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甄家入局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甄家最近幸福的简直快要爆了,可能是由于过年还有公孙瓒和袁绍的对立,很多在冀州做生意的商人都有些意兴阑珊,再加上得知甄家最近捞了一大笔外快,所以很多商人不想在冀州干了都去甄家将自己的物资以远低于市价,几乎等同于出产地成本的价格卖给了甄家。

    甄家家大业大,这种好日子自然是来者不拒,其他商人担心战火会燃烧到冀州,所以都将库存脱手给了甄家。

    甄家作为冀州豪族要比那些没背景的商人知道太多的东西,甄家可是很清楚战火不可能燃烧到冀州,公孙瓒虽说北击乌桓,南败黄巾,白马义从强势无比,但是甄家清楚这都是表面,四世三公的袁家只要将家底给冀州稍稍倾斜就足够让战争局势扭转了。

    也正因此甄家开始了全冀州扫货行动,既然知道此战必胜,甄家也就不担心自己的商业会受到重创,继续满冀州扫货,所有商人只要不想干的,库存甄家给清空,当然价格只有成本价,而且还是原产地的成本价。

    不过饶是如此冀州的大小商人基本上都是连地皮外加库存一起贱卖给甄家,当然地皮是要保本的,库存就只能以原产地的成本价算了,可以说是狂亏。

    冀州是一个大州,在这个还没有乱战的时代足足有五百万的人口,所以说袁绍的底蕴不是吹的,虽说是连蒙带骗,但是拿下冀州稍稍平定之后,袁绍的实力已经一跃成为董卓之下第一诸侯,和他兄弟袁术有得一拼了。

    一个人口繁多的大州,自然商铺也就多了,跑路的人也就多了,甄家需要收购的也就多了,吃下了小半个冀州的商业甄家就现资金有些跟不上了,不过想想那美好的明天,甄家决定动用库存全部收购。

    甄家作为一个累世数百年的家族,信誉很给力,在冀州地面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家族,所以商人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没钱可以先不付,反正我们卖给甄家就是为了一个安宁,不过不付钱的话,到时候价格就会上扬。

    当然这是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表示必须见现钱,剩下一部分表示希望可以将冀州自己的店面换成甄家名下其他州郡的店铺。

    这么一来甄家七拼八凑之下硬生生吃下了整个冀州的店面库存,这巨大的蛋糕看得连袁绍都有些心动,不过人家甄家就是干这个的,你袁绍现在派人去插手,一个是划不来,另一个袁绍已经想好了借鸡生蛋了,甄家现在也就剩两个小屁孩了,慢慢侵吞什么的谁知道啊。

    另一个地方糜竺正领着自己商会的大批商人喝茶,当然也是有一些事情要交代,现在陪他喝茶的商人都是信的过的角色。

    “此次交换你们觉得如何?”糜竺坐在会长的位置上一脸微笑的说到,最近一段时间他变得更为富态了。

    “子仲不愧是五大豪商的家主,这一次我们几乎没有一点亏损就拿回来了我们一直想要的店面,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获得,这一次总算是成功。”一个裹着棉袄的小老头一脸笑意的恭维,“而且我们放了一堆的消息,总算是将我们的目的隐藏住了,想来甄家根本没有想到他们所谓的低价收购实际上我们还能赚上一份薄利!痛快!”

    “那诸位就按照之前说好的,由我这个会长赚一份利润如何?”糜竺笑着说道,“我糜家虽在家产上略有不及甄家,但是收购你们手上的抵押物却也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承蒙诸位抬爱,我这个会长也想给诸位指条路,在座都是信的过得同盟,那此物我就拿出来了!”

    “糜家主何出此言,我等自加入糜家商会以来一直是糜家主为我等谋算,因此我们众人合计一番打算将甄家的抵押赠与会长,至于那些小商人的亏损,由我们带上自然不会白吃他们。”一听糜竺打算收购,同是出身徐州的赵遵起身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赵遵已经感觉到了这商会的巨大潜力,而糜竺作为牵头人,自然会长之位没人能动,不过糜竺时常需要到处奔走,赵遵自然就看上了空悬的副会长职务,这可是一个大肥差啊!随便划拉一点,徐州赵家就能肥一圈。

    糜竺心中苦笑连连,还真被陈曦猜到了,两个副会长位置空悬就是为了诱人上钩,果然有人上钩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糜竺推辞了两下之后便接受了众人的好意毕竟大公无私的人手下不会安心,为自己某点私利什么的才符合人之常情。

    过了一会儿糜竺便让人乘上了羊毛线,一人一条,很快所有的商人就对着羊毛线开始研究,最后之前话的那个张家小老头开口了,“敢问会长此物是如何制成的,既非麻也非丝。”说这话的时候小老头两眼放光,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到这里面的巨大利润!

    麻线和丝线都是生活必需品,而生活必需品的利润要比奢侈品大的多,而一旦这种线能普及,那么其中的利润足够开启战争!

    “这是毛线。”糜竺苦笑着说道,谁能想到这东西居然是羊毛制成的,“乃是羊毛制成的。”

    羊毛线这东西比麻线难度还小,尤其是初始陈曦不管粗羊毛,细羊毛,羊绒的区别,只要你能搞出来羊毛线就行。

    工匠接手之后根本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搞出来能用的羊毛线了,不过也就这样了,人类的习惯很难规避,陈曦直接告诉他其他方式,才算是结束了,否则的话没个几十年估计很难绕过这个弯。

    有了提示,工匠很快就研究出来了三种毛线,一种是用来织地毯的粗羊毛线,一种是梳子梳出来的细羊毛制作的羊毛线,可以用来制作衣服,还有一种使用篦子梳出来的羊绒……

    至于山羊产羊毛少硬的问题,在陈曦看来根本不是问题,总比麻布好太多了。再说少量的羊绒还可以冲击上层市场,物以稀为贵,再话说山羊羊绒也够软啊!

    “羊毛?”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念到,随即愣住,然后等反应过来全部直愣愣的望着糜竺,这可真成了大生意了,巨大,其中的利润给任何一个世家都能搞出和五大豪商总资产有一拼的财富,而且延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