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换职业高手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华雄属于比较奇葩的角色,当初跟着董卓的时候也干过坏事,但是有时候也会干点扶老奶奶过马路,送小朋友回家的事情,而跟了刘备之后,自觉刘备应该仁德,所以陈曦命令他去找盗墓贼,他直接没去。

    “军师,掘人祖坟太伤阴德,以军师之能何须如此?”华雄听陈曦问起交代给他的事情顿时单膝跪地劝诫道,他实在不忍陈曦因为攻取平舆败坏了名声。

    “哈?子健你说什么?”陈曦挠着头问道。

    “挖袁家祖坟!”华雄声音低沉的说道。

    “……”陈曦以手拂面,“子健你的心也太毒了吧,这种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不过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只要你将袁家祖坟挖了摆在平舆城下桥蕤就算知道必败也不得不打了,甚至只需要做一个样子,桥蕤都需要出兵,嗯,这办法不错。”

    “……军师,勿要开玩笑!”华雄郑重地说道。

    “好了,死者为大,我还没有到那种程度,放心吧,我只是让你找点专业人士,没看让文则堆一个土山于禁都挖出水了。”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华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完全不明白陈曦说的是怎么回事,只能愣愣的看着陈曦,希望对方解释,不过现在他也算是知道陈曦并不是想要挖城外的袁家祖坟。

    “唉你不觉得我们挖地道进去几百人开城门要比攻城简单的多吗?而且盗墓贼做这种事情属于职业级的,我建了土山将里面看的差不多清楚。让他们目测一下,挖一条道也不算困难吧,这比盗墓简单多了。就是挖一条隧道,大概一个月就能搞定,袁术不回军,我们拖上一个月,就现在这个形势完全无压力。”陈曦表示这种情况不用土工作业减少伤亡简直对不起啊。

    “唉,不过要不是为了给刘景升一点面子,我们就应该直接从这里堆土坡到平舆城上。也就三五个月的事情……”陈曦无奈地说道。

    “哈?”华雄一愣,随后瞬间明白这就是一个视觉盲点,没人想过的计策才是好计策。当年匈奴被李牧打成了狗,不就是因为匈奴完全没想到李牧蹲在大草原的草皮地下设伏,结果十几万人直接被坑死了。

    现在陈曦这套挖隧道又是一个没人用过的好计策,瞬间华雄就明白了自己该干的事情了。

    至于另一个堆土平推这个战术在华雄看来惊艳无比。只要人多全都是毛毛雨了。反正某些城池就算你有兵力优势攻上一两年都拿不下来的,这一招费时再多也不过三五个月,而且过分点堆的比城墙还高,这完全就是吊打对方的节奏,虽说够慢,够笨,但是架不住这个方法无解,记下记下。说不得哪年就用上了。

    “还请军师海涵,雄这就去将汝南的盗墓贼全部抓过来。”华雄拱手说道。陈曦说出军务,他瞬间就明白自己已经耽搁了两天时间里,“今日黄昏之后必然开工!”

    “黄昏……”陈曦斜视华雄,“你还懂这个?”

    “略懂略懂……”华雄有些尴尬的说道,董卓干这个事情比较顺手,跟的时间长了自然明白了其中的忌讳。

    “人找来,由你带去看看挖到哪里,在哪里动工,别像文则那样挖了两下连水都给我挖出来了,至于怎么掩饰就交给你了,本来要不是事情比较急,我们就应该用点更笨的办法,比方说堆土坡,平推过去。”陈曦表示这件事就交给华雄了,然后又拿出于禁那个反面教材。

    不过说起来也是于禁搞笑啊,让他堆一座土山,他就派人伐木,挖土,然后在取土的地方挖出来了一个坑,也不深就几米,结果第二天就出水了,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小水潭,唉,这就是没有专业人才所导致的悲剧。

    正因为这样,陈曦觉得与其让于禁到处挖又挖出水,还不如让专业人士来,盗墓贼要是连隧道都搞不定,那还是埋了吧。

    军队的实力有多拽,陈曦在青州的时候就知道了,华雄说黄昏之前将盗墓贼抓来,果不其然,到了黄昏华雄的手下就赶了两百多盗墓贼过来,果然高门大户祖坟的附近永远少不了这些职业高手,基本靠这玩意吃饭。

    看着面前这群身形消瘦微微有些佝偻,双眼浑浊的少年青年中年,陈曦就知道这个时代盗墓的过的也不是很好。

    “军爷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的口,随后面前这群人此起彼伏的一片哀求之声,甚至于有一些都已经开始跪地求饶,这个时代的盗墓贼除了曹孟德还没开发出来的摸金校尉以外,其他的全部都属于抓住了就该杀的角色。

    陈曦朝着华雄使了一个眼色,只见华雄一声暴吼,“闭嘴!”所有的盗墓贼全部瑟瑟发抖。

    扭头再给于禁使一个眼色,很快一箱子钱就抬了上来,话说大军出征一般是不带钱,但是一般来说打着打着就有钱了,就像陈曦的军队出蕃县的时候还没有钱,结果达到平舆的时候奇珍异宝不算,十几个亿钱还是有的。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路过人家的城池不将对方的府库搬的能跑马陈曦都觉得对不住这次打这座城。

    一般来说缴获这种东西作为统帅至少要拿走三成以上,否则的话所有人面上都过去,上上下下也都不会放心,所以陈曦大大方方的拿走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随后就觉得什么生意都没有这个好。

    至于死亡补贴,陈曦觉得自己都拿了几亿钱了,死的人也不多,士卒死了一个十贯,他亲自把关去发,伤残的看情况两贯到五贯,横竖不到一万贯。

    至于伤残兵只要没死,上过战场有经验,残了可以去混屯田兵的底层军官,反正屯田兵一般也不战斗,就是收缴收缴俘虏什么的,陈曦发补助金发的很淡定,天上飘的钱,就是在捡,一万贯什么的毛毛雨了……

    总体来说烈酒消毒,麻布随便一裹的死亡率要比什么都不管低的太多了,虽说经常会有一些混蛋将酒偷喝掉……

    见钱眼开是很多人的本能,之前还颤颤巍巍的一众盗墓贼现在全部盯着那一箱钱看,毕竟大多数盗墓贼都不会是富贵之人。

    陈曦扭头有些怪异的看着于禁,他记得自己让对方准备的是金饼子,虽说体积不如这一箱钱,怎么现在给换成了铜板,要不要这么吝啬。未完待续……

    ps:求推荐啊,虽说人没在,但是肯定推荐不多,求订阅啊,二十四小时订阅不能少,估摸着新人还是新作都找不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