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我宁愿不知道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好好好!没想到我们黄巾之中有一天也能出一个秀才(这个时期指的是才之秀者)。”管亥大笑道,“哈哈,过两天投降了,我也去学一个!来来来,给我把我的名字写下来,叫了这么多年管亥,我还不知道那两个字怎么写,来来来,元俭写出来让我看看。”

    老百姓出一个识字的真的不容易,像廖化这种已经能看兵书的已经算是奇葩了。

    眼见廖化用手在地上将管亥的名字写出来,一群大小渠帅都乐呵呵的挤了过来围观,眼中都流露出了艳羡。

    “当初大头领轩皋用生命给我们换来的机会,玄德公已经说了会教治下百姓识字的。”廖化想起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大头领,眼中明显流露出一抹敬仰。

    “不愧是玄德公,哈哈,我管亥从来没有称别人‘公’这么顺口的。”管亥看着地上的那两个字,模糊有些印象,以前张角写他名字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形状。

    “廖老大,帮忙将兄弟们的名字也都写出来,我们还没见过自己的名字。”旁边一个渠帅咋呼道,随后就得到所有的附和。

    “没问题。”廖化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将在场所有人的名字写在了地上,一众皆是兴奋昂然,看向廖化也多了一份敬佩,识字的人,总是让人那么敬佩。

    是夜,廖化带着那一葫芦消毒用的烈酒,拎着一只风干鸡来到管亥的帐篷中。话说黄巾的帐篷并不多,很多来到这里的黄巾甚至都直接是弄点柴草扑在地上,然后就那么休息了。也没有什么铺盖。

    “元俭,你有话对我说吧。”管亥眼见廖化拎着的东西口水直流,吃了这么久菜团子,嘴里没有一点油星,见到风干鸡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咽唾沫了。

    “吃吧,吃完再说。”廖化将风干鸡和一葫芦酒都递给管亥。

    管亥接过风干鸡和酒,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叹了口气将鸡和酒放了下来,“元俭有话直说吧,一干兄弟连菜团子都吃不饱。这东西,我吃不下去,剁碎了熬粥算了。”

    黄巾若不是这种相互扶持的义气,早就成了一团散沙。青州黄巾能一直存在。没有相互征伐,除了有强力人物镇压,也和这种黄巾之间的义气有关。

    “唉,管亥,你知道吗?你闯了大祸了。”廖化直接打开酒葫芦,掏出竹管,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

    “什么大祸?”管亥不解地说道,“要是因为我围攻北海的话。到时候我投降就行了,完全不用在意的。”

    酒香诱人。眼见廖化给自己倒了一杯,管亥也就端了起来,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上一次喝酒是什么了时候,管亥都有些记不起来了,不过这次的酒真的很好喝。

    “你还记得前大头领,天公将军的徒弟轩皋吗?”廖化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记不得,那可是我们黄巾的英雄,我们可是四时不断的祭拜着。”管亥不满地说道,“如果没有大头领,你小子现在能在泰山,能识字,能读书?”

    “我记得啊,没有大头领,我们黄巾只能困死在这青州,迟早有一天被人剿灭,大头领用着自己的性命为我们铺出了一条康庄大道。”廖化双眼很明显的出现了泪水,正因为读了书,以前不明白的事情,他现在明白了。

    “是啊,没有大头领,我们这些黄巾,只有死路一条。”管亥喝着酒有些沉闷的说道,“不过为什么大头领一定要死?以前以为是泰山不要黄巾的渠帅,但是你和元福他们都没有事,为什么大头领要死。”

    “因为大头领不死,黄巾永远都是黄巾,大头领只要振臂一呼,黄巾就会为之一搏,这就是隐患,我和元福他们做不到这一点,你明白吗?”廖化看着管亥极其郑重的讲解道。

    “不懂。”管亥摇了摇头说道,“大头领为了我们付出了那么多,他让我们帮忙,我们去帮忙不是很应该吗?难道你廖元俭不去?”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廖化郑重地说道。

    “不愧是读书人,这话说的好。”管亥拍着廖化的肩膀说道,“就是这个理,大头领为了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为大头领做点事情难道不应该?”

    廖化看着面前这个精壮的汉子,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悲哀,管亥根本听不懂这些的。

    “我们该报答大头领,但是大头领只要振臂一呼就会出现当年天公将军的情况,玄德公能不防备吗?退一万步想想,你是玄德公,你治理好了天下,但是有一个随时都能破坏掉这一切的人,你会怎么办?”廖化将他能想到的话给管亥解释了一遍。

    “怎么会?大头领要是活着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管亥思维极其简单地说道。

    “以防万一,而且大头领活着我们就不会有这样的生活,黄巾就会永远被玄德公防备。”廖化沉闷的说道。

    “……”这一次管亥没有接话茬,他似懂非懂的朝着廖化点了点头。

    “对了,元俭,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管亥略微有些走神的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好久才注意到没有酒味,于是低头一看,现已经没有酒了,之后才反应了过来,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解地说道。

    “唉,看来短时间是没有办法给你说清了。”廖化叹了口气说道,他实在无法对于自己的好友说出,“只有你死了,青州残余黄巾才能获得拯救”这种话。

    “呵呵呵……”管亥干笑道,“没办法,我比较笨,和你比不了,咱就和周仓一个料,打架能行,脑袋笨。”

    廖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管亥的傻样默默地叹了口气。

    当夜管亥翻来覆去的想着廖化说的话,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结果不等一个时辰,管亥猛地惊醒,原本脑子一团迷糊的他,对于廖化所说的话突然有了很深的感触,瞬间他就明白了廖化一直想说,却不敢开口的话。

    管亥胸中苦涩的想到,他宁可自己一直傻傻的不知道这些。(未完待续!

    ps:作者没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