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从上到下全坏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嗯嗯,看来差不多了。”贾诩站在李儒家门口看了一下月亮,左右看了一下无人,于是低喝一声,“子健!”

    贾诩话音刚落,华雄从天而降,“搞定了?”

    “你现在进去,将文优扛出来就行了,我想你带我们两个人出去没有任何问题吧。”贾诩指了指李儒家的正门,示意华雄可以进去了。

    李儒家灯火通明,但是却没有一个仆奴,所以华雄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果然李儒已经昏睡在了几案上,顿时华雄心中大喜。

    “军师,军师,军师?”华雄叫了几声之后现完全没有反应,未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李儒背上,准备离开长安去黑吃喝,之后再进行对于天子的奉贡。

    “走了。”华雄背起李儒之后朝着贾诩一招手,直接朝着贾诩的家里杀去,今夜城墙的防护惊人的严密,若是华雄一人还能勉强溜出去,带着两个人就困难的很多。

    一夜之后,华雄已经整好自己的部队带着李儒和贾诩朝着北方快的杀去,途径长安外围的时候,华雄敏锐的听力都能听到长安城中的喊杀声,等又走了一节之后,传来的便只有欢呼了。

    “贾先生,董相已经如此不得人心了吗?”华雄跪坐在贾诩的面前苦涩的问道。

    “何止不得人心,可以说很多人都想食其肉,啖其血,他已经不是当初的西凉董仲颖了。”贾诩感叹着说道,“虽说一开始我就不欣赏董仲颖,但是在西凉的时候必须承认他的确是一个英雄,可惜自从进了洛阳就一蹶不振,到头来枉费了文优的一番心血。”

    华雄默然无语,长安城中的欢呼传到他的耳朵里,而当初在西凉董卓是何等的豪迈,何等的英雄,人啊,始终不是一成未变的。

    “你现在是去干什么?你手下的士卒不错啊。”贾诩盯着外面的士卒好奇的说道,沉默坚韧,令行禁止,每一条都符合贾诩心中精兵的范畴。

    “我在泰山练得新兵,就是这些了,至于现在去干什么。”华雄狞笑道,“去黑吃黑,敢卖马的西凉兵侮辱了我们的骄傲!”

    “新兵?”贾诩一惊,这种沉默坚韧像极了高顺的陷阵营,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所能训练出来的精锐。

    “嗯,新兵,足以挑战陷阵营的强兵,变阵,四军锋矢,刀盾在前,枪兵次之,弓箭随后!”话说间华雄大声的吼道。

    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正在行进的队伍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按照要求进行了变阵,随即天空之中团成一团的火云猛然向边缘化去,形成一道艳红的光圈罩在边沿的士卒身上,而锋矢的云气直接形成了一个虚幻的弓矢一般的尖端。

    见到这一幕华雄也是一愣,居然出现了,像这种情况就属于阵势中所有人散的内气,还有天地之气出现了协调,然后顺利的分配到阵法所需要的地方,而这可以说是每一个统帅最喜欢的事情,因为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实力会出现大幅度的跃升。

    基本上在战争中见到这种情况的部队,向关羽那种程度的统兵大将带着同样部队杀过来只有死路一条,因为这种情况下,每一份内气都用在了必要的地方,每一个士卒使用的力量都会自带战友还有阵势的力量。

    这种情况几乎可以说是所有统兵大将的最高目标了,不过由于难度问题,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统兵大将华雄就没见过几个。

    毕竟能靠阵势吸收军队散出来的内气以及天地之气形成头顶云气的部队都算是不错军队了,至于像这种能将云气化开,将云气中的力量均衡的加持在阵法所需要位置的武将,华雄能想到的只有高顺,至于他自己很明显这是一场意外,毕竟这对于阵型,士气的要求太高了,高到几乎是一个梦幻的地步。

    云气形成的锋矢加持在军队锋刃的边缘,那一条条的锋矢宛若一个整体一般。

    “厉害……”贾诩盯着眼前的一幕,“不想我以前小看了你,不想你华子健居然还是一个练兵大家。”

    “……”华雄没有说话,自家人知自家事,这很明显属于瞎猫碰上死耗子,五十回都碰不到一回这么好的情况,居然上手就将军阵凝成整体,并且将云气散开分到锋矢,虽说锋刃明显没有凝实,但是这已经是越了绝大多数的军队了。

    “跑步前进,保持阵型,全军加!”华雄大声的吼道,趁着现在气势未散直接杀过去,直接剿灭那群已经背叛了的西凉铁骑称号的渣滓!这个距离虽说有点远,但是相对于这种级别的阵势根本没有丝毫的影响。

    华雄四千步卒开过去,当先一道几乎百米长的巨大艳红光刃,直接砍在西凉铁骑为了吃吃喝喝搭的草棚方向,随后直接大片光刃就就像是剁肉馅一样朝着西凉兵人数最多的地方斩去,硬生生将那一片土地轰成一个大坑,一个人都没有爬出来。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华雄面色苍白,而手下手下士卒原本艳红的锋刃也变得淡薄起来,估计最多再来一套这种强度的攻击,整支部队都扑了,三十息解决战斗,己方一人不死,对方全军覆没的战斗……

    华雄骑着马走到那个被自己全军之力犁了一遍的千多米土地,泥土下掩埋着不少的躯体,更多的是一些没有死,但是早已被这种恐怖的攻击吓破了胆,只能在泥土中瑟瑟抖的胆小鬼,吐了一口唾沫,华雄不屑地说道,“渣滓,垃圾!”

    华雄缓缓的骑马走过那片地方,被泥土掩埋的西凉兵没有一个敢于冲上来,没有一个敢于整军拼杀,只能看着华雄带领着土匪将所有的马匹收拢起来牵走,然后所有人上马,扭身离开,最后默默地从浮土里面爬出来抱头痛哭!

    华雄一脸的愤恨,西凉铁骑的警戒呢?以前军队训练的要求呢?阵型呢?西凉铁骑的傲气呢?可以输可以败,唯一不能失去的便是敢于一战的决心,但是现在这种抱着头躲在泥土中的真的是他曾经的队友?

    骑着马离开的华雄面色难看,西凉军从根子上坏了,从上至下全部都坏了,没救了,再也不可能变成曾经那种纵横天下的不败强军了。

    “你的表现也不怎么样,子健。”李儒坐起身来对着骑马归来的华雄说道,“没想到我居然被贾文和阴了,咳咳咳……”

    “出其不意而已。”贾诩笑道。

    “军师你醒了!”华雄惊喜的说道。

    “嗯,带我去看看泰山吧,让我见识一下敢于招贤令的刘玄德,之前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不需要向我说了,虽说身体不能动,但是我的精神还是清醒的。”李儒摆了摆手示意华雄不用在意自己。

    “相国应该已经败亡了。”华雄有些伤感。

    “自取灭亡罢了。”李儒已经看开了生死,整个人再一次变得淡然儒雅起来,出了长安城,没有了那种氛围,李儒也不再寻死觅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