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们也去找人支持吧……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曹洪在正面不太远的地方布置的近千支援军直接被华雄一刀驱散,大家都不是傻子,跑得都比兔子快,看到这种不能力敌的角色,没有必要的话绝对不会死扛。

    华雄行军的速度虽快,但是毕竟还是数千人一起运动,比不及一人数骑全力以赴传信的速度。

    华雄才领兵跑到东平的时候,坐镇山阳的曹操已经得知了最新的情报。

    “唉,刘玄德良臣猛将何其多!没想到奉贡这种大事都交给华雄,借以此来和陛下打一个照面,洗清华雄身上的污渍,我还以为只是一个礼官去处理此事,没想到居然是华雄,看来此人志在天下啊!”曹操看完情报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自从陈曦大破百万黄巾,收拢其众之后,曹孟德就一直呆在山阳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刘玄德是怎么回事,按说泰山的形势不可能比陈留更好,刘玄德有陶谦支持,他曹孟德也有张邈送粮,怎么越了解越觉得差距大呢?

    于是曹孟德搁置下火并泰山的打算,开始仔细研究泰山,越研究越觉得陈曦的方式很有前途,可问题是泰山的方式就只适合在泰山搞,因为那里没有世家……

    站在一旁像堵墙的典韦哼哼唧唧没有说话,但是在这个时候发声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不满了。

    “恶来啊,你有什么话要说?”曹操听到典韦哼哼唧唧的声音就知道典韦在想什么,于是笑了笑问道。

    “典韦自认自己不弱于他华雄。还请主公给我一个机会让其与我一战!”典韦一抱拳瓮声瓮气的说道,那一身的肌肉疙瘩仿佛都要将铠甲挤碎。

    “哈哈哈!”曹孟德大笑。“他刘玄德有关张我手下也有你这等猛将,走,我们去拦住华雄,我也想见识一下子廉说的那个阵法!”

    就在曹操准备带着自己的护卫典韦去见识一下华雄的时候,荀彧出现了,“主公,雍州钟繇来报,李榷。郭汜领兵三十万击败吕布,王子师丧身于长安城下。”

    说完荀彧便将传令的竹简递给了曹操,然后曹操越看脸色越阴沉,“贼子安敢如此!”

    暴怒之下直接起身,重重的将书简砸在几案上。

    “主公还请息怒,索性天子无事,我们还有时间积蓄实力。抢回天子。”荀彧尽力平静的说道,天子蒙难对于荀彧这种人来说,简直无法接受。

    曹操叹了口气,原本打算去堵华雄的想法也熄灭了,“文若,我们的粮食可还足够?”

    “仅余一月之粮。再加之之前黄巾作乱,我们去年开垦的田地基本已经作废,而之后夏种我们种子、农具都有相当的空缺,而且就算夏种我们按时种下,距离秋收也还有四个月的时间。最重要的是我们还多了五十多万的流民。”荀彧无奈地说道,没粮食始终是一个大问题。

    曹操压根没有听到荀彧的话。他之前的问题只是为了让荀彧不要将心思放在他的神色上,以免注意到什么。

    曹操现在的心思还放在之前的情报上,司徒王允跳城墙死了,刘协居然在李榷和郭汜的威逼下连一句维护王允的话都不敢说,只能低着头任由王允失魂落魄的跳下城墙,然后下旨诛杀全家,弃尸荒野。

    曹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是失望,还是沮丧。

    刘协哪怕说一句维护的话,王允估计都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就算是跳城墙也会骂一句李榷郭汜乱臣贼子,他在地下等着什么的话,绝对不会一言不发的跳下城墙!而且此后还会有无数仁人志士踊跃的以死报国,结果刘协屈服了,一句话都不敢说,怕什么?

    李榷和郭汜根本不可能也不敢杀他,天子刘辨死,诸侯伐董,现在得李榷,郭汜根本抵挡不住天下诸侯的联军,他们根本不敢真的去伤害刘协,最多是去威逼。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曹孟德的心中浮现出了一句话,然后猛然像是褪去了一层牢笼一般,气势恢宏了起来。

    【君之视臣如土芥啊……】曹孟德叹了一口气,一颗种子在心底缓缓的生根。

    “主公!”荀彧微微皱眉道。

    “哈,文若切莫在意,我只是因为这份情报有些感怀罢了,现在我们继续谈一谈正事吧,我们的粮食缺口很大吗?”曹操笑着给荀彧道歉道,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君主的身份。

    “缺口很大,就算有兖州世家接济,差的也有些太多,总体来说府库钱粮不足,正常的方式已经不够弥补差额,我们只能用其他方式来处理这件事。”荀彧眼中闪过一丝感恩,随后又平静了下来,有些时候必须保持足够的平静,才能完成谋划。

    “计将安出?”曹操有些兴奋地说道,粮食这个问题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病,荀彧居然能想出办法。

    “既然我们兖州粮食不足,那就就食于敌,我们没粮食,但是泰山,徐州,豫州都有粮食!”荀彧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说道。

    “诸侯讨董之后,天下势力可分关西董卓和关东诸侯两股,不过关东诸侯又因为袁本初和袁公路的原因分成了以冀州和豫州为中心的两股势力,而白马将军异军突起,插手其中,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陈子川以弱势依旧能兵压冀州的关键,因为他在给袁绍施压,他在加强自己与术势力的结合,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此一条他就可以获得大量的支持,之后就有足够的时间修生养息!”荀彧缓缓地道出了天下的形势。

    “而我们现在也必须选择一个势力了,之前虽说我们一直和袁本初同路,但是毕竟没有同盟,这一次我们也加强一下与绍势力的结合,这天下不仅仅他刘玄德能获得到别人的支持,有人也想支持我们的!”荀彧面上浮现出一抹温润的微笑。

    看到荀彧的笑意,曹操顿时放心了,每一次荀彧流露出笑容的时候,都可以说是局面已定,这一次既然荀彧如此说道,那么也不可能是在开玩笑了。

    PS:停电还真是悲剧啊,昨晚大好的首订局面被我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