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袁绍入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黄巾的收服,对于刘备来说意味着内部再无隐患,而对于得知这个情报的所有诸侯都是默然无语,管亥的义举,让所有的诸侯震撼,同样也让所有的诸侯生出了一种刘备是刘秀转世的感觉。

    当初的光武帝就是如此的鸿运高照,从一个没落的皇族快速的崛起,八方来投,然后定鼎天下,而刘备就像是重复了这个过程一般,先是百万黄巾出青州,大头领跪伏,之后取青州,管亥赴死,皆是民心地盘全收。

    地盘不重要啊,重要的民心,袁绍在得知这个情报的时候气的头都疼了,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地盘什么的,只要想要分分钟就能打下一大块,但是占领地民心才是最大的问题。

    看袁绍现在打幽州打的这么顺手,但是幽州之民有几个真的是臣服袁绍的?镇压内部叛乱才是袁绍现在花费功夫最多的事情,想当初以沮授之计和平接收韩馥的冀州,到最后关纯一伙人都发生了叛乱。

    这还是袁家门生,否则的话动荡更大,而现在新占领的并州和幽州一些个地方,今天这里叛乱,明天那里有不满,总之从入手到现在小叛乱就没停止过。

    话说回来并州的叛乱比幽州要少的多,毕竟并州那边荀谌丢在那里的郭援等人已经掌握了如何获得民心的方式了,并州民心怎么得?荀谌用事实教会了郭援和高干他们,一个字“打”!

    当让这个“打”不是让郭援等人打并州老百姓。而是往北打,甭管北上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物种,只要不是汉人就地抹杀。一路往北打,将当年大汉最大的州硬生生再次打出来。

    对了,忘记说了,汉朝最大的州是并州,不是扬州的,不过并州这个边界划分的有点问题罢了。

    总而言之,因为这种从春秋晋国时期就存在的胡汉矛盾。话说貌似当时的胡人指的是东胡,不过不管是哪种胡人,双方的仇恨已经延绵了千八百年。然后荀谌的做法便是将这个矛盾彻底的对立起来,让袁绍军以北地英雄的姿态融入到并州。

    虽说方法有些血腥,但是效果确实非常的好,至少现在并州人已经接受了袁绍的统治。虽说偶尔有些叛乱。但是荀谌制定的律法对于叛乱者都是有免罪的,叛乱者只要到北方去猎杀胡人,保护边疆,获得边塞百姓承认就能免罪,很宽松的管理方式。

    至于发展农业什么的,荀谌已经全部放弃了,毕竟农业那种东西没有足够的种子和农具,没有科学的种植方式什么。短时间之内是不会有什么成效的。

    当时作为并州征服计划制定者的荀谌和田丰一合计,并州这地方种粮那里有杀烧抢掠见效快。并州以北少说有五六百万的胡人,一边练兵,一边抢,公孙瓒都能抢出一个白马义从,他们袁绍军怎么也能整出一个并州狼骑,话说骑兵真的是一个好东西。

    至于骑兵训练这种东西,荀谌和田丰毫不犹豫的选择将胡人和汉人的矛盾对立起来,谁有那么多时间训练骑兵啊,真和曹操想的一样,刘备有了马,就有了骑兵?开什么玩笑,刘备手上的大多数的骑兵都只能说是骑着马的步兵,有几个将领手下的部队是真正骑马作战的?

    总之荀谌和田丰靠着并州人和南匈奴以及鲜卑的对立让袁绍军成为了边塞的英雄,然后大批会骑马的并州好男儿人加入了袁绍军。

    剩下的那就不是荀谌和田丰的事情了,杀烧抢掠这种事可以说是很多武将的职业技能,不论马匹颜色到处抢马,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攒出一两个骑兵军团。

    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并州袁绍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将民心算是收服了,至于幽州,白马义从公孙瓒吊打胡人的事迹还在流传着,没那么容易了事的。

    正因为这样袁绍对于刘备轻轻松松平定了青州这件事非常的不爽。

    “公与,元皓和友若那边怎么样了,我们收拾黑山黄巾比刘玄德收拾青州黄巾更早,现在刘玄德都将青州黄巾的民心都收拢了,我们这边有什么好的进展没?”袁绍非常不满的询问沮授,之前十万石粮食打水漂的事情袁绍已经懒的计较了。

    “这个,黑山军那边进展不大。”沮授苦笑着说道,他昨天才给袁绍通报了一次有关黑山黄巾的事情,当时袁绍还让慢慢来,不要留下隐患就行了,而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被刘备惹毛了,要和对方一决高下。

    “呼……”袁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是我有些急躁了,战争这种事情不能急,一旦开始着急就会忙中出错,刘玄德收拢了青州,我还想拖他的后腿,难道现在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发展?”

    “主公英明。”沮授对着袁绍一礼,“我这里有刘玄德近臣李文儒密信一封。”

    “英明?哼!”袁绍不满的轻哼了一声,然后对着沮授说道,“李文儒?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人?他的密信,他想干什么?”直觉告诉袁绍,这可能是一个好机会。

    沮授对许攸使了一个眼神,袁绍这边管情报的就是许攸,许攸起身将这一段时间他特意搜集到的情报全部复述了一边,听的袁绍眉开眼笑。

    “子远,你啊你,有这等好消息为什么不早早告知于我。”袁绍指着许攸笑骂道,小时候一起玩大的,也不用顾忌太多的君臣之礼。

    “公与在从泰山归来之后,一直担心其中有诈,所以命我多方查证,所以一直未敢打扰主公,不过我等经过半年查证已经确认那李文儒可以一用。”许攸笑着说道。

    沮授的谨慎让许攸也有些无奈,其实三个月前许攸都觉得没问题了,但是沮授让他继续观察,为了谨慎起见,又仔细研究了三个月,最后确定,李优这家伙可以作为他们冀州腐化刘备的一个棋子。

    “这等大事岂能不小心,万一其中有诈,那一个不好损失就难以计算了。”沮授依旧保持着自己谨慎的态度,不过李优也是狠人,愣是装的天衣无缝,该说不愧是管户籍的吗?冀州的探子,十个有九个对于李优来说都是明牌,剩下一个就算不能确定,也入了局中。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