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太贵了,黑吃黑算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百零二章

    “此物乃是玄德公麾下陈子川命人研制出来的,所以诸位身后的世家还请冷静一点。”糜竺自然清楚的看到了众人眼中的贪欲,泼天富贵迷人眼,只有足够的实力或者足够的底蕴才能压住别人的贪念,而刘备恰恰有一个皇室身份,这个身份足够令北方世家投鼠忌器。

    有了糜竺的告诫,所有的商人都勉强压下了心中的贪念,毕竟刘玄德这么名字现在还是有点名望的,敢于追击董卓军的就只有刘备和曹操,而且他们两人还都是兖州的,自然也算是名声不小。

    “不过我既然将这件东西拿出来,那也就是说我不打算吃独食,诸位皆是北方世家的代言人,那么我想我们可以联手掌握北方的羊毛出产,利润玄德公只要一半,剩下的你们划分!我现在有事要离开,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恪行(赵遵)。”说完糜竺一拱手便离开了,也算是默认了赵遵的副会长地位,不过能不能拿到手那就看他本事了,毕竟盯着这个位置的人不少,他也只能帮到这里。

    糜竺一离开,所有的商人相识一眼,收起手上的毛线准备回转各自家族,有些事情他们只是台面上的人物,真正做主的还是背后的家族,他们可不向糜竺那么自由。而糜竺正是知道这些事情,所以将羊绒制造的毛线拿出来直接给了他们。

    这么一来北方任何一个家族想要独吞都已经是可能了,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联合,顺带陈曦也想看看这些世家会不会一起利令智昏直接吞了刘备的那一份,要是不侵吞那就说明这些家族和刘备有可能和平共处,要是直接吞了,那以后还是不要想着从世家借力了。

    古代因为行路艰难,所以官场还有势力很容易形成以地区为中心的团体,而汉朝南北与东西就没有消停过,陈曦才不会介意让南北两方相互掐掐架,最好消磨一下双方的势力,所以就算是被吞了也没什么太大损失。

    同样陈曦也觉得那些人绕不过一个弯,这线是羊绒纺出来的,对外说是羊毛,只要他们现一旦不能仿制,很多心思就会熄灭,做渠道商和终端多好,上游就我们一家,好的不能再好了。

    给北方一个萝卜,给南方一个甜枣,打吧,你们打得越惨局面越好收拾,陈曦的邪恶根本不是这些人所能估计,也只有糜竺觉得陈曦不会真的被别人白占便宜。

    想想甄家现在已经算是白绫套到脖子上了,回头只要糜家在冀州卖的比甄家还便宜,明年四月份时间一到,借据一拿直接去告甄家,直接就能将甄家吊死,可以说现在甄家距离全家卖身为奴已经不远了。

    至于官官相护,那个时候袁绍和公孙瓒的战争正在火头上,让袁绍为甄家冒险去撩拨有关张赵外加一郡之地实力的刘备,袁绍还不想腹背受敌,公孙瓒那家伙属于人来疯,打顺手,三十万的乌桓都能硬生生击破,所以甄家被袁绍放弃的概率过九成,最多维护一下甄家的血脉,至于家产,那个时候已经顾不上了。

    至于袁绍会不会生出什么等收拾了公孙瓒之后要让刘备好看之类的想法,呵呵呵,等袁绍收拾完公孙瓒吞了青州之地的刘备已经有资格和袁绍掰掰手腕了,那个时候你想让刘备好看,刘备不让你好看才怪!

    公孙伯圭可是一块硬骨头,尤其刘备还给物资供给的情况下,搞不好原本能撑三年的公孙伯圭,说不定还能顶住五年,三五年时间足够刘备将青州吃干抹净,消化完毕转而攻略其他地方了。

    “子仲,你回来了。”陈曦看着风尘仆仆的糜竺,这家伙总算是在过年的时候赶回来了。

    “子川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甄家,可惜了。”糜竺苦笑着说道,“我打算将我家迁到泰山,至于盐业我打算慢慢下移到那些南北方商人手上,至于价格,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过低。”

    “一石八百钱如何,栗米的五倍,当然我说的是泰山栗米的价格,其他地方我不管。”陈曦略一思索开口道,直接倾销威力的确巨大,不过稍稍廉价一点,别人反倒注意不到,对于陈曦来说多少钱都有利润。

    “倒也不算太便宜,那泰山内部呢?”糜竺有些好奇的问道。

    “泰山内部价格等同于栗米,不过单次只能购买一个月的。”陈曦笑着说道,“这样的话,想要在泰山混便宜盐的商人基本赚不上什么便宜了。”

    “嗯,子川确实谨慎,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从我手下商会得到的消息,北地有一批大约三四千的战马没有下家,三万钱一匹,货我已经见到了,不过由于这批马属于黑货,不好运回来,虽说我交付了订金,但是却不好提货,你有办法没?”糜竺告诉了陈曦一个好消息。

    “三万?边地也不可能那么便宜吧,边郡战马一匹六万,内郡十万这不是一直的价格吗?”陈曦一惊,这价格也太惊悚了吧,不会是黑吃黑吧。

    “所以我才问你。”糜竺看了一眼陈曦说道。

    “谁的?”陈曦开口问道。

    “董卓的马!”糜竺开口道,“所以北方那些家伙担心被董卓拉住,因为要穿过并州,袁本初有些鞭长莫及,曹孟德买不起,人家要现钱,或者粮食交易!”

    “你交了多少定金?”陈曦好奇的问道。

    “一百万钱。”糜竺镇定的说道,好像就在说这些钱就算是打了水漂也不算什么。

    “我写封信给华雄,让他黑吃黑算了。”陈曦毫不讲道义地说道,西凉铁骑已经开始卖马了,日子看来过得真够烂得的了,没办法,董卓建郿邬实在搜刮的太厉害了,根本没有给士卒留下多少活路,卖马什么的也是万不得已了,不过这是好机会。

    “……”糜竺突然觉得自己将这件事告诉陈曦根本不是一件好事,这是在砸自己招牌。

    “哦,我说错了,只是去收编那些卖马的人而已,华雄当初可是西凉的一员骁将。”陈曦好像感觉到糜竺的眼神,于是抬起头来解释道。

    眼见糜竺依旧保持着不信任的眼光,陈曦只好实话说道,“一亿钱或者六十万石粮食都太多了,泰山太穷,但是战马又太重要,这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