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陈曦的治政眼光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想到这些,陈曦就不由得去想三国鼎立时期坐镇荆州的关羽,这也属于军政一把抓,刘备没有那么多儿子,也没有那么宗室,就两个义兄弟,所以关张就成了选。

    貌似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大家都好和谐,除了袁绍悲剧了,其他人貌似都没什么,但是,蜀汉时期的李严,陈曦也是记忆犹新,作为一个托孤大臣,军政一把抓的好手,不去汉中打魏国,提议划五个郡作为巴州,这想干什么?

    正因为这样,这种事情必须好好思量一下,陈曦觉得现在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他将这件事提前挑了出来,接下来他就不需要再说话,坐看鲁肃等人能拿出什么方法吧,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毕竟就陈曦自我感觉,他的政治实在是说不好。

    三日之后陈曦的车架总算是运动到了历城,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他安排了,踏上这片土地,陈曦最大的感觉就是安全,冀州那种几乎可以划归为敌方的领土,走在上面,不论多么谨慎,陈曦都觉得不安宁。

    “终于回来了!”陈曦的车架通过历城城门,军队回转军营之后,这一次的战争才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恭喜子川旗开得胜!”法正酸溜溜的说道,看着那一辆辆的辎重车,法正就知道陈曦这次的算是大获全胜了,南皮府库就算没有被搬空,估计也剩不下什么了,

    “也是无奈之举。我也是在赌沮公与的心思,还好赌赢了。否则,真就麻烦了,我想你也看到了现在军制最大的问题了吧。”陈曦面上带着一抹苦笑说道。

    “装什么装!你要是没有猜中沮公与的心思绝对不会弄险,甄家虽攸关数年后的大计,但是也不值得你去犯险,话说甄宓真的很漂亮吗?”法正先是鄙视,随后又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很漂亮,但天下美女数不胜数。甄宓未必是其中翘楚,等回泰山我带你去见糜贞你就明白。”陈曦停顿了一会儿,想了一下甄宓的容貌才开口说道,对于陈曦来说甄宓的容貌并没有她的神态重要。

    “糜贞?”法正一愣,“你可别乱来,我可是有妇之夫,糜竺的妹妹我可娶不起。天下第一豪商的妹妹啊~”法正拉着长音说道,很明显,之前他们家的教育还在法正的脑海里,商人在他眼中依旧是贱业。

    “收起你的表情吧,你的眼界依旧有问题,看来还需要相当长时间的教育了。”陈曦看了一眼法正。然后转过头去淡然的说道,“在你明白你那里错了之前,我不会放你为官。”

    陈子川从来没有想过要扭转这种数百年固定下来的思维方式,百姓怎么想那是百姓的事情,但是既然作为了官员。你要想的不是谁谁谁是贱人,什么什么是贱业。你要想的是怎么样让治下之民富裕。

    不管你用的是愚民之策,还是教化之法,反正你的要求就是让治下之民能和谐的吃饱穿暖的生存下去,最好每一个都是淳朴善良,这就够了。

    在这个给口饭吃就是恩德的时代,在陈曦看来不要管官员自身的德行有什么问题,不管是睚眦必报,或者是喜欢贪便宜,亦或者是什么好色之徒,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能治理好这一片地方,那就行了。

    陈曦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刚正不阿的典型,你能想象在某些时间段纳小妾不是害人而是救人,你能想象娶十房小妾只是为了救十个人的土地主吗?三国时期这些看起来不合理的事情都是生过的!

    历史上193年的青州因为天灾**最后达到野无人影,地无青草的程度,人死绝了!活下来的都是吃着尸骸,劫掠他人的狂徒,这也是为什么曹操收青州之后那么苛刻的律令都没有一个人百姓反对,因为曹操再苛刻至少还有一条活路,青州的百姓已经看不到活路了,六成税率的重税在这个时候不再是剥削,而是恩德!

    正因为这样,当初招贤令的时候,陈曦差点让刘备写成唯才是举,不过鉴于形势,陈曦还是强忍着让刘备写成了不论出身,只问贤能。

    对于现在的陈子川来说,官员只要治下能让百姓吃饱穿暖,哪怕犯点欺男霸女,强纳小妾的过错,陈曦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要是某些人治下饿殍一片,还敢干点这种事,陈曦不介意满宠整死对方,而且陈曦从来不介意满宠对于这些人使用酷吏手段!

    不过话说就泰山、青州现在的形势,地方官只要将治下治理好,看上哪家的女儿,只要稍微示意一下,就算对方家里不愿意,乡里乡亲也会让他们愿意,最后根本不需要做那种强纳的事情。

    就比方说现在赵云只要在泰山溜达,渴了找一家喝水,端茶送水的绝对是家里的女儿,而且只要赵云流露出一点意思,这群人都不会介意的,当官当到这种地步大概死也不悔了吧,不过话说这也有因为赵云是一个英俊单身贵族的原因吧。

    “啊?”法正大吃一惊,怎么之前还看好他的陈曦现在变成了这个口气,不就是说了一句对糜贞没啥兴趣的话吗?怎么成这样了。

    “继续努力吧,什么时候你明白了,我推荐你做齐国相。”陈曦拍了拍法正的肩膀,扭身离开。

    如果法正不能扭转他的眼光,他永远就只能是一个军师,也许军师这个职务在乱世不错,但是由于没有兵权,一旦到了和平年代那就等同于什么都没有了。

    一朝得权得势,但转眼间空留一个爵位,依着法正那种小心眼绝对不可能承受这种巨大的变化,让他养老的话,他肯定心有不满,但是让他去做其他事情,不明白某些道理,只用智谋去盘算,迟早出事。

    “哈?”法正先是一喜,随后就开始挠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说的话那里有问题,“算了,有时间和别人交流一下,哼哼哼,齐国相的位置我要定了!”

    ps:求订啊,订啊,订啊,我现在正在混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