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坑了爹的儿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英雄迟暮?】吕布在看到黄忠的第一时间就生出了这么一个感觉,随即紧紧握住自己的方天画戟,他绝对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变成这样,他吕布要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无敌,就像之前董卓有了他就敢废帝,袁术有了他几乎君临天下,他要向天下人证明他吕布的强大!

    黄忠紧握着赤血刀,虽说他不喜欢这把刀诡异的色彩,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把他在南郡捡到的大刀无愧于神兵之名,除了样子难看了一点。

    对于吕布那种恣意散发的气势,黄忠几乎没啥感觉,他也不是放不出来,只不过没必要,砍死对方发泄心中的怒火才是王道。

    “袁术在哪里?”黄忠双眼闪过一丝精光,那一瞬间的气势如同刀砍斧劈一般狂暴的将吕布的气势破开了一条通道。

    “哈哈哈,没想到天下还有这等猛士,来吧,来打败我,袁术就在后方!”吕布话说间,金色和红色的内气不断的缠绕直接形成了一身纹路清晰的铠甲,而方天画戟的每一处也往外延伸了一截,随后红色的气焰缠绕在吕布身上,如同火焰一般爆发着灼热的力量,吕布狂傲,但是却也明白面前之人不能轻辱。

    黄忠冰冷双眼盯着吕布,身上缓缓的逸散出冰蓝色的气息,整个人身上也套上了一层堪比吕布的铠甲,不过与吕布不同的是,黄忠的的内气流转到赤血刀的时候延伸出来的血色的气刃,甚至能嗅到一种血腥的气息。身上裹着冰蓝铠甲的黄忠,在这一刻看起来愈发的诡异。

    “吾乃荆州黄汉升,吕布接招!”黄忠一勒缰绳。胯下青鬃马踏着冰霜直直向前。

    “嘭!”黄忠的大刀直接轰击在吕布的画戟上面,延伸而出的血刃狠狠的砍向吕布,爆鸣声带着冰渣还有灼热的气息四溅而出。

    吕布的回击被黄忠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带到了一边,然后划出一道奇诡的轨迹再次反折过来。

    “咔嚓!”交马一合两人瞬间心里有数,黄忠的力量和马匹全面落了下风,其他的两人几乎相差无几。

    “再来!”吕布狂躁的冲了上去,方天画戟上下翻飞。一击重过一击,火焰的灼热,气刃的光辉肆虐着周围的营寨。两人一边飙马一边打斗,从前营左寨一直打到右寨,双方杀得是酣畅淋漓,看的袁术军和刘表军目瞪口呆。随意溅射的力量都大肆的破坏着周围的环境。

    黄忠面无表情。但是胸中的热血缓缓燃烧了起来,赤血刀舞的也愈发有力,自从他儿子黄叙病重之后,他几乎都不怎么修习武功了,全身心扑在他儿子的身上,结果他儿子的情况基本上一日不如一日,有好几次他都想将同城的张仲景砍了去……

    现在黄忠自觉自己的实力都不如几年前了,本来当时三十多岁的时候。儿子要是没病,自己好好练练。现在至少也该二色内气大成了,结果儿子得病之后,练了一个半吊子的二色内气直接被第一色的水属性内气给吞了,然后就自带冰属性了,黄忠自己都无奈了,他当真是不想要这个该死的冰属性内气。

    黄忠的原本的刀法有一半都靠着水的至柔至刚,结果现在吞了他另一属性内气之后成了冰属性内气,施展某些刀法时候居然还有克制自己内气的输出。

    这也就导致了吕布现在相当奇怪对面这个家伙怎么时强时弱,强的时候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弱的时候自己反过去就能压制。

    一招逼退吕布,瞬间舍刀换弓,一道冰蓝色的箭矢离弦及至吕布。

    “嗡!”吕布奋力的闪开弓箭,不过依旧被箭矢带过的风刃切开了一条小口,血滴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

    黄忠叹了口气,必须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了,吕布很强,黄忠估计如果自己儿子当年没病,自己没荒废数年时间现在要斩杀这家伙都有点困难,至于现在黄忠觉得吕布斩杀自己有些困难,但是要打败自己不算太困难,坑了爹的儿子啊!

    想到自己儿子,黄忠有阴郁了,刚想开口说来日再战,只听吕布大吼一声“来而不往非礼也!”然后掏弓拉弦对着黄忠就是一片开屏箭。

    黄忠大笑,比别的可能比不过你吕布,比弓箭,你直接去哭吧。

    黄忠和之前一样只射出一根冰蓝色的箭矢,不过却如同极光一般在离手之后化作无数道,几支极细的光丝撞飞了吕布的开屏箭,其他那一根根细若牛毛的光丝直插吕布,在吕布准备防御之前又快速合成了七根弓矢,直接笼罩住吕布周身各处。

    “哈!”吕布奋起一击勉力将六根弓矢全部打散,但是仍有一根穿过了吕布的防御,划过了吕布的腰间,直接将吕布心爱的铠甲割裂,随后便是一股森寒的冷意弥漫了上来。

    黄忠暗叹,吕布可能还有别的招数,但是他明白自己已经回天乏术了,自己最得意的绝学在吕布没有准备的时候都没有重伤吕布,那以后等到吕布有了准备,想要杀掉吕布就更无可能了。

    “吕布,来日再战!”黄忠冰冷的眼神盯着吕布说道,纪灵的反应很快,两人动手不过一刻钟时间,现在大军阵势已然将起。

    吕布没说什么,只是拨马回转,他清楚面前这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不是强留能留下的,现在不是时机,吕布紧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击杀这个中年人!

    黄忠望着吕布的背影,现在要杀吕布的话是最好的时机,不过他的尊严还不容许他背后放冷箭,随即也拨马回转,快速的离开这是非之地,一旦纪灵军阵云气合围,抵消了内气的他绝对是被抓的角色。

    “将军威武!”黄忠刚刚进城就听到城中大声的欢呼声,随后叹了口气,随意的卸下头盔撇给刘磐,跳下马之后,却看到刘表就在不远处迎接他。

    “见过主公!”黄忠一拱手说道,对于刘表说不上太多的尊重,毕竟荆州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有很大原因就是面前这个人,而之前黄忠也不是跟刘表混的。

    “将军快快请起。”刘表完全没有在意黄忠神色上的随意,毕竟之前他可是清楚的看到黄忠和吕布打了一个不分胜负,那可是天下第一武将,因此在他想来黄忠狂傲一些也是应该的。未完待续。。

    ps:周一求推荐啊,来点推荐意思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