区数天,而且由于被锁死在大气层内,诺兰的各种行星级观测设备无法派上用场,因此他们对这个星球完全说不上有多了解,那些发着霉味儿的古老典籍中充斥着不准确的修饰和似是而非的注解,诺兰用探针收集到的情报中也难以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因此面对一场突然爆发出来的“自然灾害”,郝仁可以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的。m.。

    但他百分之一万地可以确定,这个拉赫瑞恩正在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

    早不爆发晚不爆发,就等着他领调查团进场的时候才爆发出来,时机准确的简直像是掐着表走的。

    这个事实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事儿逼体质——鉴于这个体质已经被渡鸦12345那个言出法随的女神经病钦定,他必须对其正视才行,哪怕它听起来有多么扯淡都是如此。

    但第二时间他就开始认真思索这些“准时”爆发的灾难背后有什么可以解释的缘由了。

    “事儿逼”当然是个很好的解释,但这并不能提供什么参考价值,郝仁坚信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是有其内在规律的,哪怕是渡鸦12345的言出法随那也建立在一个复杂的数学模型以及她老人家的上岗证基础上,所以正在拉赫瑞恩大地上开裂的十六道大裂隙必然,也必须事出有因,而既然它们选择在如此特殊的时间点上爆发——他领着调查团进场,并且正好利用BUG小弱鸡窥探到了大坑道里面的真相——那就有必要把这两件事联想到一块。

    作为一个合格的调查人员,必须做到不放弃任何一条哪怕有一丁点可能性的线索。

    难道这事儿……跟大坑道有点关联?

    虽然地表上出现的裂隙并非直接通往大坑道,而且自己在地底宫殿中也亲眼确认了在灾难爆发时大坑道本身并没有什么异动,可是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实在太巧了,由不得郝仁不往这方面想。难道是小弱鸡带着探针观测到的那些东西导致了地表出现这些变动?或者说……

    是“观测行为”本身刺激到了这个世界深处的某种机制……

    这些问题都在郝仁的脑海中急速闪过,但他目前并没有精力去挨个深究,因为更紧要的情况摆在自己眼前:那些从地表裂隙中钻出来的“火焰人”,现在正仿佛被糖果吸引的蚂蚁一样涌向各处的人类聚居点。

    他得想办法做点什么。

    “诺兰,你能不能摧毁那些怪物?”

    “能,”舰娘小姐立刻答道,“但会连着这片平原一起——Boss,本舰现在被困在大气层内,对于一艘星际战舰而言,在这个范围内不管飞再高都算是贴着地皮在飞,而本舰的武器系统是用于应对太空战斗的,在这个距离上对着地表开炮与地区灭绝无异,即便是以最小功率。”

    郝仁自己其实也知道这点,诺兰是一艘星际战舰——虽然她被希灵神族划分在“民用级护卫舰”里面,但神族的民用护卫舰搁在凡人的世界里头是个什么级别的玩意儿每个人心里都还是挺有B数的,这么一艘公务舰,其火力系统的设计理念就是让审查官在各个世界执行任务的时候可以解决掉任何足以威胁他们的对手,而足以威胁到审查官的东西,在宇宙里可是不常见的。

    它们通常都要有上百米厚的尖端装甲以及同样强度的护盾才值得诺兰开一炮。

    而能够应付这种场面的兵器,对着无遮无挡的大平原,而且还是近乎贴脸地糊出去……反正当初郝仁在霍尔莱塔的时候把飞船开在高位轨道上,用副炮以最小功率照射了行星地表一下都把整个贝因茨教区给融了。

    “把飞船格纳库里的自律机械和武装无人机派出来,帮当地人防御那些怪物,”郝仁退而求其次,“尽力而为。”

    “隐秘行动协议呢?”

    “飞船的隐秘行动继续保持,”郝仁飞快答道,“那些放出去的战斗机器就没办法了。不过反正已经从地底下钻出来浑身着火的怪物了,天上再掉下来一群站在自己这边的UFO也没差,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就让这个世界的专家学者和舆论平台们自己想辙吧。”

    “诺兰了解。另外,需要广播道标了么?”

    听到诺兰最后提起的这件事,郝仁也不得不认真思考了一下。

    “大规模”战斗确实发生了,在行星层面上爆发的武力冲突超过了自己带领的这支行动团队的战力,按照之前的预案,这当然到了广播道标的时候,然而问题在于,拉赫瑞恩跟自己之前预想的黑暗领域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他设想的黑暗领域是一片支离破碎的宇宙空间,里面充其量漂浮着大量天体碎块,即便自己一行落在了某个较大的天体上,也是可以跑去宇宙空旷地带展开传送门的,因此他最初安排的无人机军团和守护者军团两拨援军都是照着执行星际战争的标准来的。

    当时谁也没想到牛皮哄哄的调查团会被困在行星大气层里……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这事儿不假,但你把那千军万马搁哪?郝仁估摸了一下拉赫瑞恩的大气层厚度,码整齐点说不定能把萨拉曼的守护者军团塞进去,把那些巨舰的天线系统和那些风帆一样的能量导流板都撅掉的话说不定还能留点过道出来,但萨拉曼估计会不高兴,而至于无人机军团……那就实在挤不下了,找一个加强连的收纳专家来都够呛。

    虽然可以寄希望于“传送进来的舰队会由于某种未知的保护机制而被‘挤’到大气层封锁线外面,成为跳出地图的幸运儿”,但郝仁可不打算在这上面赌自己的人品。平心而论,自打知道自家女神的德性之后,他就已经不怎么相信自己会有个好人品了……

    但外头有千军万马在听候调遣,而自己这边却看着一颗星球在开大灾变副本着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郝仁心念一转,询问诺兰:“我记得当初在道标广播系统中设置了一个预留的信息余量,是准备应对复杂且意外的紧急情况的,这时候应该能派上用场了。”

    这只是当初谨慎之下的一个举动,但现在看来,这份谨慎着实必要。

    “是有这么个设置,但我们能传送出去的信息非常非常少,”诺兰回答道,“由于黑暗领域的特殊性,道标广播是个非常精密的过程,几乎没有多余的带宽可供留言,本舰觉得咱们硬挤出来的那几个字节并不足以解释清楚这个奇葩世界发生的奇葩情况……”

    “萨拉曼是军人,无人机是兵器,服从命令是这二者的天职,所以我们不用解释清楚,”郝仁说道,“留言就几个字:舰队待命,派地面部队来。”

    “诺兰了解。”

    安排好了广播道标的事情,郝仁心中就安定了一半,接下来就是尽快返回白枫叶城了,自己这些人虽然没办法化身千万,但帮助一座城市防御一下怪物还是做得到的。

    大家来的时候是骑马赶路,并且赶了整整两天两夜的路,但那时候可没有这么紧急的情况,眼下这个局面自然就不能继续选择这种慢悠悠的移动方式了。

    郝仁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数据终端的空间传送功能。

    相信在这种要命的情况下,莉亚也不会太过在意一群“落魄冒险家”为什么会有宝贵的群体空间转移道具这件事。

    然而数据终端却报告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搭档,无法激活传送。”

    “什么?”郝仁听到这个情况大吃一惊,“你的空间传送也被锁了?!”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和诺兰无法脱离大气层一样的“锁死”现象。

    数据终端在精神连接中回答道:“确实像是被锁死,本机虽然成功获取了坐标,但在激活传送模块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坐标无法带入现实空间。这种锁死恐怕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只不过我们直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进行过空间传送,所以一直没发现这点。”

    数据终端的小范围空间传送受到了限制,而郝仁第一时间想到的则是诺兰的跃迁引擎——那个引擎会不会其实也不能用了?之前让诺兰做测试的时候只是把跃迁引擎启动了一半,说不定同样的干扰也会作用在巨龟岩台号的引擎上!

    无法脱离大气层,也无法激活超时空传送,这可真是越来越糟糕的情况。

    然而糟糕的情况似乎还远远不够。

    就在郝仁认为局面已经够恶劣的时候,诺兰报告了一件彻底脱离计划的事情:“Boss,道标广播无回应。”

    “啥?!”

    “原因不明,但广播道标之后没有收到任何响应信号,也未观察到空间通道建立的迹象,初步估计信号未能穿透黑暗领域。”

    郝仁这一瞬间几乎有了骂街的冲动:“我勒个……果然出门该看看黄历,这两天是不适宜出差吧!”

    但坏消息够多之后总是有些好消息传来的,片刻之后诺兰发来了她观测到的最新战报:“Boss,那些从裂隙里钻出来的怪物已经开始进攻人类的城市,但当地人的反应很快,他们开启了城市的防护屏障,当地守军也开始组织防御了。”

    郝仁这时候已经接受了道标失效的事实,并开始思索可能的原因以及解决方案,听到诺兰的新报告之后他微微皱眉,一边不动声色地跟着队伍一起向黑森林外移动一边在精神连接中问道:“你对双方的战斗力判断如何?”

    “我想暂时不用担心,”诺兰的声音也像是松了口气,“虽然灾难发生的很突然,但这个世界的住民似乎对战斗并不陌生,而那些从裂隙里钻出来的怪物也不是刀枪不入——当地人组织起的防御卓有成效,看样子有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都不至于完蛋。当然,前提是那些裂隙不再继续搞什么幺蛾子的话。”

    听到诺兰的新情报,郝仁忍不住松了口气。

    虽然事发突然,但既然拉赫瑞恩人有能力撑住,那他就没必要这么紧张了。

    不过他们还是要尽快赶回去才行,呆在这座已经烧起来的黑森林里可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候一行人已经跑到了森林的边缘地带,南宫三八很快便根据自己对符文的感知找到了之前拴马的地方,然而那些可怜的牲畜已经倒毙在地了。

    一道小型的裂隙正好出现在这个地方,从裂隙中涌出的火焰和浓烟轻而易举地杀死了普通的马匹,而在附近的几株树木上,南宫三八留下的符文已经熄灭了一大半。

    这些符文只是抵御野兽和弱小魔兽用的,大地开裂这种事儿明显超出了它们的作用范围。

    看着那仍然在不断冒出火光和浓烟的裂隙,莉亚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法杖:“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回事,我想我们都得先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才行了。”郝仁皱着眉说道,而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一些燃烧着火焰的人形生物正一个接一个地围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