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有这执行力你为什么不早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回家之后管家就将一封信和一枚玉佩呈了上来,“老爷,今天有一位士子前来,说是您的远方亲戚,途经此地,得知您将婚配,于是留下了一枚玉佩,至于其他的事情对方说您看了信即可知道。?顶?点?小说 wwW.23wX. COM”

    陈曦不解的接过竹管,打开蜡封,将绸布倒了出来,说来陈曦还是挺惊奇的,自己有个远房亲戚他居然都不知道,话说既然是远房亲戚离开的那么着急干什么?按这个时代的行为准则不住上三个月都算是怠慢了。

    “老伯,您认识那个人吗?为什么没有挽留?”陈曦还没有看信,扭头询问道。

    顺手捏起那枚玉佩,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对于玉石价值的把握算是提高了不少,着一枚玉佩怕是价值不低于万钱,对方能留下这种东西,必然不是一般人物。

    “那人和老爷确实有些相似,不过我在此之前并没有见过此人。”老管家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当时已经再三挽留了,不过对方看起来有些匆忙,留下这封信之后就驾着马车离开了。”

    “哦,这样啊。”陈曦有些无奈的说道,“算了以后见到的话再招待了,看看信再说。”

    “子川吾弟,我乃河内司马家伯达,虽你我二人未曾见面,然则河内司马家和颍川陈家乃是旧交,先祖也为一人……”看了一个开头陈曦顿时吓了一大跳,司马伯达这个人可是很有名的,而更出名的便是他的二弟司马仲达。这可是拖死了诸葛亮的强人。

    瞬间陈曦就将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朝外冲去,结果跑了三五步之后便一脸懊恼的停了下来。【我实在是太大意了,光注意到司马懿年龄过小,却忘了司马懿可以让他哥哥带出来,该死啊!】

    陈曦一脸的懊恼,和司马兄弟檫肩而过了,他简直郁闷至极,【该死啊。司马兄弟看来也只是途径此地,没做久留,前后绝对不到十天。否则再有两天中旬结束之后,各个酒楼有司马和诸葛姓氏居住的名目就应该送到我这里了,这是逼着我将那些差不多十岁以上能到处溜达的人直接写出来,只要名录上的人出现直接呈报?】

    陈曦纠结的要死。不是他守株待兔的问题。而是汉末的名臣和猛将基本都是到处流窜的,你根本吃不准对方在哪里,就像他知道庞统是庞家人,让简雍和刘琰去荆州的时候帮忙顺手牵羊一下,结果天知道那个时候庞统在哪里,反正没在庞家!

    “算了,算了,运气不好。陈伯,帮忙给我去通知一下糜子仲。让他给我将这一旬的入住人员的花名册拿过来。”陈曦一脸郁闷地说道,他现在很怀疑上一次全体躺枪事件是不是司马懿搞出来,搞完了就跑了,想想看时间,刚刚好啊!想到这里陈曦就更郁闷了。

    【无语了啊!那种妖人不出现在眼前,谁会想到啊,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玩耍了!】陈曦有些抓狂了,抓住司马懿进行人生理想改造,三观重树等计划本身就是陈曦一直妄想的,结果就这么溜了,郁闷啊!

    “老爷您没事吧。”陈管家眼见陈曦自从打开绢布之后面色一阵发红一阵发黑,顿时有些担心地说道,这陈曦可是他们新陈家的顶梁柱啊!

    “没事,没事,你先让简儿将纸笔拿来,然后去找子仲,我要核对一下名目,告诉子仲,这次不光要诸葛和司马两批人的名目,这一旬现有的名目全部给我拿来,告诉他我这次不嫌麻烦了!”陈曦一脸郁闷的摆了摆手。

    “是,老爷。”陈管家躬身退去。

    【算了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陈曦扯了扯嘴角自我安慰了起来,【不过没想到我和司马懿还是远方的表亲啊,写封信邀请一下,对方怎么着也该给点面子吧。】

    想到这里陈曦就安心了不少,不过这次恶心的事情发生之后,陈曦彻底不打算掩饰了,他准备将那些十岁以上能溜达的名臣猛将们的名字全部写出来。

    不说将名录闹得众所周知,至少糜家手上那些核心仆人,也就是各地开店的掌柜们必须给记住,发现一个报告一个,这下甭管他庞统在不在荆州,他就算是跑到益州去,只要住的还是糜家的酒楼,那么绑也要绑到奉高来,陈曦完全不想再出现两次这种事情了。

    繁简将纸笔拿来不久,陈曦还没有写多少,糜竺就将那一堆竹简给用车拉了过来。

    陈曦看着那一车竹简简直头大,这还仅仅是一旬之中糜家酒楼在奉高居住的名录,这要是放眼整个大汉朝,那数量简直让人抓狂,不过由此可见糜家的生意到底有多赚钱,该说不愧是五大豪商……

    “子川,本旬自今天为止所有入住人员的名录,还有部分无意得知的吃饭人员的名录都在这里。”糜竺指着那一车书简说道。

    “帮忙给我将司马还有诸葛两个姓氏的旅客挑出来,这么多简直无语了,加急让你送来,还没有挑出来是吗?真心抓狂啊!”陈曦无语的说道,之前几个月每十天送到他手上多时也都只有寥寥百余个人名,还有其入住时间,不过没有一个是他有点印象的。

    “早就挑出来了,我们奉高的所有酒楼,包括不是我家开的酒楼,每天都会将这两个姓氏的入住人员名目送到我手上,然后积攒一旬,整个泰山各地糜家还有一些愿意帮忙的酒楼都将在旬日将条子递到我手上,每月整个青州治下的名录也会传到,然后由我交给你。”糜竺一脸得意地将没有整理的竹简从一旁拿了出来。

    瞬间陈曦如遭雷击,他太小看了糜竺的执行力,现在想想看,貌似姓诸葛和司马的人并不多,每旬能拿到十几个,月末的时候能拿到百余个名录,这是何等奇葩,为什么那个时候他就没有多想想呢?

    “念吧,念吧,你直接念给我听就行了,我之前果然是太呆了,早知道你这执行力有这么强我就每天让你来给我汇报一次,简直坑啊!”陈曦撑着脑袋一脸无奈地说道,这都什么事啊!(未完待续。。)

    ps:  最近评价票多了,什么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