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效法先祖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坐在李优对面的刘备看着穿着一身青色绸衣的李优一脸纠结的问道,“文儒一定要这样吗?”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甘氏虽是贤良淑德,谨慎端庄,但是毕竟无出,还请玄德公三思。”李优一脸微笑的劝谏道,“后宅空无,还请玄德公填充一二。”

    “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别的诸侯手下的大臣是不是有些不合礼仪?”刘备哭笑不得说道。

    “食色性也,本就是人伦大事,岂能不合礼仪,且说为天下苍生计,玄德公也需要如此啊。”李优将大杀器祭出来了,刘备最顶不住的就是那句为天下苍生计。

    眼见刘备动摇李优继续趁热打铁,“以一时的个人荣辱换取天下苍生早一步衣食所安,并且美女入怀,玄德公也是不亏啊,勿要犹豫啊。”

    刘备苦笑,他实在是说不过李优,无奈之下只好点了点头承认了李优的说法,“既然如此,到时候且看文儒挥了,不过如果可以还是给玄德留点情面。”

    “会的,会的。”李优面上浮现一抹温润的笑意,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话,只要真的是为了刘备好,就算刘备回头骂他,也不过是小事一桩,隔两天就又恢复了。

    “主公稍待,我去代您迎接沮公。”李优面带微笑着说道,从现在开始就需要每一步都小心了,演好了沮授结合所见得出刘备不足所虑的结论,那可就有了给袁绍致命一击的可能。好吧,致命一击是幻想,至少让袁绍小视刘备。那样刘备就有更多的展时间,到时候收拾北方的时候能少打烂一些产粮地。

    “泰山李文儒见过冀州沮公与,玄德公有请,华将军在门外候着就行了,不用进来了。”李优一副皇帝身边近侍的口吻对着沮授和华雄说道。

    沮授微笑着一礼,对于李优身份也有所猜测,能以这种口吻对于刘备手下上将华雄这么安排怕也只有宠臣才行。而且还是要非常得宠的宠臣。

    华雄对于李优的命令明显一愣,但是对方是李优,也就没有说别的话。一转头直接出去了。

    华雄明显的愣神让沮授看出了更多的东西,那就是李优的地位明显要比华雄要高,而且很明显华雄觉得自己有资格进这里,却被对方阻止。最有意思的居然是没有反驳直接退了出去。这就好玩了。

    沮授主要是不知道李优在华雄心目中的地位,话说整个泰山除了刘备能以这种口气给华雄说话,估计也就是李优了,而且不同于刘备那种无理由全面接受,李优的命令对于华雄来说那绝对是不合理都能脑补到合理。正因为这样,这里出现的不是陈子川。而是李文儒。

    有些时候只有真实骗人才是骗的最狠的,像李优对华雄根本不需要任何演练,直接玩真的,骗一个准一个!

    “泰山李文儒,久仰久仰。”沮授抬手对着李优就是深深一礼。

    “哈哈哈,能得沮公美赞,实则愧不敢当!”李优嘴上说着愧不敢当实际上却是生受了沮授这么一礼,面上做出一副洋洋得意之神情,实际上心里却在暗骂,

    沮授也是谨慎之辈,虽说现在已经有很多的现象让他觉刘备不是传言中的那样仁善,泰山也不是传言中的那么和谐,但是作为智者他必须要足够的谨慎。

    “玄德公,冀州袁本初长史沮公与前来。”李优带着沮授穿过一道门,沮授就看到坐在一大块水晶几案前,用水晶茶壶,水晶茶杯烹茶的刘备,看到这一幕沮授猛地感觉心脏一跳!

    看着刘备那随意摆弄的举动就知道这不是装出来随意的,而是实打实的无所谓了,奢华到这种程度居然都习惯了,沮授已经感觉自己以前对于刘备的畏惧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对面坐的那个把玩着茶壶的刘备很明显已经废了,玩物丧志啊!

    李优对于刘备现在得举动很满意,开始的时候刘备都不敢碰陈曦给准备的茶壶茶杯,随后在和陈曦喝茶的时候不小心摔了几个,之后就淡然了,有时候平常心对待某一件别人看来非常高贵的宝物,那显露出来的就是随性,在沮授看来习惯了这种生活的刘备岂能吃苦?

    “冀州沮公与见过玄德公。”沮授像是刚刚反应过来慌张的对着刘备一礼,“未曾见过如此奇珍,一时迷醉失礼之处还请玄德公见谅。”

    “哈哈哈,公与看我这宅院如何?”刘备笑着问道。

    “极尽华美,人间莫有能与之媲美。”沮授实话实说道,“恍若天成,不知玄德公建此宅花费几何?”

    “哈哈哈哈,区区小钱何足道哉。”刘备大笑道,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惆怅的说道,“然则我虽有豪宅,却无有后代,想我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如今后院空虚,枉费我建造如此华美的一座宫殿,为先祖蒙羞!”

    沮授瞬间就明白刘备是什么意思了,中山靖王是什么,刘胜啊,光儿子就有一百二十个的级播种机,能吼出诸侯应当日听琴瑟,夜赏歌舞美女的人物是什么样的性格,史称中山王为人乐酒好内,现在这刘备不就是他先祖的一个翻版吗?不愧是留着相同的血!

    这一次沮授直接就没有怀疑,这可是当着外臣的面询问,到时候传出去刘备好渔色的名声那已经是铁板钉钉了,不过人家效仿先祖你也真的没什么好说了。

    沮授笑着答应了刘备的回到冀州一定请袁绍帮刘备找一些美女送过来,以促成两家之好,刘备忙不迭是的答应了沮授的双方停战归还乐陵等地的提议,表示公孙瓒居然想杀他族兄,端的不为人子。

    话说刘备在得知公孙瓒要干掉刘虞的时候确实对于公孙瓒生出过一些不满,毕竟刘虞对于刘备也有相当大的帮助,而且两人还是同族!

    当初刘备上书呈请的时候刘虞还给帮了忙,这就让刘备觉得公孙瓒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但是骂归骂,刘备并没有断掉对于公孙瓒的粮草供应。

    毕竟刘虞并未被杀,只是受了惊吓,于是刘备抱着极大的怨念写了封信陈述了一遍公孙瓒的错误,希望公孙瓒以后能理智点,至于效果如何,在李优等人看来很明显公孙瓒是变本加厉了。

    在达成盟约之后,李优将沮授送出门,然后命城管将其送到奉高驿站,回身就打算去安抚刘备,今个刘备算是丢人了,虽说刘备的确是爱慕奢华,喜欢遛狗斗鸡,但是他完全没有想过去做先祖那种事情!因此这种效法先祖的事情在刘备看来就有些丢人了!(未完待续。。)

    ps:看在我今天还要努力的份上,诸位给点票票什么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