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赌一把北地的战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太闲了,很多人见到每日优哉游哉的陈曦都这么一个感觉,所以刘备为了手下文臣的和谐也只能压制一下陈曦,不要让他太过分,没看到鲁肃和刘晔已经没日没夜的疯狂工作了十几天吗?而陈曦则每天坐在对面喝喝茶,这不是在引内部矛盾吗?

    “文儒,你说子川为什么那么懒?”刘备有些郁闷的询问李优。

    “人之天性。”李优的口气一贯的平静。

    “那为什么子敬和子扬那么勤奋?”刘备躲在政务厅外面问道。

    “因为他们政务没处理完。”李优毫无起伏的口气让刘备的郁闷更是上升了不少,而回答更是将刘备呛住。

    “那为什么子川的政务永远能处理完。”刘备更是好奇了起来。

    李优站在刘备的身后淡然地说道,“因为绝大多数的政务,就算还没有出现之前,陈子川心中都有过思考,所以等政务到了手上,直接处理即可。”

    李优目光平视,完全没有在意刘备蹲在政务厅门口小心翼翼往里面窥视的情况,“望之不似人主”说的就是刘备现在这种情况。

    不过这种话对于现在几乎已经看穿世事,可以成佛的李优根本没啥影响,人主是什么模样?你去找一个,大家不都是在吹牛吗?长得像人主,按某些说法也就是可能性比较大,话说人主像的模板不都是吹出来的吗?就比方说现在正在墙外窥探的刘玄德不就是赫赫有名的中原雄主吗?现在这情况你敢信?

    “嗯嗯,有道理,子川做事就是这样,最喜欢未雨绸缪。”刘备头都没抬地说道,“文儒,我们到处走走,看看奉高哪里还有问题。”

    李优扭头对着许褚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憨直的猛将,所有的文臣都很喜欢。尤其是在确定许褚这个家伙智商实在一般之后,李优就更喜欢将他带在身边了。

    许褚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肉,然后挠着头跟在两人后面,他总觉得李优身上时不时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陈曦依旧在政务厅抓狂的研究着怎么才能花费最少的时间得到冀州还有兖州,豫州最精确的形势,时事政治什么的实在不是陈曦喜欢的类型,毕竟他着实是讨厌这些东西。因为需要一直关注天下形势,这种事情对于陈曦来说太浪费时间了。

    “啊!”陈曦直接扑在了桌子上,这次动静大的连一直不问世事的鲁肃还有刘晔都抬起头来,看着脑袋撞桌面的陈曦。

    “子川,怎么了?”鲁肃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毕竟这家伙算得上是一个君子。虽说被陈曦调戏了很多次,但是在必要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伸手帮忙,完全不介意自己已经栽了很多次坑了。

    “子敬,我们两个来换工作吧,我来帮你解决青州政务,你来帮我关注冀州兖州豫州的形势。”陈曦一脸希冀的看着鲁肃。

    “……子扬我们继续吧。”鲁肃低头继续工作,然后任凭陈曦闹出再大的动静都当作没听到。无奈之下陈曦开始踢桌子,像小孩子捣乱一样,踢得鲁肃和刘晔根本没有办法工作。

    “子川,你到底想怎么样?”鲁肃和刘晔咬牙切齿的问道,他们正急着工作,陈曦居然还在给捣乱。

    陈曦一扫之前的轻佻,面色肃然地说道,“打个赌吧。输了,你们两人帮我关注冀州兖州豫州三州形势,我帮你们摆平你们的政务,按照你们这种做法永远做不完的,准确的说法,终其一生你们也不可能达到你们要求的状况,怎么样。要赌吗?”

    “你是说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完成?”鲁肃一愣,随后直接盯着陈曦。

    “青州于泰山两地,就玄德公治下已经逾越两百万,这么多的人口可能出现的各种纠纷形势根本不是两个人所能统计出来的。虽说你们两人智力的确高绝,但你们的生命长度不足以完成这种大业,而且纠纷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道随时移不外乎如此。”陈曦笑着说道,他也窥视过鲁肃和刘晔整理的政务,所以才会注意到不是两人没有完成交代的任务,而是因为他们心太大了。

    “我们只是将常见的纠纷搜集出来,加以整理,并非你所说的将所有的纠纷整理出来,”刘晔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不太相信。

    “唉,算了,不和你们说了,就问你们赌不,不管输赢我帮你们完这件事,并且比你们现在整理出来的更为细密,如何?”陈曦懒得解释,继续问道。

    “既然子川有如此雅兴,肃不奉陪着实有些不美,子川你要赌什么说吧。”鲁肃略一思索便开口说道,至于刘晔则还在思考,不过鲁肃开口之后,他也紧随其后。

    “你们说什么时候袁绍能转守为攻?我们就赌这个如何。”陈曦笑着说道。

    “这个怎么赌?”鲁肃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时候公孙瓒和袁绍的战争也才刚刚开始,而且公孙瓒还处于大优势状态,白马义从的雄威还无人能轻视,这怎么猜?

    “子扬你呢?”陈曦扭头问道,结果刘晔也是连连摇头。

    “既然如此,那就我说出我的估计,你们看对错就行了。”陈曦面上划过一抹自信,没办法,虽说他刚刚接触到冀州和幽州的情报,但是就在刚才,他看到了关于界桥的战斗,这个令陈曦有些震惊,没想到拖啊拖,最后还是拖到了界桥之战。

    后来结合了一下别的情报才算是彻底明白了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原本袁绍的北进幽州的部队虽说没有公孙瓒多,但是却也没少太多,和历史上界桥之战那种敌我对比还有很大差别,所以原本应该在之前就打起来的界桥之战根本没有打起来,准备却的说法,界桥那个地方双方的兵根本摆不开。

    而在前不久之前袁绍有感于刘备的压力,所以冒险分兵攻取并州,兵力少了自然就会收缩防线,一来二去就拐到了界桥那个地方,毕竟那里地势不算开阔,便于袁绍的防守,不过话说按照这个时期公孙瓒的骄傲根本不会去注意这里摆不开骑兵什么的……

    ps:昨天坑死了,断网了,电信你能稳定不。今天下午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