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原来是我招揽的方式不对……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汉升最近形势如何?”刘磐眼见黄忠站在城墙上俯视下方的军营于是开口问道。

    “还死不了!”黄忠自然知道刘磐问的不是对面的形势而是问的是他的儿子,不过现在基本已经自暴自弃的黄忠没好气的回答道,自家儿子现在就剩一口气,不过张仲景说了短时间不会有生命危险。

    虽说黄忠有很多次都想将自己的同城医生张仲景砍了去,不过正常情况下黄忠还是很信任张仲景的,既然对方说是不会死,那就不会死。

    “哦~”刘磐点了点头没在多问,黄叙能活到现在在他看来已经是奇迹了,刘磐更清楚一点,黄忠自身有一些问题,否则的话也不至于纠结着一子一女,就现在黄忠对砍天下第一武将的表现,招招手多少美姬没有?

    正因为儿子半死不活,老黄家随时都要绝后了,黄忠整个人都没有了奋斗目标,封侯拜相为了什么,嘴上说的是光宗耀祖,实际上不还是为了儿孙吗?没了继承人呢,你再高的官位,爵位到头来不还是一场空,最后死了到地下见到先辈,一句“老黄家绝后了”,黄忠都觉得自己无颜见祖宗了。

    没了奋斗目标,黄忠也就没有了什么动力,江陵城破了刘表死了也和他没啥实质性关系,死了就死吧,高官厚禄、赐爵显荣有什么意义,唯一的一个儿子没给他留一个孙子就半死不活了,那些东西留着给谁?

    说个实在的袁术现在要是给黄忠说。他能让黄叙恢复正常,黄忠不说扭头就能去给袁术将刘表的脑袋拧下来,但是加入袁术绝对没有什么压力。毕竟刘表根本就不是黄忠的上司,更不是黄忠的主公。

    正因为这样黄忠这一段时间和吕布打了打也就没什么兴趣了,只是每天按时拖着吕布,不让他带兵去冲阵打击荆州军的士气,不过就算黄忠没尽力,只是拖住吕布,荆州军依旧对于黄忠敬若天神。毕竟吕布那个货要是没人能架住实在太伤士气了。

    说起来吕布就像古代战场的投石机,实际上在大军稳固的情况下杀不了太多人,但是那种彪悍的行径对于士气的打击太大了。这也是为什么攻城的时候投石机、床弩什么的根本杀不了几个人,但是依旧有很多人喜欢用,因为可以大幅度消减敌方的士气。

    吕布的存在就属于比那些玩意更恶心的状态,按照某些游戏的说法。吕布出现在场地上。敌方按照回合自动降低士气,己方士气无上限开始拔高。

    一方士气爆棚,一方士气低迷,拖得时间久了士气低迷的那一方出现逃兵,绑了主帅这种事情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像吕布这种猛将出现在场上简直就是灾难。

    不过原本的灾难在黄忠出现之后就被强行遏制了,吕布这个天下第一猛将直接被挡在了江陵城下,不管黄忠赢没赢。至少场面上,两人至今为止都最多受了点第二天就能恢复的小伤。因而在这等猛将的率领下荆州守卫士气反倒逐渐压过了因为屡攻不下的袁术军。

    刘表也从这一天天的形势当中看到了获胜的希望,袁术的士气持续下降,而荆州军的士气则是不断攀升,尤其是在黄忠差点一箭干掉前来劝降的纪灵之后,荆州军的士气彻底压倒了袁术部队,毕竟纪灵作为敌方的主帅直接被射下了马,若非吕布搭了把手,纪灵估计都被黄忠一箭爆头而亡了。

    不过说起来也是纪灵聪明,在劝降的时候看到黄忠出现在城墙上就知道大事不妙,随即第一时间翻身下马,跟了纪灵多年的大黄卤接被黄忠钉在了地上,那几乎可以和短枪相比的弓矢,直接在大黄马身上射出了一个海碗大的洞,估计要是直接命中纪灵,纪灵死定了。

    那血腥的一幕,袁术军的前军集体退后一步,死法太残忍了,之前黄忠那种光箭杀人不过是碾成粉末,看不到这种惊恐的一幕,而现在这种残忍一幕直接让袁术军不太高的士气再一次下降了一截!

    正因为黄忠这巨大的威慑力,刘表最近一直在拉拢黄忠,或有或无的以高官厚禄,美女豪宅诱惑黄忠,希望这位无主人士投靠给他,可惜黄忠完全无动于衷,这让刘表及其无奈,难道他就这么差劲?

    “主公,已经查清楚了,黄汉升的确是荆州本土人士,不过身体有隐疾,育有一子一女,而且儿子已经病重数年,黄汉升也因为这样才多年不理军事,全权委托给了主公的侄子。就张仲景所言,黄汉升之子熬不过两年了,而黄忠也已经自暴自弃了。”蒯越将他最近得到的情报全部告诉了刘表。

    顿时刘表悟了,不是自己魅力不足,仁德不够,赏赐不公,而是黄忠自己的问题。

    “异度,这么说的话,我们之前招揽的方式不对啊。”刘表摸了摸胡子说道,最近的形势不断好转,刘表已经看到了获胜的希望,江陵钱粮不缺,就算袁术困上一两年都不会断炊!刘表有的是时间和袁术耗。

    “主公英明,我们之前的方式的确有问题,对于一个可能随时绝后的人来说,多少官爵都没有意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觉得我们可以从这一方面下手一下试试,而且就我了解到的情况看来,黄汉升乃是一员忠勇之将,只要归服,就不会背主!”蒯越郑重地说道,荆州一战让他成长了很多,武将,尤其是这种足够扭转战争局势的武将绝对有拉拢的必要。

    “既然如此……”刘表小声的趴在蒯越耳边说了一大通,作为一个五十岁依旧和蔡氏生出刘琮的老流氓表示黄忠的隐疾完全不是问题,这个他专业啊!

    说完之后刘表又在袖子里面摸摸索索掏出一个小瓷瓶,一脸荡漾的塞给蒯越。

    东西递给蒯越之后,刘表现蒯越一直盯着自己的袖子看不由得有些尴尬,老脸一红,“还不快去!异度你要是没拿下黄汉升,休怪我无情!”

    蒯越哭笑不得一拱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瓷瓶收了起来,然后躬身而退,不过走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到底是哪里不对?(未完待续……)

    ps:给盟主跪了,后天四更或者五更吧,明天有事,只能保证不断更,求订阅,求推荐,周一实在是伤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