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只是经个手,一切都不同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氏点了点头承认了陈曦的说法,别的商人还在讨论是不是刘玄德这边想要坐地起价的时候,张氏已经从奉高一众谋士那里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情报,那就是北一街根本没在官方手上。 看最新最全小说

    没在官方手上,张氏的第一反应就是陈曦,比之别的人需要动大脑,张氏更信任自己的直觉,自从得知陈曦那几乎已经妖孽的表现之后,张氏想不通的事情就往陈曦身上靠,直接带入就行了。

    “就在这里。”陈曦笑了笑指着木盒说道,“北一街的店面基本都在这里,奉高初建的时候,便已经收了下来,玄德公可还记得自己当初说什么?”

    刘备能记起自己随口一句话才怪,打了一个哈哈掩饰过去,瞟了一眼陈曦,他要是能想起自己一年半前在奉高还没建造起来的时候说了什么才是怪事吧,示意陈曦随意发挥,反正刘备相信陈曦不会坑自己的。

    张氏美目扑闪,这一盒地契可不亚于一整个甄家家产,果然在陈曦手上,“子川既然拿了出来想来也是打算将这些店面出售出去了,既然如此,不若让我甄家先挑选一二可好,要知道我们甄家现在占得地方可是没有地契的,万一之后被别人看上了那就不好了。”

    陈曦翻翻白眼,女人有时候优势挺大的,这要是搁在糜竺身上肯定说不出来让自己先挑选一二这种话,毕竟这种事情本身就不符合规则。不过搁在张氏身上那就没办法了,女人天生就是有特权的,耍赖。挑战规则,这都应该算是天性吧。

    “夫人还是略略稍等一二,毕竟这些地契还是无主之物,我早先弄好之后就等着这一天,玄德公请了。”陈曦笑着将木盒推到刘备面前,这些可是他在建奉高的时候一边给打着刘备的口号给刘备刷仁德,一边攒钱占地皮好不容易截留下来的。虽说没有签上名字,但也算是有主之物,不能被人占了便宜。

    刘备笑着打开木盒。那沓微微有些发黄摸起来有些粗糙的草纸出现在了眼帘,这些纸都是陈曦最早的时候制作出来的,现在的技术已经好了太多了。

    看着一张张的地契,刘备和繁简那种宅女完全是两回事。虽说刘备的心思没在政治上面。但是最近地皮飞涨的几个地方他还是知道的,虽说从陈曦之前的话中就知道这盒中装的是什么,但是当亲眼见到之后还是震惊非常,陈曦还真的在那么早的时候就规划好了。

    刘备捏着一张地契,心中感叹连连,【不愧是子川,眼光永远让人震惊,那么早就规划好了一切。怪不得没有见到他哪次因为政务慌张。】

    看着那地契上所有人处的空白,刘备将手上的地契放了下来。他很清楚陈曦只要拿出来那就意味着不会收回去,这些东西根本就是陈曦为他准备的。

    “子川,这些东西我留下了,不过后面的事情还是需要你去处理,商业一事,估计没有人比你更擅长了,或者换一种说法,政务这种事情没有人比你做的更好了。”刘备叹了口气将地契放了回来,郑重地说道。

    “虽说感觉有些过分,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接受了。”陈曦一脸微笑地说道,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冷淡,有时候他就觉得什么都不管的刘备才是好人……

    “……”张氏默默地转过头去,他也看到了刘备手上的地契是怎么回事,居然全部没有填上名字,感情陈曦那个时候已经想好了怎么给刘备治下那些谋臣猛将发辛苦费,年奖什么的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陈曦要是一个人吃掉北一街,绝对会被人敌视的,换成刘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这个吃相确实是有些难看了。

    而换成现在这种陈曦私扣下自己的所需要的地方作为辛苦费,其他的店面以刘备早先命陈曦收购下来准备作为以后的奖励为名义,瞬间皆大欢喜。

    至于刘备是将其作为辛苦费,劳务费,年奖,总之不管是什么,只要发下去就是一大笔的奖励,瞬间刘备就和手下的联系变得更为紧密。

    这可不是国家政府派发的奖励,而是刘备真真正正从自己的小金库里面拿出来的,和以国家为后盾,慷他人之慨完全是两码事,至少够诚意,至于这钱怎么来的,反正不是坑蒙拐骗偷,来的合法用的心安就行了,总之这钱刘备经个手瞬间就成了巩固人心的不二法门了。

    张氏也正是明白这件事所以才不再开口,至少你要让刘备将人情做完再说,陈曦和刘备现在能这么淡定的给你看这种东西,就没将你当作外人,到时候将地契作为奖励送到那些文臣猛将手上之后,只要对方脑子还算正常肯定不会去自行寻找买家!

    就算因为之前的事情拉不下脸去找陈曦,但是从众随大流本就是人之本性,武将到时候肯定将自家的地契交给陈曦去解决,有了武将带头,到时候这些事情肯定还是会落到陈曦手上,等于说转了一个圈最后东西还是交由陈曦去解决,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怨念。

    至于分钱这种事情,张氏很清楚陈曦肯定不怎么在乎,陈曦的手段太多,根本不需要在意;而刘备,这钱直接就是大风吹来的,再说钱那里有良臣猛将的忠心重要?所以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这都不是事!

    “不愧是未雨绸缪陈子川,早早算好了每一步的计划,玄德公完全不需要操心这些事情。”张氏叹了口气说道,就现在这种君臣相知的情况,沮授刷多少名望都没什么意义,人家刘备根本不吃这一套。

    “哈哈哈,我得子川可是怜天之幸,汉室不衰的明证。”刘备非常的得意,对于在路上捡了一个顶级谋臣这种事情他还是很自豪的,那个时候有谁能想到跟在诸侯后面混饭吃的陈曦有这么大的能耐,就他刘玄德慧眼识珠将陈曦发掘了出来。

    陈曦不太习惯的转过头去,他一直觉得刘备每次在别人面前提到他就有些兴奋过头,有时候没有别人的情况下,刘备提到当初抓住陈曦窥探军营没有斥责,反倒带陈曦一路的做法,就有一种天命不过如此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