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诱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关平按照魏延的要求去安营扎寨,很快一个看起来漏洞百出的营寨在关平的手上弄了出来。

    “文长,这样如何?”关平兴冲冲的来找魏延,对于现在年纪不大的关平来说,自己的父亲很值得崇拜,而这个和自己父亲神似异常的战友非常值得信任。

    “坦之,诱敌也要有一个度吧。”魏延无奈地说道,有些像是照顾自己兄弟的感觉,“你看你将营寨扎成这样只要对方大脑正常都知道肯定有问题,我们要表现出我们是新人,没上过战场,可以有问题,但是我们不可能全部都是问题吧。”

    关平挠了挠后脑勺,哈哈哈的干笑了两下,重新去安营扎寨,这一次花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不过至少以魏延的眼力没有瞬间看出漏洞,盯了良久之后总算是看到了一些问题,很有些像是新手不太熟悉安营扎寨导致的问题,而且有些地方明显布置重复了。

    “这次怎么样?”关平搞定之后又来找魏延。

    “差不多了,不过我就担心对方看不出来,我盯了好久才看出来你留出来漏洞,要是对方看不到那就糟了。”魏延无奈地说道,他有些担心对面的水平,就像是空城计给吕布使用,像吕布那种人肯定直接冲杀,管你什么媚眼不媚眼的!

    “哈?要不我再改改?”关平一愣,苦笑着问道,小时候吃的苦多,知道小心谨慎。

    “不改!”魏延摆了摆手说道。“对方要是看不出来没来夜袭那也就说明对方就是一个垃圾货色。”

    关平连连点头,要是看不出来自己特意留下来的漏洞那肯定是垃圾货色了,但是他却没去想魏延话中的意思。看出来了,来夜袭对于魏延来说不依旧是垃圾货色吗?横竖都将对方当作垃圾了,真够傲慢的了。

    “报,将军敌将张颌率领两千步骑前来挑战。”就在两人准备吃点东西巡视一下营盘,准备下午去挑战的时候,传令兵跑了过来说道。

    “哼,这家伙胆量不小啊!敌军主帅居然亲自上阵了。”魏延不屑的说道。甩了甩手示意传令兵离开。

    “想来也是来试探的吧。”关平用抹布擦了擦自己的大关刀,“让我去砍了他如何?”

    “好,我给你压阵!”魏延想了想关平虽说不如自己。但实力已经不差,对面张颌听说也就是炼气成罡的巅峰,就算输了有自己在也不会出事。

    张颌坐在马上,盯着关平布置的营盘。说实在的在张颌看来这营盘布置的已经算的上是不错了。除了有几个地方繁复了,有几个地方有漏洞,初一看张颌都没有直接现漏洞,若非张颌久经战场也注意不到那些由于经验较少导致的漏洞。

    张颌默默地想到。营盘的水准还是不错,可惜太嫩了。

    “大胆敌将竟敢窥视我军营盘!”关平骑着一匹青骢马大吼着冲了出来。

    “哼!”张颌微微一喜,随后面色恢复原有的神色,他本身就是来试探的,关平如此急躁让张颌放心了不少。

    “铛!”刀枪相撞,张颌微微卸力对于关平的实力也有了一个了解,随后拨马正对着关平。

    “张儁义!记住杀你的乃是关羽之子关坦之!”关平一转马大声的吼道。

    张颌冷笑,这话要是关羽说的,他二话不说直接拨马就走,但是就你关平这个实力,呵呵。

    张颌挥舞着大枪直接和关平战作一团,气劲爆双方皆是舞成一团,不过关平毕竟年少虽说逞一时之勇,但是很快就被张颌的刚猛凌厉的大枪给压制了下去。

    “中原这地方强人真多啊!”魏延双眼火热的盯着张颌,他能感觉到张颌现在的实力和他差不多是半斤八两,都到了炼气成罡的巅峰,但是都不知道该如何突破!

    关平疯狂的攻击着面前的张颌,但是每一击都没有奏效,反而让张颌抓住他攻击的破绽给了关平好几次狠招,形势对于关平越的不妙,而初上战场的关平也是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不由得有些慌乱。

    不过慌乱归慌乱,关平还是一边勉力防御一边积蓄内气,可惜这些全部都被张颌看在眼里。

    “给我去死!”关平学着他父亲的做法将精气神全部融到了下一刀中,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张颌斩去。

    早有防备的张颌在看到这一招的时候并没有慌乱,虽说对于那一刻即将临身的危险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但是精神却亢奋了起来。

    “来得好!”张颌大吼一声,闪开了关平的攻击,但是由于度问题,还是被擦到了一下,胳膊上一块肌肉直接飞了出去,鲜血刚一喷涌便被张颌止住,然后早已蓄势好的一枪,直接朝着关平捅去。

    放出了一招绝学的关平明显的有些萎靡,在看到张颌朝着他胸前捅过来的一枪,勉力朝着左边闪去,只听“噗呲”一声,关平的右肩被带走了一大块的肉,可惜现在的关平可没有张颌那种能力,只见右肩血流不止。

    “上,救将军!”张颌的手下在看到张颌受伤瞬间就冲了上去,而魏延也没有犹豫,直接率领手下冲了上去,双方都是抢救己方将领,然后袁绍兵在张颌的率领下徐徐而退,刘备兵在魏延的率领下直接一阵乱战,在丢下百余具尸体之后总算是结束了试探。

    张颌回到乐陵之后随意的包扎了一下就放心了,之前那一刀他其实是能躲开的,不过就是为了给关平他们一个暗示,自己受伤了,晚上不会来的,毕竟对于张颌来说少一块胳膊上的肉,没伤到筋骨最多三五天就好了。

    关平一脸萎靡的坐在大营,他的伤没有半个月是好不了了,不过和张颌生死相搏他也算是现自己的问题了,不过现在他和张颌都受伤了,对方还会来劫营?

    “儁义,你居然受伤了?”高览惊奇的问道,“我想对手不至于到那种程度吧。”

    “要是到了那个程度我去单挑是送死吧!”张颌无语的说道,“我故意受的伤,对方也受伤了,双方主将都受伤了,你懂的。”

    “干的漂亮!”高览一听就明白张颌怎么想的,要说之前他们还可能注意劫营这种事情,那么现在双方主将受伤劫营这种事情的概率就会大幅度下降。

    “我已经看出来他们营盘的问题了,到时候我将我看到的那部分营盘画出来,我们两个找一个最好的路线给他们一个教训。”张颌将胳膊包扎好之后,挥舞了两下一脸微笑地说道。

    “哈哈哈,儁义你果然厉害,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做了这么多事情。”高览笑着说道。

    “文长,你说他们主将受伤了,晚上还会来劫营不?唉,我居然还要养伤。”关平无奈地说道,对于劫营这件事看的淡了很多。

    “会来的!”魏延平淡地说道,话说魏延自己心中也没有底,但是面色却没有一点变化,神情自若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主营就交给文长了,今天夜里我在营外蹲守!”关平在医务兵给自己包扎好伤口,灌了一碗将领补元气专用的人参粉,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右臂,有些力不能。

    “你坐镇中军,我去外面吧,现在深秋夜里寒冷,你没受伤倒还罢了,受了伤再沾了寒露就不好了。”魏延盯着关平的胳膊说道。(未完待续。。)

    ps: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订阅,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