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对甘宁的安排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诸位群号在书评区,也可以搜索书名……

    一听这么干都可以,甘宁顿时大喜,拱手一礼,“兴霸必不负郡守所托。”

    “好,那你就记得将季才送回去,反正也就他家有海船,一年内练出能拿得出手的海军就通知我,我在交给你第二个任务,否则的话!哼哼哼!”陈曦一脸阴笑着说道,“听到没有?”

    “是!”甘宁大声的回答道。

    “那就准备好出发,我给你写一个委托书,出了事我就能给你扛住,不过要是你没搞好,出了事我绝对不管你!”陈曦一边说一边开始写,写完后用郡守的印章盖了一个章子,随后又写了一个拨款的条子,有这个条子就能从苏双,张世平,糜竺那里拿钱。

    “这个也给你,这东西你能用三次,不过第一次你能提两千万钱,第二次就只有一半了,第三次就只有第二次的一半了,要是你第三次提钱的时候还没自给自足你就给我回来!”陈曦一边将条子给甘宁,一边咆哮道。

    “必不负郡守所托!”甘宁大声地说道。

    “拿着条子走吧,我还要处理事情。”陈曦挥挥手,示意甘宁不要在自己眼前晃了,他还有事情要做,而得到了命令的甘宁一脸欣喜的滚蛋了。

    “子川,这么干不会有事吧。”鲁肃苦笑着说道,“先不说益州牧的问题,单就是子川这种处理方式都有问题吧,甘宁就算现在投入我们,也不能明着拿出来用啊。”

    “有用吗?”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甘宁只是从长江水贼变成了海盗而已,与我们有任何关系,所有和我们撇上关系的都是在泼脏水,话说你看船是陆家的,人是海盗,湖匪,**,有我们的人?而且你见过那个练兵的不在自己地盘练?再话说那个将领有这种权利?总管,你知道什么叫总管吗?就是你干啥都行,好不,这种权利谁能签发?”

    陈曦的话直接将鲁肃打蒙了,模模糊糊的好像抓住了陈曦的想法,不过毕竟是聪明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你是在忽悠兴霸,依着兴霸那种直肠子要是知道你忽悠他,连朋友都没得做?”

    “喂喂喂,子敬你乱说话,小心我告你诽谤啊,而且还是我指定人审判,我不是给了兴霸两千万钱的启动资金吗?有这么忽悠人的,对方的钱还没有忽悠来,自己就已经往里面砸了那么多,我傻啊!”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什么时候忽悠过兴霸,真是的!”

    鲁肃略略有些迟钝,这种事情毕竟是第一次经历,思索了一会儿总算将整件事弄清楚了,叹了口气说道,“这种方式也只是能撑过一时,到时候兴霸要是将兵练成,益州牧刘公相招,那个时候手握水军的兴霸我们更是不能放手,还不如现在。”

    “撑什么撑,益州牧就算要征召兴霸,也要能找到,而且就算找到,做惯了海大王的兴霸能回去?而且我也不看好益州牧,他应该时日无多了。”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当然我也明白你的意思,是说给兴霸的权力太大了是吧,放心吧,那家伙不会叛变的,而且就算不给那个职位,我们也没有人能控制他,毕竟现在我们没有人懂这个,与其外行人指挥内行人,弄得双方都不痛快,还不如直接放权!给他最大的权力!”陈曦眼见鲁肃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说道。

    “好吧,我想依你的智慧也不会做这种做他人嫁衣的事情,不过我担心的是其他将领的问题,给兴霸过大的权力,这样就不好安排其他人了。”鲁肃叹了口气认可了陈曦的想法,转而说出其他的弊端。

    “嗯,这是一个问题,不过这种权力本身就应该限制,不过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既然如此我们就直接挑明这个隐患,领军出征的大将直接授予独断的权力,而在归来之后将收回!”陈曦抬头看着鲁肃说道。

    “此法也好。”鲁肃沉吟良久,也知道这其中的弊端,但对比那句让领军大将和君主产生隔阂的话,这种放权行为明显好处大于弊端。

    “至于兴霸此去想要练好海军估计需要个一年才能勉强拿出手,而且那时如果对方还想征召兴霸的话,我就让兴霸去做第二件事,话说我对北方的马匹很有兴趣,外带我还想削弱一些鲜卑和乌桓。”陈曦面上带着微笑,但是那笑容让鲁肃总觉得有些阴寒。

    “子川你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冷,我有些受不了。”鲁肃提醒道。

    “忽略了你了,对了,听说公孙伯圭过的有些辛苦,缺粮了,你让人调三船粮食,再弄一船盐卖给幽州牧换成钱送给公孙将军,毕竟当初帮了玄德公不少忙,可不能薄待了。”陈曦收敛了笑意,转了话题开始谈其他事情。

    “嗯,这件事我已经交由糜家去办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运送过去。”鲁肃点了点头说道。

    之后两人闲聊一些杂事,陈曦就又开始走神,安排甘宁的事情他已经想好了,甘宁的能力毋庸否认,只不过现在上面有一个麻烦而已,而差不多再有三年刘焉也就会死掉,刘璋掌权之后再收拢甘宁就好了。

    至于这三年的安排,陈曦已经想好了,先让甘宁去练海军,要是纯粹将青州人练成海军的话,没有两三年基本没可能,不过要是将水贼什么的练成的话难度就小多了,只不过纪律性就差了很多,不过陈曦相信甘宁肯定不会辜负自己总管这个称号的。

    至于去打其他州郡纯粹是笑话,陈曦只是说说而已,他很清楚甘宁只要不傻绝对不会这么干,但是去打打盗匪什么的就完全不用请示了,估摸着对方会一边打,一边练,俘虏很有可能都会变成他的水军。

    等个一年多甘宁练出了能使用的海军,陈曦就打算将甘宁弄到夷洲去,将那里土人整编一下,提前扎个钉子,也让甘宁练练手,之后可以将其当做中转站,混点四周小岛上上的香料什么的,反正无本买卖有便宜捞点是理所当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