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钟繇与杨修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长安钟繇住处,原本每日此时应该练习书法的钟繇正在接待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不知钟尚书思虑的如何?”杨修低着头淡然的摆弄着茶杯,让钟繇完全弄不明白他的心思。

    “不好说,不好说。”钟繇摇了摇头,他在长安一直低调做人,本身又是蔡邕的脑残粉,董卓乱政的时候他是尚书,王允当道的时候未有他丝毫的把柄,只能让钟繇继续做他的尚书,李榷和郭汜回来,钟繇继续是尚书。

    总之长安的一切变化都仿佛无法影响到钟繇,他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写写书,看看蔡邕的字帖,而现在杨修打着拯救天子的名义让他帮帮忙,钟繇才不会那么傻,在他看来杨修还是太嫩了。

    “时机不到是吗?”杨修笑了笑说道,并没有被人拒绝的不满,神情依旧潇洒,“那就请钟尚书多多协助,等时机到时,修再次前来问候。”

    钟繇抚摸着茶杯的手不由得一顿,不由得有些惊奇的看了一眼杨修,心念百转,缓缓开口,“到时候也还请杨太尉助我一臂之力了。”

    “那就多谢钟尚书了。”杨修微笑着说道,“此事我必会告知我父,还请钟尚书以后三思而后行,我杨家现如今身衰力竭,此等事可一而不可再,还请尚书以后谨慎行事。”

    钟繇眼光一阵闪烁,有些不太确定杨修说的是否真实,良久之后长叹一句。“德祖不愧是名传天下的聪慧之人,杨家此世不衰也。”

    杨修平静的接受了钟繇的赞誉,“既然尚书已然明了。那我就不再久留,李郭二贼对我杨家防备过甚,怕是此后你我二人难以再做交流。”

    “仅此一次就够了,我想你杨德祖也是谋定而后动之辈,不需要任何的联系,我想到了那个机会降临的时候我们都会把握住。”钟繇轻笑着说道,反将了杨修一军也算是扳回了一局。

    “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杨修平静的说道。没有丝毫的恼怒和不满,对于钟繇的提议很满意。

    目送杨修的车架离开,站在门口的钟繇面色微微有些凝重。杨家居然还有如此多的残留实力,该说他小看了这五世三公的级豪族吗?

    坐在车中,杨修闭目缓缓地思索着今天的一切,钟繇已经被他骗过了。杨家的早已在董卓之乱。还有李郭之乱中丧失了绝大多数的底蕴。

    甚至于到了现在杨家内部已经开始了相互指责,当初提出自上而下,以政治架空皇帝上位的嫡系派现在已经七零八落,不少杨家人已经转而投靠姻亲袁术去了。

    相比于嫡系派怒斥董卓,李榷,郭汜等人只懂武力不懂政治,完全不顾及游戏规则等等无脑话语,杨修都是平淡的对待。他太清楚不过了。

    若非当初真有架空皇帝的希望,杨家也不会全力支持这个提案。可惜董卓完全没有玩政治的想法,甚至于直接废帝,大肆杀戮大臣,直接毁了杨家大半的官场根基,随后又听李儒谏言召回当初党锢时期的清流名士,一手平衡玩的董卓不是皇帝,胜似皇帝。

    想当初杨家和袁家联手将以荀家,陈家,崔家那些大小世家为的清流名士全部赶出朝堂,双方便在心照不宣之下做出了杨家自上而下架空皇室,袁家自下而上掠夺政权的决定。

    结果现在闹成这样,而袁家在外已经玩的有声有色,袁术坐拥豫州大部,江北、荆州数郡,袁绍手握冀州并州力压幽州,兵强马壮。这让现在被人压得喘不过气的杨家情何以堪,大家都是四世三公的豪族,为何他们老杨家这么倒霉?

    现在杨家已经彻底明白,如果不脱出长安,他们之前的计划没有一点实施的余地,出了长安,不论是袁绍、袁术,亦或是曹操、刘备,在他们看来都必须要遵守游戏规则,毕竟那些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贵族,而不是像董卓,李榷,郭汜那样的蛮子!

    对于杨家来说规则苛刻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规则,人家手握生杀大权,随时不满意就能干掉你,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实在是让高傲的杨家难以承受!

    到了现在杨家不得不最后再尝试一次——带着小皇帝离开长安,到某一个诸侯的领地,然后借着游戏规则架空小皇帝,然后用这份权力逐渐吞并掉对方。

    现在杨修做的事情就是让钟繇明白他们杨家还有实力,虽说不多,但是足够帮他一把,借此让杨家躲到钟繇的战壕之中,这样钟繇必要的时候就能照顾一下杨家的残存实力,钟繇和谁在联络这种事杨修并不看重,他看重的是钟繇身上那道脱身长安的契机,在他看来只要带着小皇帝脱身长安,那就可谓是困龙升天!

    至于钟繇恐吓他的那句没有联系,就凭靠双方的智慧这件事杨修更是没有放在心上,不是他小看钟繇,而是杨修自信自己的智力不弱于天下诸人,钟繇绝对不可能在他的手上翻出浪花。

    杨修完全不知道因为杨家实力的大损导致他没有办法知道钟繇的下家是曹操,不过想来杨修就算是知道下家是曹操也只会庆幸自己脱离了苦海,而不会去想到了曹操那里真的会比在长安过的好吗?

    杨家四世三公的光环已经让杨修沉醉在其中,这是荣耀但同样也是束缚,明明杨修智力群到能看出钟繇的谋划,能看到李榷等人之间逐渐出现的裂痕,能猜到钟繇想要干什么,但是却被这道光环束缚住,无法去思考逃出长安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四世三公多么荣耀的一个称号,但是没有了权势,会有多少饿狼环伺。

    目送杨修离开之后,钟繇摇了摇头往回走,他可不觉得曹操是什么良善之辈,尤其是在这个天下大乱的时候,能割据一方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钟繇对比了一下曹操的心性和杨修的智慧不由得叹了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