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勤能补拙之百凤凌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目送大小乔离开,孙策和周瑜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就连今天缴获了近十亿钱的物资都没有放在心上,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那种略有恍惚的神情,不由得一愣。..

    “走吧,回去准备聘礼了,我要娶她为妻!”周瑜扭头对着孙策说道。

    “你不是有未婚妻吗?”孙策一愣。

    “不是还未娶吗?”周瑜平静的说道,“区区婚约阻挡不了我的,你不想娶乔薇吗?”

    “你不怕得罪张家吗?”孙策惊奇地说道。

    “比家室,我周家三代三公,比才华,我周瑜自认不逊于张家任何人,有什么好怕的,乔瑛我娶定了。”周瑜毫不在意的说道。

    “走,乔薇我也娶定了。”孙策想起乔薇那一瞬间让江山黯淡的笑容,也下定了决心,“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什么能阻挡我们两人联手的!”

    “这些缴获的物资总觉得有些怪啊。”孙策挠了挠头说道,“感觉这就是货船,而不是江匪。”

    “管他怪不怪,在我们手上就是我们的。”周瑜毫不在意的说道,“船拖到我们船坞就行了,让幼平清点一下,至于这群人怎么回事,看我的。”

    周瑜随便抓了一个张闿的手下,然后眼中光泽一闪,精神天赋全面作用于对方,瞬间敌方智力无下限的降低,开始自动送情报。

    “我们好像撞上大事了。”孙策听完之后盯着周瑜说道,“不过物资笑纳了。事情怎么处理?”

    周瑜随意的将智力下滑到负数,短时间都无法恢复的小卒子丢开,看着孙策笑道。“这可是好事啊,将此事告知袁公,不论是取江东,还是取荆州都无人再能阻挡,而且这可是兖州曹孟德啊,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四战之地,伯符你想不想成为楚王?”

    “不想!”孙策将头甩的毛毛躁躁的。“袁公待我甚好,我岂能负他。”

    “那就没说的,回头你就将这件事告知袁公好了。然后你建议这个时候攻打江东,不出意外的话,这件事就会落到你的头上,如果袁公自觉力有不逮的话。你可以告诉袁公。不需要钱粮支助,只要一道文书,你就能拿下江东。”周瑜眼见孙策拒绝的坚定,也就没有劝说的意思,一步一步来吧。

    “你确定只要一道文书就能拿下江东?”孙策虽说信周瑜就像信他自己一样,但是这也太玄幻了。

    “你该不会以为那道文书是命江东投降吧?”周瑜一愣反问道,然后一看孙策的表情,果断将精神天赋套在自己的脑袋上。“还是这样好一点,你就能跟上我的思维了。我们要一道文书,就有出兵的权力了,然后将江东打下来,伯符你也就能压住豫州群臣了。”

    孙策要讲义气,周瑜就陪着他讲,反正周瑜自信只要孙策在身边,对手是神他都能杀,虽说他很希望孙策能成为一代霸主,但是相比这一点,他更希望孙策永远保持着现在的气魄,就算偶尔做点脑残的事情,只要他周瑜在身边也是能兜住的。

    “好!我早就手痒了,江东群鼠,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孙策狂傲的说道。

    “他们也不弱的。”周瑜叹了口气说道,虽说嘴上说了不能大意,但是周瑜依旧是直接藐视了整个江东才俊,在他看来不直接跪伏在孙策脚下的江东豪杰都是有眼无珠的货色,敢挡在孙策面前的都是不识天数的渣子。

    且说孙策周瑜这边准备迎娶大小乔,外加借中原乱战收拾江东和荆州,西凉的马腾和韩遂则带着十万羌骑大军如同蝗虫过地一般浩浩荡荡的杀向雍州。

    樊稠和张济也带着三万左右的西凉铁骑屯兵长安西数十里外长平观。

    “叔父,为什么我们不呆在弘农,却要来这里和西凉羌兵厮杀,这不是在损害我们的实力吗?”张绣对于他叔父的举动极为不解,兵屯弘农,扩充兵力多好,非要在樊稠对付马腾韩遂的时候也跟过来。

    “唉,西凉兵已经不再是一心了,而且我们的智者也都消失了,紧靠着强硬的武力可以纵横一时,但是却不能保一世性命。”张济叹了口气说道,想起以前董卓还没有颓废时期的生活,在对比一下现在心已经不齐的西凉兵,只能说是盛极而衰。

    张绣对于政治完全没有敏感性,张济说的什么他根本不懂,只能像是听天书一样。

    “唉,我就你这么一个侄子,也没有后裔,当初想将贾文和拉到你的身旁,这样我要是有个一二意外,也有人能照看你一生,不想长安之乱,军师和贾主簿都消失不见了。”张济看着自己的侄子叹了一口气,“好好的练武,做一个不带脑子冲锋陷阵的猛将吧。”

    “叔父身体安康,岂能说如此败兴之话。”张绣不满地说道,对于他的这个叔父,张绣可是非常的尊敬的。

    “哈哈哈。”张济仰天大笑,却遮掩不住眼中的那一抹落寞,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啊,已经是外强中干了,他活着的时候,西凉四将当初的情谊犹在,张绣在他的庇护下可保无恙,而如果他没了,那份香火情断了之后难保其他人对于他的部曲出现觊觎。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张济要将张绣带来的原因,这一战是张济给张绣准备的舞台,一场必胜的战斗,张济希望他的侄子在这一场战斗中表现出足够的价值,这样他死之后只要投靠一个心胸宽广的主公,那么张绣就能拥有一世之平安。

    至于以前在羌人那里刷出来的北地枪王称号不提也罢,在这个汉人称雄的时代。任何一路部将都能将胡人吊打的时代,拿羌人刷出来的称号算的了什么?中原的英豪根本不会承认的。

    “绣儿,这一仗拿出你所有的实力。能有多强的实力就展现出多强的实力,不需要有任何的掩饰,这关乎着你后半生。”张济拍着张绣的肩膀说道,看向三十多岁的张绣还像当初他从武威带出来的小屁孩一样。

    “叔父,您终于允许我拿出全部的实力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个世界必然会有我的位置!”张绣听到张济的话面色大喜道。

    自从学成归来。十几年了,二十岁从童渊那里出师的张绣,熬到了三十多岁。他的叔父终于允许他全力一战了,他可是在十几年前就屹立在这个世界巅峰之上的武者,百鸟朝凤,百凤朝阳。他手上那杆已经几近无敌的枪有多寂寞又有谁知道。而现在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饮饱敌人的鲜血了。

    回到自己的营帐,张绣默默地用着毛皮擦拭着他的虎头金枪,十几年了,自从学艺归来,一直默默的压抑着自己,甚至于北地一战都没有拿出一成的实力,他曾经多想告诉别人西凉第一猛将不是华雄,而是他张绣。

    张绣驾着马缓缓地走出军营。他的叔父张济已经兵符交给他了,这一刻他便是张济这一路大军的主将。万余铁骑的主帅,同样在这几十天的训练,让原本就极其熟悉锋矢阵的西凉铁骑对于张绣的锋矢阵更为熟练了。

    “咦,这不是伯渊吗?”樊稠看着一身金甲沐浴在那冬日阳光之下的张绣,仿佛看到了当初睥睨天下的吕布,不由得一愣。

    “见过樊叔父。”张绣坐在马上挺枪对着潘稠一礼,“我叔父请我来向您借兵。”

    “呃?”樊稠一愣,张济居然会像他借兵,“伯渊需要多少铁骑直说就是了。”

    “不要铁骑,只是让借叔父之兵驻守兵营罢了。”张绣平静的说道。

    “你要倾巢而出?和对方打野战?”樊稠一愣。

    “只是去拿下韩遂和马腾的人头,以及对面十人的帅旗罢了。”张绣平静的说道。

    樊稠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这种事情只有吕布统兵才能做到吧。

    “伯渊还是稍等片刻,等叔父点齐兵马和你一起去为好。”樊稠苦笑着说道,张绣可是张家的独苗,要是有了闪失,张济就不用活了。

    “叔父不必如此。”张绣平静的说道,话说间张绣身上浮现出一道红色的气焰,随后又缠绕起一道蓝色的光焰,“我只是去拿回那些东西罢了。”

    “内气离体……”樊稠难以相信的看着张绣,什么时候张绣有了这等实力。

    “十年前我就达到,现在的话,我师弟都能不弱于吕布,那我岂能逊色。”张绣平静的话语里面带着强大的自信,然后一红一蓝两道气息盘绕旋转碰撞,最后只留下那静谧的紫色。

    “樊叔父守护好营寨,且看我如何拿下对方。”张绣对着樊稠一抱拳,然后带着张济手下的万余西凉铁骑朝着马腾和韩遂的大营方向飙去,张绣的初演开始了。

    樊稠愣愣的看着远去的张绣,又看着那无数个零零碎碎的锋矢阵,而锋矢最尖端的便是张绣,和吕布同样的作风,深信自己的无敌。

    万余西凉铁骑的动静在十多里外就让身处大营的马腾和韩遂感觉到了震动,不过他们也仅仅是将其当作试探性的攻击,命前寨谨守营寨防备对方的试探性攻击。

    张绣会的军阵不多,毕竟当初李儒给西凉普及军阵的时候就教授最简单的攻击军阵——锋矢阵,以防御型军阵——圆阵,不过这个最简单的攻击军阵张绣研究了整整十年,他深信他师父童渊告诉他的话,勤能补拙!

    远远的看着马腾营寨前营的布置,张绣冷笑连连,西凉铁骑聚拢起来的紫色云气疯狂的运转了起来,张绣毫无顾忌的施展出了他的绝学百凤凌日。

    随着张绣第一枪探出,一道道枪影带着凤鸣快速的奔腾了起来,如同那百鸟朝凤一样的起手式,不过却更为强大,一个流转着紫红色光焰的巨大火球快速凝聚了起来,同时一片片如同羽翼的火焰飞舞在紫焰火球的四周。唯美的画面带着那强烈的杀机!

    疯狂的挥舞着虎头金枪,而张绣率领的西凉铁骑那巨大的锋矢阵也在那轮头顶上的紫焰火球出现之后,阵型自动一散化作无数个锯齿一样的齿刃。

    “百凤朝阳。”张绣一声低喝。整个大军的云气加身之后再一次疯狂的挥霍了起来,巨大的火球周围流转的羽翼在得到张绣内气的注入之后猛地膨胀了起来,一只只火鸟直接振翅徘徊在那轮仿若太阳的一样的光球旁。

    “最后一步,给我逆!”张绣疯狂的聚起自己全部的内气巨大的虎头金枪直接刺向那**日。

    一枪刺中之后那轮聚集了大军五成云气的太阳直接不规则的泄露了出来,而那一只只徘徊在太阳周围的火鸟疯狂的长大了起来,一只只的凤凰直接出现在了张绣那如同锯子一样的军阵上面。

    “百凤凌日给我灭!”做完这一切之后张绣距离马腾营寨的距离不过千米,顶着百余只堪比张绣全力一击的凤凰。张绣一挥手,百余只凤凰化作火线直接带着疯狂的暴鸣声轰向了马腾军营的方向。

    那百多只气焰凤凰飞出的瞬间,整个张绣大军的云气直接消失了七成。只剩下淡淡的一层紫色,不过张绣完全没有在意,一马当先,紧随着自己的绝学朝着马腾的营寨冲去。他自信就刚刚一招足够毁掉大半个前营。

    童渊的枪法以叠加著称。不论是百鸟朝凤,还是百凤朝阳皆是最后一招定胜负,前面的招数都是为了给最后一招积蓄攻击力,而张绣在十几年前第一次统兵之后就发现有着云气支撑的他根本无法使用出完整的百凤朝阳,甚至连百鸟朝凤都成了玩笑。

    因为云气本就是数以千计的人散发出来的力量,而作为主将又是云气的中心,一举一动都具有着莫大的威能,这就导致明明有着几乎无限的内息。却因为身体素质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只能打出身体极限的攻击力。

    也就是说只要毫无顾忌的消耗云气,原本需要大量技巧才能做到的超强攻击力根本就是浮云。只要你身体能撑住那就能打出极致的攻击力。

    这也是为什么统兵大将一旦动用云气全部都是巨大化或者密集化的无脑攻击,因为云气多了可以毫无顾忌的消耗,怎么快,怎么破坏大怎么来。

    当然这也是因为童渊是武林高手而不是沙场猛将,他所使用的技巧适合于武林,并不适合沙场这种数万人厮杀的地方。

    张绣有整整十年没有赶赴沙场全力厮杀的时间,这么长时间除了练武,研究那两个最简单的军阵,剩下来的时间张绣都用来来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才能打出最强的攻击,也许当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张绣有一次练习百凤朝阳的时候,没将百凤打入太阳之中增加太阳的攻击力,反倒将百凤打了出去。

    自然原本至强的攻击被分成了一百多道打出去威力小的简直不忍直视,但是对于身体也就没有了丝毫的负担,也就是那一击,让张绣悟了,他完全没有必要追求最强的一击,分成一百多道打出造成的伤害会比那最强一击的实际伤害多上太多。

    这就是张绣百凤凌日最初的理念,将最强的攻击分成更多道,这种完全不符合一击必杀的理念,要是被童渊知道了肯定会被骂个半死,不过那个时候张绣已经彻底沉入这方面的研究了。

    大概花了数年时间张绣终于完成了百凤凌日,原本的作为最强一击的太阳彻底变成了用来给同源的火鸟充能的电池,所以对于那个太阳要求也就不需要太高了,只要属性和枪气化作的火鸟同源就可以了。

    到时候只要从作为电池的太阳中吸取足够的云气变成凤凰就行了,至于内部枪气不稳定,互相冲突爆炸什么的,张绣才不会管了,反正只要火鸟长大他就将之打出去了,炸死别人关他什么事?

    这种不讲究的方式导致的结果就是消耗成几何倍增长,不过好在毕竟是团体作战几何倍的消耗对于张绣来说也不是不可承受的。

    伴随着凤鸣之声,一百多只西凉铁骑全军七成云气所化的凤凰直接轰击向了马腾军的前营。马腾军头顶的云气只顶了一瞬间便被铺天盖地的凤焰所淹没,霎时间整个前营一片混乱。

    张绣现在状态并不好,可以说那一招之后十成功力去了七成。而手下的过万铁骑也在那一招之下消耗了三成左右的战斗力,可以说是未战先衰。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招之后整个马腾前营已经彻底陷入了混乱,而张绣率领的西凉铁骑全部亢奋了起来,之前那一击,比吕布的攻击还要提士气。

    “全军冲锋,敌方帅旗不倒。誓不回军!”张绣深吸一口气压下内息的空虚,大声的吼道,这一声传遍方圆数里。不仅仅是张绣的手下每一个人都听到了,连坐阵中军的马腾等人也都听到了。

    “誓不回军!”张绣的手下此起彼伏的吼声,最后合成一句话,回荡在天际之中。那狂热的信念让原本已经暗淡了的云气快速的复苏了起来。

    “杀!”张绣一马当先直接杀入马腾前营。原本就因为张绣协全军之力一击伤亡无数而混乱不堪的前营在张绣率军杀入之后彻底乱作了一团。

    “勿要纠缠,直插中军!”张绣一枪挑杀一位朝他攻击的百夫长,根本不做纠缠直接朝着马腾中军大帐杀去。

    霎时间张绣军势如同滔滔江水顺着前营汹涌而入,马蹄之声猛若奔雷。

    双方的云气已经彻底纠葛在了一起,杀入中军大寨之后不论是张绣军还是马腾军都失去了骑兵那种狂野的速度,双方彻底扭打在了一起,刀刀见血的战斗,比拼不再是技巧。而纯粹的靠着勇气,士气。韧性。

    “给我杀!”马腾气急败坏的吼道,然后带领着自己的亲卫直接杀向了战斗的第一线,同时间旗本八骑也率领着自己的亲卫疯狂的杀向张绣军,西凉的统帅每一个都是从杀戮场走出来的狠人,正因为这样这些人没有一个胆怯这种厮杀!

    张绣疯狂的挥舞着虎头金枪,那朵朵枪花每一次闪现都代表着数条人命倒在了张绣枪下。

    “百花缭乱!”张绣看着身边越积越多的敌方士卒毫不犹豫的变换了枪式。

    话说童渊的枪法群攻的招数貌似都和花有关,不管是落英缤纷,还是暴雨梨花,亦或是百花缭乱全部都是花,这难道是特殊爱好?

    身处云气笼罩的军势当中犹敢毫无顾忌的使用这种大量消耗内气的战斗方式,足可见张绣的胆魄,他自信就算是无法使用内气,单靠着技巧也足够杀出这万军!

    “马腾!”张绣一招清空了数米见方的敌人,抬首调息的瞬间便看到正在砍杀自己士卒的马腾,顿时一声大喝直接朝着马腾杀去。

    这时马腾也看到了张绣,之前那种一朝干掉数十人的招数,马腾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位恐怕是内气离体的绝世高手,不过作为主帅岂有不战而退一说,于是硬着头皮带着亲卫杀了上去。

    不想一交手就差点折在张绣手上,虽说因为云气的存在被大幅度的限制了内气,但是就算没有了内气,只靠着技巧,张绣依旧是天下有数的高手,甚至单比技巧的话张绣足够冲击前三!

    “休伤我父!”马超一声大吼冲了上去,勉强架住张绣,可惜现在力量,速度,技巧,经验全面落入下风的马超仅仅支撑了不到十招就差点被狂暴的张绣干掉。

    “休伤我主!”庞德挥舞着大刀拍马杀了过来,和马超双战张绣,不过可惜撑不过十余招就落入了下风。

    “速速去救义兄!”韩遂对着旗本八骑吼道。

    梁兴,候选,程银等人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风度,直接扑身而上,和庞德、马超一起攻向张绣,瞬间压制了张绣的嚣张气焰。

    张绣虽说实力极强,但是毕竟被云气压制了所有的内气,根本没有办法展现出内气离体高手压倒性的战斗力,只能憋屈的被十个人围攻,瞬间就落入了下风。

    “噗哧!”马超一枪直接从张绣腰间划过,一道的血痕出现在了张绣身上。

    “啊啊啊啊!你们该死!”情急之下张绣也顾不上他师父当年所说的禁忌,直接单手持枪,右手在自己身上的各大要穴接连点下,“给我开!”

    霎时间张绣直接无视了云气身上疯狂的溢出了内气,“统统给我去死吧!”

    内气喷涌的瞬间,张绣的战斗力直接拔升到了正常一半的水平,枪式展开,一招落英缤纷大有割草之势。

    “给我开!”庞德在枪式临身的那一刹那,刀刃上爆出了黑色的气焰玩命的斩向了张绣,同样另一边死亡临身的马超身上爆出了赤色的光焰疯狂的攻击向了张绣。

    “噗噗噗!”即使被庞德和马超的攻击挡住,残余的气劲也将旗本八骑全部重创。

    “留你们不得!”张绣看着已经开始升华的庞德和马超双眼闪着寒光,持枪直接对着两人展开攻击。

    不过可惜这个时候是武将本质的升华,区区云气根本挡不住两人内气的升腾,三大内气离体高手直接无视了云气疯狂的战斗了起来,四周的士卒如同割草一般被快速的斩杀了大半!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最多再有半盏茶的时间我就没有办法继续维持秘术了,唯一一次使用秘术的机会啊!】张绣有些抓狂了,一旦现在没了内气他绝对会被两个新进的弱鸡内气离体干掉的!

    【这个变态到底是谁啊!】马超疯狂的攻击着张绣,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这个超级高手是谁,如果面前这位用的是方天画戟,马超绝对会认为对方是吕布,结果这位用的是和他一样的枪!

    庞德给马超一个示意,本质性升华快结束了,云气又要开始压制他们了,两人疯狂的打出最强一击,然后一转马直接往回跑去。

    张绣被两人逼退的下一刻身上的内气消失了,而且一阵眩晕猛地出现,全身上下也开始出现不适,一咬舌尖,勉力维持住自己的身形,张绣望着庞德和马超逃跑的方向大吼一声,“追!”

    原本就被张绣疯狂的战斗力吓住的几人连头也不回直接驾马奔逃,至于原先攻击张绣的士卒,早已经被之前暴走时期的张绣以无双割草的姿态全部斩杀。

    “勿走了马腾!”张绣勉力的吼道,然后驾着马直接朝着前方追去,不过没跑上几百米便一口血喷了出来,只好艰难的驾着马坐好。

    【太小看师父所说的副作用了,还好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张绣大口的吐着血,面色苍白,【这种招数凡人怎么可能支撑一个时辰!】

    “幸不辱命。”张绣将马腾、旗本八骑的帅旗丢在樊稠面前,“韩遂跑得快,没拿到帅旗,更可惜没拿到他们的人头,不过短时间他们也没有再次作战的能力了。”

    樊稠震惊的看着张绣,张绣真的干出了比吕布更彪悍的骑兵战绩,虽说当初吕布对战的是十万西凉铁骑,而张绣对战的是十万羌骑,两者战斗力有着不少的差距,但是张绣赢了,干净利索的赢了。

    不管怎么说,张绣仅仅靠着一部兵马正面击败了有营寨守护的十万羌骑,自此名传天下,同样与之一起传开的便是马超和庞德双双步入内气离体,凉州最强势力自此花落马腾。未完待续。。

    ps:作者身体不适,也就不分章了,写多少发多少一直是咱的习惯。

    还有作者不是基友,至于大小乔,千古传唱的琴瑟相合拆散了有些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