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背水一战,不胜则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刘表在逃到江陵之后并没有对江陵军队进行指挥,而是将自己关到了一个屋子里面反省了三天,在袁术兵临江陵之前,刘表终于走了出来。

    “主公!大事不妙,江北各地在袁术大军的攻击下几乎全部被拿下,而荆南处处揭竿而起。”刘表刚刚从屋子里面走出来,蒯越就慌张着对刘表说道。

    “怕什么!江陵未失,吾亦未死,胜败不过一时之数!”刘表冷冷地说道,但是身上那种名士风花雪月的颓废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凌厉起来。

    “我荆州贤才辈出,汉室仍在,他袁公路想要赢我,还早的很!传我将令,调荆南刘磐,黄忠入江陵,精锐全部带走,全面舍弃荆南!”刘表出现之后没有去了解任何的情报,直接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什么!”蒯越大吃一惊,这不是自断臂膀吗?要是荆南没有了刘磐和黄忠的等人力量,原本就揭竿起义的荆南瞬间就不复刘表所有。

    “喏!”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蒯良在听到刘表这个命令之后,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这才是当初自己看好的刘景升,之前襄阳那一只明显是养废了。

    “兄长!”蒯越一愣。

    “听主公的命令!”蒯良平静的说道。

    蒯越素知自己这个兄长看起来木讷,但是胸中沟壑万千,既然他能认可,蒯越也不再犹豫,点头称喏。

    出了刘表的大门之后。蒯越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兄长,为何主公非要将荆南之兵调回。没有了荆南我们就彻底没有退路了。”

    “背水一战,胜,则风水轮转,败则万事皆休,荆南不过墙头之草,江陵一战我们若败,就算荆南有十万强军。也退无可退,而江陵一战若胜,荆南叛乱不过是过眼云烟。”蒯良双眼闪着寒光说道。

    “不想主公还有如此胆魄。我都以为风花雪月的名仕生活已经让他再无雄心壮志!”蒯越一愣,瞬间平复下来,他不笨,只是有些焦躁罢了。

    “是废了。但是这一次当头棒喝又醒过来了。原本我打算献城投降卖袁公路一个好,现在不用了,主公既然还有如此气魄,那就让袁公路死在江陵城下吧。”蒯良眼中闪烁这寒光的说道,这货是一个狠人,而且非常的狠,刘景升不能辅佐那就无压力的转投他人,而现在刘景升让他足够的满意。那么他不介意给袁术一个狠的。

    “计将安出?”蒯越看着他哥眼中的冷意,不由得打了一颤。作为亲兄弟的蒯越很清楚他这个哥哥有多危险,正常不说话,一说话就要弄死人。

    “雨季快到了!”蒯良冷笑着说道。

    “……”瞬间蒯越背上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江陵背靠的那可是长江,本身每年长江都要泛滥,要是蒯良再动动手脚,泽国十万不是闹着玩,袁公路变成水鬼也不是吹的。

    “此计不可!”蒯越第一时间阻止道。

    “还没有到那种程度,我去看了袁公路的布置,他并没有对于可能的存在的水患进行过防御。”蒯良表示自己已经实地探查过了,虽说之前想要献城,但是也不能落了他自己的脸面。

    “好。”蒯越小心的摸了一把冷汗,按照他对他兄弟的了解,蒯良甚至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袁术每日命人在江陵城下耀武扬威,这一次终于捅了马蜂窝,一直驻守荆南的刘磐和黄忠带着荆州仅剩的精锐来到了江陵,这一下双方的兵力差距相差无几了。

    袁术本身从豫州而来的精锐有六万多,一路收降打到江陵兵力已经翻了一倍有余,而刘表整合了荆州所剩下的所有精锐屯兵江陵之后,兵力也堪堪达到了十万。

    不过现在不太妙的是袁术的气势如虹,而刘表的士气低迷,若非有江陵城驻守,真真是正面交战,袁术足够将刘表打的抱头鼠窜,不过现在有了城池,刘表也就有了翻盘的希望了。

    黄忠站在城墙上冷眼看着下面的袁术大军,看着下面那名正在挑衅的将领眼中冰冷如水。

    “仲兴,你在这里,我去杀几个敌将。”黄忠扭头对着刘磐说道,虽说在荆南刘磐才是老大,但是刘磐敬畏黄忠的武力智谋,所以每每以黄忠为首,不过最近几年黄忠儿子半死不活,黄忠整个人都抑郁了,头发也白了,人也不怎么常出现在军营,这次实在是事急,无奈之前刘磐只能将黄忠一家迁走,结果带到这里之后黄叙就剩一口气了。

    “汉升还请小心。”刘磐苦笑地说道,很明显黄忠现在心情极差,眼看着自己儿子要死了,没有个孙子,整个人都迷惘了。

    “咔嚓……”江陵城门艰难的打开了一条缝隙,黄忠骑着青鬃马,带着两千人走出城门。

    “哈哈哈,荆州无人矣,竟使老卒……”话音未完,一道刀光闪过,整个人被碾成了粉尘,随后一身冷意的黄忠当先跃出,直接朝着对面袁术大军扎去。

    “杀!”将是兵的胆,黄忠那震撼的实力瞬间让原本以为前来送死的手下瞬间有了胆量,大吼着追随黄忠朝着袁术大营杀去。

    “帅旗?”黄忠冷笑的拿出自己宝弓,对着那边几乎还是一个点的帅旗射去,只见一道碧水光泽划过,护旗官连带着帅旗一起碾成了粉末。

    “杀!”黄忠如水的刀光恣意的碾压着袁术前寨,不同于吕布、关羽那种刚猛,黄忠的刀光开始很小,慢慢的变大,变多,最后整个人开着八道刀光直接一路犁了过去,看的城墙上的江陵守卫全是一震,什么时候他们荆州也有了如此猛将。

    “嘭!”一声巨响,黄忠那如同超大花瓣一样的八道旋转刀光被人一阻,随后一道巨大的方天画戟朝着黄忠砸来,算得上是在打招呼。

    “吕布?”一身孤寂的黄忠看着那个身穿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的骚包货,大脑里自然而然的浮现了一个名字——吕布。

    黄忠看吕布的同时,吕布也看着黄忠,毕竟之前那八道刀光的力量让吕布已经明白对手绝对是高手,结果烟尘尽去之后看到的居然是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一身半新不旧铠甲,手上的长刀居然出现斑斑锈迹,胯下的青鬃马长毛萧索,这样一个人居然能爆发出那种力量。未完待续。。

    ps:求推荐啊求推荐,来点推荐票,貌似不好好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