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袁绍的气魄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且不提甘宁那不太妙的感觉,在这个时候袁绍终于在下达了战书之后的第三天等来了后营鞠义的消息。

    “主公,义已经准备好了。”一身重凯的鞠义艰难的对着袁绍一礼,举动之间金铁咔嚓的交鸣。

    “这次有把握?”袁绍看着鞠义问道。

    “胜或者死!”这一次鞠义没有一点狂傲的意思,面色沉静的说道,声音铿锵有力。

    袁绍叹了口气,“你做好准备,这次我的性命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喏!”鞠义没有多一句话,只是一拱手,转身朝着帐外走去,快跨出大帐的时候,袁绍的声音传来过来,“别死了,正理!”

    鞠义没有回头,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手下已经选拔好训练好的名为大戟士的八百重装枪盾兵,还有三千没有护卫手提强弩,背负砍刀的名为先登的死士。

    “此战,有进无退!白马义从帅旗不折,我鞠正理誓死不归!”鞠义对着手下仅有的八百重装枪盾兵命令道,“尔等还有遗言可先交代,上了战场可能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鞠义面上浮现了一抹微笑。

    没有一个人回答,鞠义提着酒缸给每一个士卒倒了一碗酒,然后每人领了一碗,一碗酒下肚,鞠义默默地带领着这群人走出了大营,鞠义已经准备好了赴死!

    袁本初的气魄让他折服,统帅有时候并不需要站在后方。用自己的血,用自己的勇力去率领手下也是一种选择!鞠义相信自己手下的士卒就算是直面死亡,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溃逃。白马义从必须死,挡住袁本初争霸天下脚步的人必须死!

    “就是今日了。”公孙瓒仰天大笑,“没想到他袁本初还有一些胆量,不错!很不错!众将拔营,随我去击溃袁本初!”

    太史慈微微有些恍惚,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在三天前接到了袁绍的战书他就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当即他就给了甘宁写了封信寄了过去。

    太史慈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甘宁只剩下三百多海军了,大队的兵马已经派遣了出去,沿海岸线绞杀海盗水匪。并且保护海上商人。

    “子义可愿前来助战?”公孙瓒笑着说道,对于这个雄壮的青州汉子公孙瓒还是很欣赏的,所以也就打算给他分润一点功勋,毕竟在他看来袁绍和他定在界桥野战那是在找死!

    “固所愿。不敢请也!”太史慈笑道。不管赢不赢他做好他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随他去吧。

    另一边漳水之上甘宁驾着小帆板带领着手下仅有的三百多人准备前去救场,对于这种行为甘宁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更没想过对于数万大军来说他的三百多人吹口气就被扑灭了。

    分派完军务,太史慈回到后营整军的时候甘宁的信便已经送了进来,看到甘宁信上那句,“我已经率领所有士卒顺漳水逆流而上,三日之内必到。”瞬间松了口气!

    在太史慈看来。有甘宁这股没有人注意的三千精锐水军游荡在袁绍后方伺机而动,就算公孙瓒出了意外损兵折将。有甘宁在战后两三日赶来给争取时间收拢溃卒,整兵再战并是什么问题,至于全歼什么的怎么可能?

    可惜太史慈并不清楚现在的形势,先甘宁并没有三千人,第二个公孙瓒界桥之战不是败不败的问题,而是白马义从能活几个的问题,白马义从被全歼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想过!

    公孙瓒最强的便是白马义从,界桥之后白马义从顿时烟消云散,之后虽说还有近十万的步兵,但是和当初那种胡人高呼“避白马长史”的形势差的太远。

    没有了白马义从的公孙瓒如同虎落平阳,凤失尾羽,再也不复那种追亡逐北的气魄,之后才会有鲜卑、乌丸并起联手袁绍齐攻公孙瓒,若是白马义从尚在,公孙伯圭即使再落魄胡人也不敢南望。

    “出兵!”一阵鼓声,公孙瓒的左营右营皆是空巢而出,整整一万白马跟随在公孙瓒两翼,素白色的云气几乎彻底遮挡住了湛蓝的天空。

    “主公!”就在袁绍准备整兵出的时候审配走了进来躬身一礼。

    “正南此来何事?”袁绍有些好奇的问道。

    “主公可愿相信手下诸位谋臣将校!”审配半跪在地上询问道,他知道这句话已经犯了忌讳,但是对于袁家的忠贞之心让他不得不问。

    “信!”袁绍几乎没有思考便开口说道。

    “还请主公拔营,鞠将军之言,吾之前并不相信,但是刚刚吾曾见其以血盟誓,不破白马誓不回转!所以我审正南愿意为鞠将军作保!”审配郑重地说道。

    “好!我不光相信正理,我还相信友若和元皓已经蓄势待就等此战全歼白马义从!”袁绍郑重地说道,“正南传我军令,全军开拔,每人带足三日干粮,放火烧掉营寨,押运粮草,看守粮草的士卒全部调回,告诉正理,此战不胜,我也会死!”

    袁绍现在已经生出一种压力,曹操刘备的崛起已经不亚于他了,在这种压力之下,作为天下楷模的袁本初也褪去了原本沾染上的昏庸色彩,整个人再一次显露出了英雄本色,既然敞开心胸愿意去信任鞠义,那就相信他,相信他会击溃白马义从!

    鞠义看着审配传来的消息,面上浮现了一抹惶恐,随后便又恢复了原有的神色,不过面上却闪过了一抹坚定,若是之前还抱有自己战到一兵一卒就算是死了也对的起袁绍的话,那么现在只有一句话,自己死可以,但是就算是死也要保证袁绍赢得这一场战役。

    战争有时候真的就是一个人的舞台,一场辉煌的胜利足够创造出来一位名将,也许鞠义依旧抱着之前战到一兵一卒的想法的话可能会输,但是抱着这种就算是死也要拉对方下地狱的决心,气势上便胜过了一头,自古谋臣所谋划的只不过是胜率,只有优秀的统帅才能打出绝地反扑,所有堪称奇迹的战役永远有一个优秀的统帅!(未完待续。。)

    ps:求票票啊,来点二十四小时的订阅啊~又被人踢到了新人第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