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郭嘉遗留下来的传承……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建造粮仓的时候也让风水师看过地方,我将整个粮仓建在了地下,而且粮仓之间都有夯土的防火夹层,也都是独立的分隔间,就算某一处被引燃,直接密封就可以了。**顶**点**|小说 .c”说这话的时候法正的神情极其的得意,习惯性的撩起眼皮看向诸葛亮。

    “当真是一步到位。”陈曦不由得对法正竖了一个大拇指,“以前丢给你的东西你算是融会贯通了。”

    “那是自然,我可是好好研究了一番,最近康成公将他族中一个子弟带了过来,你没见到,那人当真是一个奇才,不但精通文才,对于百工更是擅长无比,独立密封就是他提议建设的,而且也是他完成的。”法正笑了笑说,随后就给陈曦推荐了一个人。

    “郑浑,郑文公是吧?”陈曦一挑眉说道,当今天下姓郑的,还能让心高气傲的法正在文才百工上敬佩非常的也就只有郑浑了。

    “咦,你知道?”法正惊奇道。

    “我很早就让威硕寻找这些人了,不过当时可能他和他哥犯事了,怎么找也找不到。”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陈曦当然知道郑浑191年之后应该在长安,问题是等他去找的时候郑浑早就不见了,而且当时郑浑他哥郑泰被荀攸忽悠着去找董卓麻烦,都被下狱了,郑浑为了避免自己也被抓只好躲起来了,这都属于没办法的事情。

    “总觉得你知道的东西有些太多了。”法正不爽的说道,但是却没有像挑衅诸葛亮那样挑衅陈曦。这种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好了,到里面说吧,你堵在这里也不是事。”陈曦懒得解释自己是怎么回事。拍了拍法正就带着一行人往里面走,至于陆老太爷,陆夫人早已经进去了,只有法正和陈曦这种不拘小节的家伙,才会堵在门口。

    “走,带你们去吃东西,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让你们尝尝齐国最有名的鱼腹藏羊肉和鱼脍,对了,子川你之前说的那些厨具我已经造了出来。确实好用。”法正一挥手直接带着几人就朝着驿站内部的饭厅杀去。

    话说驿站原本是没有这东西的,不过建新城的时候法正没地方住就住在驿站,自然什么吃喝用度的东西也都搬了进来,厨房也在其中。

    “哦。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虽说鱼脍我不怎么喜欢吃,但是熟食我很喜欢,我可不想和陈元龙那个倒霉催的一样。”陈曦打了一个哈欠说道,“走,看看你的小厨房如何,这几天风餐露宿实在是不习惯,重要的事情一会儿再说,先去吃你一顿。”

    “陈元龙那个倒霉催的……”法正不由得想起华佗回来给他说的情况。吓了他一个半死,好长时间都没敢再吃鱼脍。不过时间久了也就每当一回事,现在被陈曦一提,法正感觉还是不要吃那么危险的东西比较好。

    “我们还是吃熟食吧。”法正吐了一口气说道,“我才不想和陈元龙那个倒霉蛋一样,居然吃出了那么多小虫子,想想都害怕,据华医师说,要是晚两年他去,陈元龙就可以准备棺材了,回头我还是去华医师那里再看看,这一段时间吃了不少那种东西。”

    “生东西少吃啊,活的更不要吃。”陈曦拍了拍法正的肩膀说道,他最近有些犯困了,按照他的估计貌似刘备治下的领土又在酝酿天灾了,不过还能扛住。

    法正看着有些犯困的陈曦,身形不由的后仰,然后到处看了一下,“也没带美姬啊,就一个孔明还有这个,你怎么这么累?”

    “滚滚滚。”陈曦有些恼怒的说道,“你才多大就开始想这些了,真是的。”

    “只是奇怪而已,至于年龄,说的好像你挺大的一样,不过这个家伙应该就是你以前给我提的陆伯言,这眼睛转的滴溜溜,看起来很精灵。”法正毫不客气的端起架子说道,话说他现在也有这个资格了,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年龄都有资格了。

    “庐江陆家陆逊见过齐国相。”陆逊赶紧出列给法正行了一礼。

    “看起来的确不错。”法正摸了摸自己好不容易留起来的几根长胡须,“晚上我带你去青楼吧!”法正极其彪悍的对恭谨有礼的陆逊说道。

    “……”陈曦和诸葛亮的面皮不由得抽搐两下,而陆逊则是直接愣住了,他家门规极严,怎么可能允许他去那种花街柳巷,再说陆家毕竟是高门大户,不说别的家里的歌姬都是一堆一堆的。

    “看起来有些呆,看来的确没去过那种地方,好,晚上我带你去,想必你一定很好奇!”法正肆无忌惮的发表感言,“不过不用害羞迟早都要去的。”

    “啪!”法正背上挨了一下拐杖,“你个逆子!”

    法正的父亲愤怒的一杖敲在法正的脊背上,直接将法正打了一个踉跄,法正挨了一杖头都没回就知道绝对是他爹,赶紧往外跑去。

    最近兴建新临淄城法衍看着自己儿子的表现甚是满意,尤其是见到那些百姓眉眼之间发自内心的谢意,法衍有一种儿子终于成才了的感觉,结果回头法正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无耻之尤的话,这让法衍能忍!

    “你还敢跑!”法衍虽说拄了一根拐杖,但是实际上腿脚相当灵便,只是为了表示自己老了,儿子现在做主所以拿了一个拐杖示意,结果现在看到自己儿子这么无耻,直接动怒了,拎着拐杖就想去打。

    “逆子!”法衍追着法正绕着梁柱跑了数圈之后也知道不能再追了,于是怒气冲冲的指着法正骂道,“家里有侍女没?”

    “有。”法正小声的回答道。

    “有歌姬没?”法衍继续问道。

    “有。”法正赶紧回答道。

    “懂琴棋书画有多少?”法衍胡子一翘一翘的说道。

    “十几个还是有的。”法正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那你去青楼干什么!”法衍怒气冲冲的问道,“你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她们是什么身份,那种地方岂是你能踏足的,想吃家里没有?”

    “这个我是去看戏的,真的,你看伯言初来,我带他去看看我们泰山最好的娱乐节目多好的。”法正快速的编好理由,小心的给法衍解释道。(未完待续。。)

    ps:  月末在床上打滚求月票~月票,还有其他票票都飞到我的怀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