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四面八方的进行搅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公孙瓒自然想不到自己在前面打生打死,名义上自己小弟的小弟则已经开始去用他的前途作为赌注去赌一些无聊的事情,不知要是公孙瓒得知此事会如何去想。

    不过话说就算这件事公孙瓒知道了也只能一笑了之,春秋年间还有人为了一杯酒赌天下局势的,这都算什么事?再说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就跟现在袁绍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赢一样!

    “也可。”鲁肃思虑一番确定自己确实不能确定公孙瓒从什么时候会转守为攻,于是抱着先将陈曦弄过来帮自己两人解决政务,至于其他的事情随他去吧,反正按照陈曦一贯的心性,到时候这种浪费时间,但是又没困难的任务,横竖都需要落到他身上。

    看吧,这些文臣每一个是省油的灯,鲁肃也是抱着空手套白狼的想法去的。

    对于公孙瓒,鲁肃之前搜集情报的时候,特意研究了一番,最后只能无语望苍天,妥妥的赵武灵王,遇上袁绍这角色,可能能逞一时之凶,但是时间一长,绝对是变数横生,再加上武将出身不善文事,有些时候宁折不弯,鲁肃已经看到公孙瓒的失败了。

    “既然如此我赌这次公孙将军兵败界桥,白马义从全军覆没。”陈曦冰冷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刘晔和鲁肃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出一抹难以置信。

    “没什么不可能的。”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之后,陈曦总结出一个大致规律,这个世界的局势就像他在打某些游戏,他这个人物就是在控制剧情的快慢,剧情的变化,他可以阻止某些事情生,可以不断的撬动某些大势,但是当某些历史事件被触之后,他如果不进行强力干涉。历史就会向着他已知的方向滑去,这种已知指的是结局的已知,过程的相似。

    这种感觉有点像他打曹操传一样,比如典韦必死的宛城之战,只要他不去触典韦必死的剧情,其实典韦是可以活下的,但是如果你只是将典韦拖到半路上。必死剧情就会追过来找上典韦,大势就是典韦死了,但是只要让典韦走到某个区域,这种剧情就会彻底失效。

    现在陈曦已经勉强总结出一些强力干涉的方式,不过很不幸,幽州和冀州他的干涉力度不大。虽说晚了几个月,不过最后还是落到了界桥上,看到这个地名,陈曦就不看好公孙瓒了。

    “就算公孙将军兵败,也不可能败到没有反击之力的程度。”刘晔快的在脑海里对比了一下双方形势之后开口说道。

    “呵呵,公孙将军最大的麻烦不是袁本初,是刘幽州啊!”陈曦幽幽地说道。

    两人皆是无言。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不会漏过这一点,公孙伯圭和刘虞之间必须有一个失败者,而以公孙伯圭的强硬,刘虞失败只有死路一条,之后公孙瓒也就注定会败在借刘虞声望的袁本初手上。

    “所以说如果公孙伯圭失去了白马义从只是一个麻烦的话,那么在失去白马义从愤怒的时候被刘虞继续不知所谓的撩拨,那就没办法了,我的提议是将刘虞弄去长安。你们有什么建议,顺带着我打算让太史慈去远程救援一下公孙伯圭,至少不能真的将白马义从损失掉。”陈曦弯着指节敲打着桌面问道。

    “天子诏书都没有用处,幽州牧不会自找没趣的,就算天使到幽州也会托病不出,长安是一个泥坑。”鲁肃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怎么说也是救了他一命。”刘晔阴笑着说道,完全不在意对方和他同为宗室。“公孙伯圭别人拉不住,我想主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到时候不管其他直接强行送去长安就行了,至于在长安会说多少坏话!哼哼哼。我不觉得会比杀了他影响大。”

    “好,那就说定了,到时候子扬你去幽州,帮忙将摆平这件事。”陈曦瞄了一眼说道。

    “好,现在你给我们搞定我们的政务,赌约成立。”刘晔直接将自己的纸笔朝陈曦一抛大笑道。

    “好,以后没我什么事情了,主薄你给我过来!”陈曦四处看了一眼,总算是注意到自己的主薄了。

    “喏,敢问郡守,有何事需要在下处理?”主薄恭谨的说道。

    “给所有的县令下达命令,搜集以前所有的纠纷处理方式,誊抄之后上缴郡丞鲁子敬!”陈曦大笑道,“再见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鲁肃和刘晔对视一眼,瞬间苦笑连连,自己白干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许陈曦之策初一开始极慢,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该遇到的纠纷都会有记载了,到随时移归道随时移,但是不可否认所有的事情都有内在规律!

    另一边法正幼小的心灵已经受到的沉重打击,顺带着连郭嘉都差点被虐了,话说谁让他喝的半死,脑袋不清醒,对付有心理阴影的法正还勉强可以,但是对付现在思维清晰的贾诩就差得太远。

    “文和大才!”郭嘉偷偷抹了一把汗,以后再见新人的时候绝对不喝酒了,多少年了没见过这么惊险的局面了,差点被人殴打了,还好勉强招架了。

    “我们还是在研究一下怎么对付曹孟德吧,听说吕奉先带兵去投靠给袁术了,你说我们是要削弱谁?”贾诩平静的看着郭嘉,实际后脑勺也是一层冷汗,差点被面前这个酒鬼驳倒。

    贾诩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法正,这个小孩子不错,有培养的价值!

    法正感觉自己被两道冷光穿胸而过,全身冰冷,不由的往郭嘉身后躲了躲,他总觉得贾诩的眼神也是恶意满满的。

    “削弱刘景升!捧高袁公路!”郭嘉站直了身体,身上散出不亚于贾诩的气势,他决心以后见这个家伙之前绝对不喝酒了,面前这家伙绝对不是好人。

    贾诩低头斜视郭嘉侧后方,郭嘉也回身,然后两人都看着对方点了点头,一把抓过法正,“孝直,给你一个实践的机会,我们之前说的你能听懂吧。”

    法正沿着唾沫点了点头,郭嘉大笑,“好,我的好徒弟,这件事交给你了。”

    “哈?”法正不解的看着郭嘉,贾诩则郁闷的斜视一脸得瑟的郭嘉,却不想法正挠头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弟子?”

    这次轮到郭嘉一脸郁闷的斜视法正了。

    ps:求推荐,收藏,订阅,月票,什么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