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用怒火逼着你们奋力工作!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轻手轻脚的将繁简放到床上,然后给盖好被子,陈曦舒了一口气,抱一会儿还没什么,抱的时间长了,不光是腿麻,胳膊也是会疼的,就算繁简很轻,但是十六岁的女孩,好好的养大,再轻能轻多少。

    “夫君看起来好温柔哦~”陈兰趴在窗户上微笑道。

    “算了吧,还是你好养一些。”陈曦无奈地说道。

    “大小姐就应该这样吧。”陈兰笑嘻嘻的说道,很自然的接受了陈曦的话。

    “还好吧,就是想的太多了,对了,嫁衣你绣好了没有?”陈曦无奈地说道,随后觉得说这个有些不好,于是换了一个话题。

    “没有。”陈兰摇了摇头说道。

    话说古代婚礼本就是攢越一级的,原本陈曦只是一个普通人,消了陈兰奴籍之后,陈兰就猜到陈曦打算娶她做妾,那个时候就开始做嫁衣,小半年就绣好了,不过后来还没来得及穿,陈曦就成了关内侯。

    婚礼延迟,很多东西也要换,首先陈兰的嫁衣就不合格了,婚礼攢越一级原本准备的是“大夫”一级的,现在得话直接就是“诸侯”一级的,所以陈兰的嫁衣就需要彻底重绣,而且这次要绣的东西比上一次多了太多,不过这种麻烦的事情对于陈兰来说很好,很兴奋。

    “没绣完还出来玩啊,赶紧回房绣你的嫁衣。”陈曦伸手点了一下陈兰的脑袋,“我可说好了。要是到时候没绣好,可别怪我娶简儿的时候没有娶你,要知道以我的功绩到时候你要是陪嫁的话。除了良家妾的身份,可能会有一个夫人的文书,过了那个时间可就没机会。”

    “我回去绣嫁衣。”陈兰双眼放光,兴奋的说道,她可完全不知道陈曦想给她弄一个夫人的文书。

    “去吧去吧。”陈曦摆了摆手说道。

    汉代夫人的身份可不容易整,若非陈曦实打实的拍死了过百万的黄巾,汉庭又觉得陈曦太过年轻只给了一个空头爵位。想要两个夫人的文书这种事情你想都别想,妾侍就是妾侍,不过现在皇权旁落。所以很多事上面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两个夫人的文书太常已经弄好了。

    怎么说陈兰也算是当初不离不弃和他共患难的侍女,给一个良家妾身份总觉得有些亏欠,所以给弄了一个夫人的文书。有了这个文书。陈兰出门就能享受到正妻的待遇,在家里也能享受一份不多的俸禄。

    要知道在汉朝时期,妻的身份和夫的身份是等同的,也就是说夫妻两人在外享受的待遇是相同的,而妾只是玩具,最多好点有一个良家妾的身份,不会让掌内的妻子不满的时候,随随便便送走。或者处死什么的,而且在正妻死后有机会上位成为正妻。

    简而言之汉代夫人这个身份实际上是唯一的。和唐朝那种诰命完全是两码事,只能颁发给正妻,而且还是两千石以上官员的正妻,所以能享受到的人不多,算得上是很珍贵的称号。

    陈曦现在身份要给繁简弄一个夫人身份几乎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三书六礼之后,夫人的文书就会自己下来,毕竟陈曦现在不管是职位还是爵位都达到了,但是要给陈兰弄的话,就困难了好多。

    不过还好现在是乱世,而且皇权旁落,汉庭被董卓蹂躏了一番之后,又落到了李榷和郭汜两人手上,自然过的更烂了,吃穿都开始有问题了!

    新任太常很明显是一个明白人,陈曦借糜竺之手钱粮砸下去,这事情就搞定了,当然太常卿也说了要是到时候陛下无意查到了可不要怪他之类的话,陈曦根本没当一回事,到时候,刘协根本管不到这种事情上!

    至于宣读的上官也就是刘备,陈曦相信刘备肯定会睁只眼闭只眼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摆平了家里可能存在的问题,陈曦直接朝着政务厅杀去,这次一定要做出怒火冲天的情形好好的整顿一下鲁肃那几个家伙,然后一堆事情就能交出去了,他设计的道路到了这个时候每一个齿轮都必须高速转动了!

    “那个谁,对了阮钰良,你把你的剑给我!”陈曦对着铜镜将自己愤怒的表情做好之后就朝着政务厅杀去,结果下了马车看到阮钰良站在门口,顿时发现自己少了什么,一把抢过阮钰良的剑,直接杀了进去。

    “嘭!”陈曦将剑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瞪着面前几人,今天形势不错,包括孙乾在内的所有人居然都在!

    “子敬,告诉我奉高是怎么回事!”陈曦转化成咆哮帝,对着鲁肃咆哮道!

    “文儒!主公怎么回事!”不等鲁肃开口,陈曦扭头看着李优继续咆哮。

    “伯宁,你的新法呢?”

    “奉孝,你还喝!刘景升将荆州都差点喝没了!”

    “文和,袁绍怎么回事?怎么最近一段时间的消息变得这么模糊,什么叫做双方会战与界桥,未见局势!”

    “还有,子扬,你笑什么!你的政务模版完成了?”

    陈曦上来一阵咆哮直接将在场所有人都镇住了,之前大家乐乐呵呵的喝茶,吃点心,顺带做点政务,结果现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些事情貌似都差好多。

    “消消气,消消气。”鲁肃不愧是老好人,还以为陈曦被外面的情况怄了一个半死,跑过来宣泄,于是赶紧劝陈曦消气,然后给陈曦倒茶,“喝茶,喝茶。”

    “玄德公的财产和整个泰山的财产分离,发俸禄,最多多给点!”陈曦阴着脸说道,精神力直接从双眼溢了出来,狠狠地扫视在场这些人。

    陈曦明显火大的时候没人撩拨,更何况他们也都曾讨论过这个问题,财产分离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这件事就这样通过了,到时候大家一起扛了。

    “第二个,户籍,子敬还差多少!”陈曦扭头看着鲁肃问道,眼见鲁肃苦闷的神情,陈曦面皮跳了跳,一种不妙的感觉出现了,试探着问了一句,“不会还没做吧?”

    鲁肃苦笑,这一段时间他主要忙了夏种,运回来的缴获物资分配登记,以及迁入人口房屋处理、田产分布,外加工匠分类,林林总总下来根本没有时间去做。

    “好吧,这个回头我帮你。”陈曦无奈,看鲁肃神色就知道估计是没做了,扭头问满宠,“伯宁怎么回事,新法呢?你不是一直在弄,税法出来了没有?”

    “刑法我在行,税法我觉得需要找一个计然学的贤能帮忙一起处理,其实糜子仲也适合,可惜他是一个商人,我怕他不能做到不偏不倚。”满宠苦笑着说道。

    “你将量刑处理好,其他的交给我。”陈曦平缓了一下语气说道。

    “界桥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说明还未分出胜负,不过我看了界桥附近的地势,对于白马义从很不利,公孙伯圭太过自信了。”贾诩没等陈曦开口就将所有的信息说了出来,毕竟这一段时间袁绍对于界桥防的厉害。

    扭头看向刘晔,只见刘晔苦笑连连的说道,“我就去做,我会记得做好的,你放心吧。”

    回头再看李优,只见李优叹了口气,“此次确实是我的过错,之前有些大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