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意志?军魂?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等人全部深思了起来,同样武将一方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东西,不由得皱起眉头来。~顶~点~小说 .wX.cOm

    “一般来说武将的统兵能力越强,对于手下士卒的掌控力越强,同等兵力下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也就会越强,士卒对于武将意志的接受强度也就越高,云气的流转也就越快。”赵云将他师父教给他的东西讲了出来。

    话说别看就是这么两句话,赵云不说出来的话,在场一半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总结出来,由此可见某些垄断性知识的恐怖。

    “也就是说将是兵的胆。”陈曦皱了皱眉头的说道,“这也就牵扯将领统兵的多少了吧。”

    “对,将领自身的实力,还有统兵能力都会极大的影响着手下士卒的发挥,而将领的意志则影响着手下士卒作战能力,如果双方将领实力和统兵能力相同,那最后比拼的就是意志。”赵云继续解说道,而其他人也都一愣一愣的,由此可见有一个好老师是多么的重要的。

    陈曦不由得捏了捏眉心,他发现从赵云现在说的情况看来,貌似武将之间的战斗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好像有些不对啊。

    “子龙,说清楚一点,意志那一方面不应该是如此模糊吧,既然已经开口了,那就将最重要的一点说出来,我想令师并没有交代不能外传。”陈曦思虑了良久还是开口询问了,因为中间差了一大块。

    “武将的意志是其中重要的。摒弃其他条件,武将的意志足够改变很多东西,就算没有云气。散乱的阵型,只要率领的武将已经在所有的士卒心中植入了视死如归的意志,而且所有士卒也都拥有高度统一的意志,这个队伍就算连武器没有……”赵云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所有人都知道了。

    “也就是当武将的形象深入人心之后,部队出现的特殊能力实际上就是武将意志的贯彻?”陈曦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面出现了很多历史上的强军。多少正面以弱胜强的部队不正是将不畏死,多少部队在最艰难的时期依旧不垮,保留着令人震撼的战斗力。

    【是啊。就算没有绝世的猛将,没有云气的保护,没有阵型的护翼,那种不死不休的气势。那种就算是死也要拉敌人下水的斗志。就算是一无所有,任何对手也都需要郑重对待。】陈曦脑海里默默地闪现的这么一句话,不由得心有戚戚然。

    “是武将意志的贯彻,但也不完全是,这个该怎么说,应该算是军魂吧,武将虽说是其中最重要的,但是却也不是绝对的。如果前一个将领对于一个部队留下来一个深刻烙印,后一个武将可能都会被影响。”赵云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毕竟这一方面他师父说的也不太清楚。

    “那要是一个部队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军魂呢?一个完整到上一代主将牺牲了,但是军魂仍存的程度,并且依旧能像上一代主将活着的时候一样强大呢?第二代的主将的意志怎么处理?”陈曦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不可能的,主将战死,军魂也就基本废了,过不了多久那些士卒也就不可能继续拥有像以前那样如同铁打的意志了。”赵云以为陈曦只是在乱想,于是几乎没有多加思考就回答了陈曦。

    【完蛋了,陷阵营比灭了白马义从的先登和大戟士至少强了一个层次。】在赵云说出这个回答的时候,陈曦瞬间就区分出来了先登死士、大戟士和陷阵的强弱。

    要知道鞠义死后先登落到淳于琼手上,大戟士落到张颌手上,到官渡的时候还没多长时间就没有了天下至锐和天下至坚的气势,而八百陷阵在高顺死后落到张辽手上作为亲卫,十年之后,八百逍遥津死士将孙权打的跟孙子似得。

    由此可见,同样死了主将的精锐兵团,陷阵营依旧贯彻着高顺那天下至强的意志,打谁都跟打儿子一样,而先登死士和大戟士却几乎没过多长时间就没有了当初鞠义那睥睨天下的意志。

    至于二代主将,去除淳于琼那个渣滓,张颌和张辽无论武艺还是统帅都没有明显的差距,从这一个角度来说的话,大戟士和陷阵营的差距完全是上一代主将造成。

    想想鞠义率领的先登死士陈曦都能从情报上感觉到一种令人一身鸡皮疙瘩的杀气,陷阵营居然至少能强上一个层次,这得有多强,该说不愧是几百人就将关羽张飞率领的两千人剃了一个光头的超级兵种,该说正面放翻吕布的李进输得不冤是吧,这到底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玄德公,到时出战徐州还请将陈叔至带上,顺带有机会多收拢一些丹阳精兵。”想到这里陈曦起身对着刘备一礼,特殊的兵种必须建造了,而在场这些人在历史上练出特殊兵种发只有陈到以丹阳兵为基础的白毦兵。

    “好。”刘备点了点头,虽说不明白为什么要带上陈到,但是陈曦既然开口那就有绝对的理由,“既然如此,陈叔至你先暂缓接管泰山军营,暂且作为子健的副将,等徐州事了再行安排。”

    “喏!”陈到大喜道,任何一个有能耐的将领都希望能到战场上展现自己的能力,陈到也是如此,不过初来乍到,低调的陈到不希望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才没有开口,不想和他见面不多的陈曦居然帮他说话了。

    “仲台,泰山军营先由你和孟康坐镇,每日操练勿要停歇。”刘备对着陈到点了点头,眼睛在武将一方滑过,在关羽身后的魏延身上停留了片刻,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任命,很明显关羽对于这个比他亲儿子还像他的魏延深有好感,看起来想带在身边养着。

    “喏!”一直在青州西部管理屯田兵,收拢流民的孙观平静的说道,毕竟接下来的大战,孙观很有自知之明,他守成还行,让他参加这种级别的战斗,搞不好就跪了。

    “宣高,仲台卸下来的军务且由你担着,历城方向交由云长处理。”刘备对着臧霸说道。

    “喏。”臧霸起身一礼接过军令。

    “其余将士,皆随时待命!”刘备看了一眼想要张口的张飞说道。

    “喏!”太史慈,华雄等人一抱拳,毕竟十余日之后就能见到结果了。(未完待续。。)

    ps:  最近感觉好奇怪,使身体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