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戏志才的心思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戏志才进入奉高的时候第一个感觉是震撼,第二个感觉才是繁华,究其原因戏志才在进入奉高之后就开启了自己精神天赋,好几道精神天赋直接出现在了戏志才精神天赋笼罩的范围内。

    戏志才双眼仿若穿过了马车的阻隔望着高天之上那流转的不清不明的精神天赋,他再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无奈,一种像是对于开启天赋之后的荀攸一般的无奈,明明能感觉到那个精神天赋的存在,但是却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的感觉,根本不能复制。

    戏志才默默地望着高天非常的无奈想到,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现在在高天之上流转的那道精神天赋的拥有者和荀攸那个贱人一样,开启天赋之后就死长死长时间不关闭,导致你只能盯着精神天赋看,就算分析出来也没有办法复制。

    戏志才默默地祷告道,要知道他原本是不想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精神天赋,结果将荀攸精神天赋解析之后大感有用,但是却没有办法复制,整整忍了三个月愣是没见荀攸有停止天赋的时候,最后无奈给荀攸开诚布公的说出了自己的精神天赋。

    从那个时候起戏志才就知道有一些奇葩天赋不好复制,不过貌似只要是天赋,符合条件他都能复制。最多条件苛刻一点,比方说荀攸的伪装天赋,戏志才只能在荀攸开启天赋的时候复制。

    同样戏志才能察觉到陈曦的天赋。那实际上就代表也能复制,只要陈曦关闭自己的精神天赋之后再次开启戏志才便能逮住机会复制,可惜陈曦的天赋是被动天赋,对于戏志才来说唯一一次复制的机会就是陈曦觉醒的时候,之后都没有可能了,不过也因为这样免于一死……

    当然戏志才现在还在想着解析头顶那个精神天赋,之后等对方重新开启的时候复制一份。像这种连复制都不能复制的情况解析是非常缓慢的。

    戏志才收回目光面色平静的盯着一堆精神天赋聚集的地方,不过相对于扎堆的地方,他更留意的是那三个明显没在祭坛范围的精神天赋,没加入刘备的智者。这就是他的目标。

    戏志才来的不是时候。没有享受到沮授的待遇,只是一队城管将他送到驿站,告诉他等到祭祀结束刘备会接见他们,对于这一点戏志才也没什么不满的。

    “长文,伯达接下来和泰山结盟一事就交给我吧。”戏志才作为领头人对着两人笑道。

    “好的,我也需要去拜访一下陈子川,伯达你是否要和我一起去,毕竟你可是将家传玉佩送给了对方。”陈群平静的说道。

    “这个时候去了陈子川也没有在。想必长文也只是递一个拜帖就回来了,既然如此还要拉上我。真是不地道。”司马朗毫无顾忌的说道。

    “好吧,那你就留在这里,我去见见陈子川,顺带也有些事情要交代一番。”陈群轻笑道,“人言泰山繁华,这一次来了也该见识一下,对比一下到底有当初南阳的几层水准。”

    “怕是长文会大吃一惊。”司马朗笑着说道。

    司马朗在之前的几天已经将奉高城逛了一遍,自然知道奉高已经不是南阳几成繁华的问题,而是奉高有多少于南阳的地方,以他的眼力,自然清楚奉高的很多方面对比当初的南阳已经犹有过之了!

    干净整洁,繁荣富裕,这也是刘备敢吼出兴办教育的底气,只要每一个城市能像奉高一样繁华,支撑教育并不困难,但是可能吗?就如天下只有一个陈子川一样,天下也只有一个奉高城,机遇,能力,运气缺一不可,在司马朗看来奉高本就是一个可一而不可再的奇迹。

    既然是奇迹那就意味着不可复制,那也就意味着刘备没有办法真正的普及教育,同样很多的事情都注定了。

    戏志才休息了一会儿,便带着典韦前去邀请那位很明显不是刘备阵营的顶级文臣,先看看对方是哪路人,无主之辈肯定是连坑带蒙给抓走啊,有主的就看看能不能挖走了,总之戏志才一开始就抱着来青州挖人的想法。

    “见过公与。”戏志才再见到沮授第一时间就想扭头离开,时间不应该在沮授身上浪费,不想还没跑利索就被沮授叫住了,只好一脸无奈的转头对着沮授施礼道。

    “志才好久不见啊。”沮授微笑着给戏志才倒了一杯酒,看了一眼戏志才背后那名腰缠一圈手戟扛着两个大戟满身肌肉的汉子双眼一眯,“想必这位就是宛城战吕布而不败的典将军了,不愧‘古之恶来’之称,来,我敬将军一碗。”说着沮授起身端起一碗酒递给典韦。

    典韦大笑,将两柄大戟都移交到左手,右手接过酒碗一口饮尽,然后将碗放下,挠了挠头说道,“什么叫做不败,那个吕布太凶了,人家飞起来我根本打不着了。”典韦毫无忌讳的说道。

    沮授微微皱眉,典韦这种楞楞的人很好对付,从这话里面沮授听出很多东西,典韦只是因为吕布飞起来打不着而不是打不过。

    “哈哈,不愧是典将军。”沮授感叹道,他可是见识过吕布的勇猛的,颜良文丑任何一人都撑不过五十招的级高手,结果对面这个汉子居然能保持不败。

    “公与此来可有所得?”戏志才让典韦也坐下之后笑着询问,对于沮授的那些小心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泰山之繁华不亚于南阳,这刘玄德必为我主之敌,不过现如今羽翼未丰,我主也未能奠定北方,不能南顾,否则必不会让其做大。”沮授直言不讳的说道,“更何况泰山乃徐州门户,不得泰山难有余粮。”

    戏志才默默地喝酒,他太清楚不过沮授这是在说他主公曹操,现在中原彻底结束了和四方战斗的就只有曹操,就连刘备也没有结束青州无休无止的扩张。

    袁术忙着将治所迁到寿春,还要应对刘表的反扑,曹操不打他,他就该庆幸了。

    刘备的青州开拓战因为稳扎稳打根本没完没了,不少青州黄巾大冬天都在青州基建团混饭吃,到明年开春刘备肯定会大举攻入青州,之后就必须投入更多力量恢复青州,徐州陶谦年老体弱根本没有精力插手天下事了。

    北方袁绍和公孙瓒不死一个绝对不会休战的,雍州的郭汜还有李榷给他们一个胆子都不会朝着中原伸手,只能在西凉一带小打小闹,中原就剩下曹操彻底稳住了局势,找一个方向展已经成了必然,拿下泰山全占兖州,吞并徐州可以说是没有刘备的最好方案!(未完待续。。)

    ps:戏志才终于到奉高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