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是时候表现真正的实力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郭汜指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一句句的询问,让张济和樊稠不由得想起当初的峥嵘岁月,再想想现在四人之间的隔阂不由得都有些心酸,当年他们可都是互相挡刀的兄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我们是兄弟,是可以为对方挡刀的兄弟!”郭汜伸出手来看着两人,“也许我们以前因为各种原因,各种意外出现过不好的想法,但那不过是因为一些小事造成的隔阂,我们都了解对方的义气!我们依旧是兄弟!”

    “阿多直说吧。”张济伸出手来按在郭汜的手背上,“我确实生出过别的心思,但是你这么说,我愿意信你,不论你这次说的是什么我愿意信!我们是兄弟!”

    “我也是,我愿意信你。”樊稠也伸出手来,一把将自己的铠甲扯下,“我相信我这一身伤疤保护的战友不会在背后捅我一刀,我信你,我信老张,我也信老李!”这一句话说出之后樊稠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这才是兄弟!”郭汜大笑道,“稚然已经想出解决粮食问题的办法了,我们以后不用再担心粮食的问题,说一千道一万,当初我们会出现隔阂不正是因为手下士卒粮食的问题吗?”

    “阿多你没开玩笑?”张济看着郭汜难以置信的瞪大着双眼,“稚然能解决这件事?”

    郭汜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真的,是真的,正因为这样我才来的。稚然让我对你们说一句话,‘之前错的都是他’,但是我不想说,老子自己都有错,这句话我说不出口!我想你们也不想听这句话!”

    樊稠默然无语,他对李傕非常的熟悉,相交数十年。自然知道这个人很小气,但是却很讲义气。他说出那句话也就意味着对方真的要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了。

    “老张,别想了,我们西凉军只有一条心才能纵横天下,没有了董相。我们依旧是天下无敌的精锐,就算是身处绝地,西凉军依旧是纵横不败的天下至强之兵!”郭汜狂笑道,然后徐徐将整个计谋给两人讲了出来。

    “原来一切是如此的简单……”张济苦笑道,如果有选择他能让自己的侄子屈就他人?正因为看不到西凉军的后路,张济才会做出如此的选择,而现在张济太清楚不过了,只要有粮,收拢出当初的西凉军势。就算是他死了,有李傕等人扶持,张绣无碍。

    “是啊。有些事情很简单,但是我们怎么都想不到。”樊稠苦笑道,“没了军师,我们空有纵横不败的军势,却没有办法展现出来,现在还闹得内部不宁。算了算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吧。我们西凉兵必须保持当初的铁板一块,当初军师给我们留得信就是让我们团结一心!”

    “我们直接派兵将羌兵团团围住,他们不服气就弄死韩文约和马寿成。”郭汜笑着说道,“老张让你侄子打先锋,我们将这群捣乱的王八犊子全部弄死。”

    “弄死韩文约算了,马寿成还是不要了,我们的需要羌人开挖郑国渠和六辅渠,死了马寿成我们还需要和扶风,三辅一带的羌人动手,不值得。”张济的眼光能比李傕更好一点,自然李傕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

    “麻烦!”郭汜不爽的说道。

    “按照稚然说的来吧,还好稚然反应快,要是再晚一年我们估计……”樊稠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有些心有余悸,要是再晚一点,就算郭汜这么做也无法挽回了!

    “对,先礼后兵,他们要是不服从指挥我们就弄死他们。”张济眼中也是闪过一道狠光,西凉军势要是能恢复的话,他侄子张绣领上三万五万的铁骑羌骑混成骑兵都不是问题,他混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他侄子!

    “就这么干,不行就灭了他们,他们在羌人中威望再大有什么用,我就不信粮食不会让羌人屈服!”郭汜依旧抱着灭掉马腾的想法,看得出来他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貌似相当厌恶马腾。

    次日,张绣跟着司马朗前去马腾军寨议和,话说张绣跟着,一个是自信没人敢在他面前动手,毕竟当时军阵云气之下,开无双割草的情况实在是让马腾军心有余悸,另一个也是担心这次要是没谈拢马腾韩遂直接起了杀心,有张绣在,要离开马腾他们绝对不会伸手阻拦的。

    “张将军,我听闻您曾独斗两员内气离体的高手,并且将之击败。”司马朗在路上面带微笑的和张绣闲扯淡,谈及张绣的经典战绩司马朗不由得神色仰慕。

    “确有此事!”张绣面带微笑,但是微微有些自矜的说道,毕竟当今天下敢同时面对两员无伤的内气离体高手也就只有他和吕布了,由不得他不自傲。

    “如此这般,朗前往敌营却是再无半点担忧。”司马朗笑着说道,“到时若是谈不拢还请将军伸手搭救。”

    “好说好说,有我在,保你无事!”张绣傲气的说道,不是他小视西凉诸将,而是马超和庞德二人虽说天纵奇才,但是积累的毕竟过于薄弱,比之当初刚刚突破的孙策都略有不如,更何况还都走的是刚猛凌厉的路线,碰到张绣这种高速度高技巧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压制了。

    “那就多谢将军了。”司马朗微笑着说道,随后又开始和张绣闲扯着长安往事。

    司马朗面上的微笑让张绣深感满足,自然对其更是满意,再加上司马朗本就有结交张绣之意,两人那可谓是**一触即燃!

    短短三十里路,快到马腾军寨的时候,脑细胞不多的张绣就快拉着哭笑不得的司马朗就地捏土成堆。焚香祷告义结金兰了。

    “来者止步!”来到马腾军寨旁一群近百的羌人直接冲了上来将司马朗一行包围住,领头的门将大吼道。

    “去,告诉马寿成。我张伯渊来看他了!”张绣拨马走到最前冷笑的看着门将,顿时守门的近百羌人后背的冷汗直接浸透了衣甲。

    “还不快去!”张绣眼见所有的守卫没有一个动的,顿时大怒,一声暴吼,瞬间一干守卫屁滚尿流的滚回了军寨,然后哭爹喊娘的吼道,“枪王来了。枪王来了……”

    “哈哈哈哈~”张绣眼见一干守卫的表现顿时大笑。

    “伯渊你的威名远扬啊!就连守卫见到你居然都被吓到这个程度了。”司马朗拨马上前笑着说道。

    “哈哈哈,我那次将他们狠狠地揍了一顿。将帅旗抢了,之后又隔几天将他们一群人揍一顿,时间久了就成这样了。”张绣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

    “张伯渊看枪!”就在张绣得意的时候,一声暴吼。只见一名身穿金甲面如傅粉,眼若流星,唇若抹朱,虎体猿臂,彪腹狼腰的少年将军持枪冲杀过来。

    正如李傕所说的那般,西凉兵粮食不多了,但是现在至少也有半年的粮食,而马腾率领的羌兵到现在连一个月的粮食都没有了。

    到了这种程度马腾和韩遂以及旗本八将也不得不考虑撤退的问题,但是由于对面的西凉兵一直咬着牙不撤退,马腾和韩遂很担心一个不小心大撤退变成了大崩溃,那样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成了一个问题了。

    毕竟西凉兵衔尾追杀很可能造成巨大的麻烦,一个不小心让樊稠,张济等人抓住机会。靠着张绣率领精锐来一个穿插未必不能一次性将羌兵打废!

    不过不管多么危险,该撤还是需要撤,马腾和韩遂已经下定决心撤退了。自然这个消息也传到了马超的耳朵之中,而心高气傲的马超自然不能忍受这种一败再败,最后连便宜都没占上就撤退的事情。

    当然更重要的是马超不服,一直认为自己是天纵奇才的马超很不满意自己连连败在张绣的手上,更不满意他和庞德夹攻张绣也只能战败的结果。

    一开始败他认为自己刚刚突破内气离体不是对手,之后等完全掌握了内气离体的手段之后他依旧不是对手。这就让马超越发的愤怒。

    不过马超坚信他自己能击败张绣,所以他非常不满意他父亲现在就要撤退的计划。在他看来只要击败了张绣就能大破西凉兵,而他已经逐渐能感觉到张绣的底了。

    为此马超和马腾大吵一场,最后马超负气离开,结果在外面散心的马超捡到了一匹不知道吃了什么吃的站不起来的卷毛小红马,善心大发之下,马超帮着小红马催吐催出来了一块石头。

    之后卷毛小红马死赖着马超不走,而马超也觉得这个马骑着舒服,心情稍好之后就骑着小红马回来了,结果刚刚回营就在营门处遇到了这种情况,原本就没有消气的马超顿时怒火暴涨的朝着张绣杀了过来。

    “叮!”张绣在看到马超袭来的瞬间,右手的长枪划过一个弧线朝着马超点去,一声爆响,驾着马的张绣不由得后退了五步,而骑着一匹卷毛小红马的马超则往后倒滑了三步。

    “张伯渊,受死吧!”马超看到这一幕之后,拍了拍小红马的马颈,狂笑着持枪冲了上来。

    张绣皱了皱眉头,盯着那匹卷毛小红马,没记错的话之前马超骑得不是这玩意。

    “叮!”又是一声暴鸣,不过这一次张绣只是晃了晃,而马超则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双手一麻。

    当即马超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猛地喷涌出身上金色的内气,而胯下的小红马也涌现出火红的内气,和马超的气息交融成一片,整个人笼罩在金红之中。

    “马孟起,今天我没兴趣和你玩。”张绣看着身上流淌着金红色内气的人和马,微微有些忌惮。

    “哼,今天我就跟你见个高下!”马超理都没理张绣一夹马腹直接朝着张绣冲去。

    张绣黑着脸。身上猛地流淌出红蓝二色内气,随后融合成紫色,直接朝着马超冲了过去。两人一交马,一阵疯狂的爆鸣声,然后张绣喷涌出内气,直接一勒缰绳,胯下的青马直接踏空而行,飞向天空。

    “给脸不要脸!”张绣冷笑连连,他完全不担心在这里将马超重伤了今天这个盟约就没得谈。在他看来郭汜一到,他们的实力就已经压过了羌人。大不了就推过去!

    张绣的长枪几乎舞成了浑圆的一团,而马超驾着马直接朝着张绣冲了过去,一道火线直接朝着天空之中那道紫光杀去,两人在天空之中转瞬之间就交锋了近百回合。天空之中的爆鸣声直接就没有停止。

    “马超你找死!”随着一声巨响,张绣原本的紫光如同烟花一样猛地爆出一团枪花,随后有如同金丝菊一般伸展开来,之后又再一次回拢了回来,这一刻爆鸣声直接连在了一起,那种空气撕裂的声音让人听着心寒。

    随后两人再次分开,张绣心痛的看着自己胯下青马的马颈,双眼都快冒火了,自己的马居然会被马超胯下的小红马给咬了。

    “哈哈哈。张绣你不过如此!”这一刻的马超强烈的喘息着,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虚弱,但是双眼却闪着令人振奋的光华!

    之前那一招马超费尽了全力才挡了下来。但是他没有受伤,他的马也没有受伤,但是张绣的马受伤了,这就够了,马超胸中的郁郁之气在这长笑当中化为了乌有,从遇到张绣以来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好。

    张绣双眼闪着寒光。不再和马超废话,身上的紫气全部收到自己的身躯之中。只有枪上吞吐着紫色的光华,这匹马跟了他十几年,他师父童渊送给他的礼物,当初不过是炼气成罡,现在已经有初入内气离体的实力了,结果居然被马超胯下的马给咬了,果然他没看错!

    张绣一拉缰绳,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紫线,朝着斜下方的马超冲了过去,“给我去死吧!”

    张绣一枪刺下,没有那种花哨的招式,只有平平一枪,马超持枪朝着张绣点去,结果两枪相交,马超只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直接袭来,持枪的右臂清晰的响起一阵爆响,还不等他有任何的动作,便倒飞了出去,整个人化作一道金色的光线!

    “咚!”一声巨响,如同陨石落地一般,马超砸下来的地方在司马朗难以置信的眼睛之中猛地凹了下去,下一刻尘土飞扬,而随后那匹依旧踏空的小红马不等张绣有任何的动作直接化作一道火线飞进尘土之中。

    “唔。”张绣驾着马缓缓地落了下来,盯着那片尘土飞扬的地方,随后收回头来,只见马腾,韩遂,庞德还有旗本八将已经出现在了视野当中,紧随而来还有大量的马腾韩遂的本部精锐骑兵。

    “张伯渊,你这是要和我们大战一场吗?”梁兴眼见那片尘雾顿时大怒道,他们现在已经彻底倒向了马腾和韩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不能让马超出事。

    “哼,你们有什么资格提让我大战一场!之前还有人让我受死,也不知道现在死了没!”张绣冷笑道。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张绣却已经知道马超只是右臂骨头断了,肋骨断了几根罢了,要是之前在陆地上马超绝对死了,但是在空中,张绣那将凤凰七点头压到一击的招数,却因为马超落马,又在空中不断控制身形,削减那种巨大的力道,最后砸到地上也就是断上几根肋骨。

    “你!”梁兴大怒,但是却畏惧张绣武力不敢动手。

    “你什么,你们这群人除了马孟起还有庞令明,其他的所有人也不够我一只手!”张绣冷笑着说道。

    顿时以武力纵横西凉的旗本八将面色一黑,但却也不敢和张绣动手,对方说的是实话。

    另一边马腾虽说急切,但是却被庞德拉住,毕竟别人不知道内气离体的实力,庞德还是有几分自信,虽说之前那种动静巨大,但毕竟是从空中打下来,并没有在空中死掉,落下来的时候依旧是金线,也就是内气还在,那种速度也就是吃点苦头,要不了命的。

    果不其然,烟尘散尽,那一个大坑之中,伸出一只手,一身狼狈的马超探出半个身子,咬着牙用长枪支地站了起来,而右臂仿若失却了控制一般就那么耷拉着,一滴滴的血低落了下来,但是马超的双眼却并没有对于张绣的畏惧,有的只有兴奋。

    这一次马超真的感觉到了张绣的实力,最后那一击马超清楚的感觉到了无可匹敌的实力,但是正因为如此马超反倒彻底擦拭掉了心中的阴影,张绣虽强,依旧有一个极限,并非深不见底!目标虽说遥远,道路虽说曲折,但是毕竟有路,有目标,而再非之前的一抹黑!

    “张伯渊,汝今日之赐,我马超来日必有厚报!”马超撑着长枪一瘸一拐的跃上自己的卷毛小红马,然后咬着牙对着张绣的方向横枪说道。

    “哼!等到那一天你再说吧!”张绣冷笑连连,随后转头不再看马超,盯着对面率领着大军,云气包围着的马腾说道,“马将军治军如此不力,我张伯渊此来乃是作为西凉使臣,居然遭到如此攻击,这就是你们羌人的待客之道?不愧是胡人!”

    马腾的面色一阵青白,张绣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内心,马腾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就是他的先祖是伏波将军马援,正因为这样祖上有羌胡血脉的他才能自称是正统的汉人,同样他最恨的也是人说他是羌胡蛮子,不通教化,而张绣这么一句话着实伤了他,而且令他无法反驳。

    “张将军稍待!”马腾深吸一口气,一拨马头,麾下直接散成两列,手上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笑着看向张绣,“小儿孟起不过是一时手痒罢了,将军请,内里已经设宴,既然将军此次身为使臣,还请入营一谈。”

    “好!”张绣看了一眼那因为军阵散开有些稀薄的云气未有丝毫的畏惧,拍了拍胯下的青马,直接朝着里面走去,而司马朗也是一脸苦笑的跟了上去。

    很快到了主帐,看着坐在上手的马腾韩遂二人,又看着如临大敌的旗本八将,坐在一旁的张绣笑着说道,“诸位放心,只要没有人撩拨我,今日我不会再有多余的动作,这位是我军的使臣,河内司马家司马伯达,你们有什么要谈的找他,我就是来保护他的。”

    司马朗闻言苦笑连连,但是依旧站了出来,对着马腾和韩遂的方向躬身一礼,“河内司马朗见过征东将军,镇西将军。”

    “不知伯达来此可有何事?”韩遂放下酒杯神色平静的问道,这种出谋划策,还有对外谈判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他来解决的,所以这个时候他是当仁不让。

    “为两位将军,以及西凉百姓而来!”司马朗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的说道,终于到了他表现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看在我相当于三更的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