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公堂上的两大神壕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请加群,搜神话版三国,或者看置顶贴。

    “甄夫人可有什么问题,我必然不会只听一面之词,若有不符实情的地方还请现在告知与我。”沮授面色沉静的说道,看起来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张氏笑了笑并没有进行反驳,直接开口说道,“这些地契还有借据皆是我甄家所出,虽说我很有兴趣知道这些借据地契是如何来的,但是这里不是谈这些的地方,还请沮公直接折算银钱即可。”

    很明显张氏直接承认自家银钱不够,允许官府折价回购,然后用回购的钱财来抵债。

    毕竟这种欠债逾期不还,并没有触犯刑律,在汉朝还是属于杂律,按照律法只要在官府宣判之后给定的时间内还清,顶多被鞭笞三鞭。

    正因为这样,像这种债务逾期不还的案例,主审官所判定的清偿手段和清偿时限才是关键,根据清偿的结果,最后的处罚可谓有着天壤之别,资不抵债者甚至会被贬入奴籍。

    张氏有夫人身份,根本不会被处以鞭刑,更不会因为资不抵债被贬入奴籍,所以最后的刑罚都会被取消,只要沮授将给定的时间放长,甚至过分点一拖再拖,这件事甄家直接就一文钱不花就能拿到所有的店铺。

    不过很明显张氏不想这么干,那种做法太丢甄家的脸了,甄家拿不出那么多钱财,但是货物也还都在手上,只要将货平价抵债,甄家这次最多也就丢个人,没有太大的实际损伤,当然这指的是实打实折价的情况。

    在汉朝官府强行抵债的时候,实打实折价这种情况在汉朝很少,官府折价比私下放贷的七出还狠,三折都算是给面子了,不过像甄家这种在冀州有名有姓的豪族,在本土进行折价实打实并非不可能,准确地说,要是连这都做不到,还能算的上是百年豪族?

    沮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糜子仲可愿手下留情,且放过甄家如何?”

    沮授此话一出,旁听的那些知道现在情况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了,毕竟这和他们当成统一的剧本有些不同了,他们已经统一口径,放弃甄家了,而现在你沮授出来说这种话,事情要是有了转机以后不就是麻烦了吗?

    “非是竺不愿,糜家甄家并没有什么仇怨,甚至在此之前还有一些生意往来,至于现在,糜家已经没有选择,只能一条路往下走了,还请沮公见谅。”糜竺一脸苦笑起身对沮授一拱手,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要他咬定不放手,沮授就只能按照杂律宣判,而且也只能用官府常用的一折折价,甄家已经被逼到了角落了。

    “我也知你糜家不容易,可否打个商量,给甄家一个情面,此事过后我们冀州自是不会忘记。”沮授继续调解,暗示糜竺这次事情不管你放不放手我冀州都不会忘记,放手我冀州记你恩情,不放手我冀州终有一天会为此雪耻,你给我记住。

    糜竺面上苦笑连连,心下却也并不在乎,袁本初和刘玄德双方的结局是你沮公与能确定的?要是能看穿世事,你还需要在这里?我全身家当压刘玄德,你全身家当压袁本初,你现在给我说袁本初好?

    “沮公,以冀州之能大概也已经知道我背后之人是谁,我只不过是人家的棋子,就算我不想和甄家一战又能如何?”糜竺放低身形一脸无奈地说道。

    沮授叹了口气,“你背后之人真不愿意和冀州和解吗?我们双方并没有直接的冲突。”

    沮授坚持不懈的在张氏面前表现出自己冀州多么的维护甄家,以为之后做打算。

    “吾不敢专权。”糜竺继续保持一副苦涩的面容,心中对于沮授鄙视连连,知道事情如何的糜竺现在有九成把握沮授这个混蛋只是想将自己摘出去。

    “唉,甄夫人!”沮授扭头对着张氏一礼。

    “多谢沮公回护,还请核算实物吧,当初我甄家买的东西核算起来未必不能值这么多钱。”张氏盯着沮授说道,实打实的折算,等同于出售给官府,甄家甚至还有一点赚头,“想必糜家主这次亏得也不少吧。”

    “这倒没有,我糜家在冀州所销售的任何物品都有一点盈利,虽不多,但也算是聚沙成塔。”糜竺笑了笑说,他敢肯定,这次官府绝对不会向甄家想的那样实打实的核算,一折已经是极限。

    很快甄家的现有家资计算了出来,“禀郡守,甄家可计算的资产合约七亿七千万钱!差额十一亿!”书佐面带震惊的说道,就算是一折抵算,甄家的资产也价值七亿七千万钱,顿时在场旁听的冀州各族家主皆是震撼的看着甄家,以前都知道甄家有钱,但是以前也没有人闲得无聊核算甄家资产,而且也不好核算,这一次算是开了眼!

    若非十折一,甄家应该有七十七亿钱,这么多钱按照冀州粮价折合成大米相当于四千万石,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巨富之家,而是单凭自家一家之力就足够撑起一路诸侯的超级富豪了,第一次河北世家感觉到了压力,血脉的高贵也抵挡不住金钱的魅力。

    沮授有些颤抖,虽说他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数据,但是当众宣布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在颤抖,在得知这个数据的时候,沮授就觉得自己彻底明白了陈子川为什么一定要甄家,刘玄德根基不稳,钱粮不足,吞了甄家基本就能夯实地基!

    一百万黄巾算什么,甄家一家全部养了,都不会元气大伤,何况这里还站着一个糜竺,并称五大豪商的糜竺怎么着也该有个几十亿钱吧。

    糜竺也吓到了,虽说他和甄家并称五大豪商,但是这甄家也太有钱了,他七拼八凑也就是二十亿钱左右,甄家家产直接是他的四倍,怪不得多少年来甄家的第一豪商位置从来没有动过!

    在场的世家家主盯着糜竺神情都有些贪婪,吞了甄家,你糜家应该一跃成为第一豪商,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出身的豪商,在金钱的**下,在座的任何一个都不介意给糜家一个氏族出身,不介意让糜竺进入自己的圈子!

    对于在场世家贪婪的目光,糜竺只能苦笑,他现在很怀疑一直和甄家不对付的陈留卫,河东卫有何等资产了,和甄家斗了百年不落下风的两个卫家,大概都有远超自己的资产吧,感情这天下五大豪商也就他糜家是凑数的,世家啊世家!糜竺再一次下定决心自己糜家也要变成这种豪族世家!

    Ps:这两个家族的财富没开玩笑,基本没啥扩大的,糜家的钱可以算出来,当初历史上糜贞出嫁时的嫁妆接近二十亿钱,该说这才是真土豪吗?当然按照时间的话那个时候的糜家差不多应该有二十五亿的家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