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无名小卒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我不可能一直呆在主公的身旁,要是能独立出来军魂,我就能抽出一半的老兵再打造一支先登死士,虽说第二支肯定不会有第一支那么强大,但是有我带领也不怵任何人。-鞠义张扬自信的说道。

    鞠义虽说非常的狂傲,而且做事有些不经大脑,但是一旦认可了某一个人那么就会彻底忠诚对方,所以在打造好先登死士之后,鞠义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袁绍安全问题,那一次甘宁百骑踏营,现在想想鞠义都心中发寒!

    每每回想到那次甘宁冲入营中差点干掉了袁绍,鞠义就无比的心寒,为此那件事之后他将当时守营的所有将领,包括伤病之中的颜良全部打了,之后一直在想的就是怎么给袁绍弄一支保护好袁绍。

    “鞠将军有此心,主公得知必然大喜。”田丰少有的恭维道,不过他也不建议鞠义将先登死士给袁绍,毕竟由袁绍率领的先登死士撑死也就是优秀将领率领丹阳兵那个级数,但是要是鞠义率领先登死士,按照田丰的估计那绝对是天下前五的强兵!

    “可惜我现在都没弄好。”鞠义没好气的说道,他就这么耿直,不过田丰也很耿直,对于鞠义的口气也没有特别在意,这都不是事。

    “我们还是想想历城关羽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出手,还有他大概会走哪条路线吧。”荀谌开口说道。

    “……”鞠义和张颌还有颜良一对视,这种事情他们怎么知道。问他们等于没问。

    “我想我们到时候面对的估计不仅仅是关云长和郭奉孝,大概张翼德还有华子健和于文则都会出现,毕竟相比于之前的小打小闹。这一次的战场实际上是在兖州,我们的主力也转到魏郡,而非之前的渤海。”田丰略一思考之后就开口说道。

    “让元伯和公与在青冀边境制造点摩擦,让关云长无暇分身即可,对了,青州的泰山的州道,郡道已经建设完毕了。我们需要重新估计他们的粮食运转速度了。”荀谌微微有些感叹的说道,“陈子川确实是天纵奇才。”

    “我们要不要也将主干道修起来,陈子川修路的材料并没有保密。甄家已经拿到销售权了。”田丰想了想说道,粮草运送最大的麻烦就是损耗,运一石,到的时候仅剩一升都有可能。而陈曦那种宽阔平坦的州道足够将运送时间缩短大半。

    “你不觉得甄家和刘玄德走的有些近?”荀谌皱着眉头询问道。

    “是有些。但是甄家能背叛我们?甄家因为上次的置换彻底锁在了冀州,不光是根子,而且是整个甄家数百年的基业被锁在了冀州,如果她背叛主公,我甚至会有些高兴,吞了甄家,我们的府库至少能翻两番!”田丰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

    “说的也是。”荀谌点了点头。也承认田丰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但是不自觉的又感觉那里有问题。可惜思来想去却没有想到,最后只能将这件事先按捺下去。

    鞠义的狂傲确实有他的资本,步兵战胜骑兵,击败天下速度最快的精锐白马义从,野战对上数倍的步兵也能轻松战而胜之,遭遇伏击,偶遇夜袭,也都镇定非常。

    如此这般,对于鞠义要率兵挑战吕布,田丰虽说有些担心鞠义自负过头,但是想了想双方的实力对比,也就放心了,就算田丰自谦,他也认可鞠义率领的先登。

    世事就是如此神奇,估计在没有先登大破白马之前,没有人会想到天下会有如此精锐,同样也没有人会在意无名的鞠义,而相比于悍不畏死的先登,吕布的麾下也有着一支未曾有机会展露锋芒的精锐——陷阵。

    “高将军有信心没有?”陈宫在袁绍对于黑山军围而不攻,还有刘备军袖手旁观的时候就猜到了对方的目标是什么,自然一早也就着手了布置。

    “先登吗?还没有交手我也不确定。”高顺微微有些木讷古板的说道。

    “不是要你打赢,是让你堵住鞠义,只要将鞠义的先登堵住,奉先的狼骑足够在极端短时间击溃袁绍,相比于布局设谋,反倒不如将计就计,以雷霆之势灭掉袁绍这一路大军!”陈宫盯着高顺说道,“这一战的胜负决定着我们以后的地位!”

    “堵住先登?”高顺的眼中闪过一抹光泽,然后平淡的说道,“没问题。”

    “好,那你和张将军先做好准备,等黑山军进入兖州之后,我会通知你们在什么地方做准备。”陈宫有些不太自信的说道。

    其实陈宫对于高顺能不能挡住鞠义很没有底,虽说陈宫也认为高顺应该是一员良将,可是陈宫完全不认为高顺是鞠义的对手,在他看来吕布麾下能独当一面的也只有张辽了,对于一直作为一个屯长,每次都能来听政,但是却不说话的高顺几乎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当时陈宫在给吕布分析如何应对这次危机的时候,提了一句“要是能将鞠义排除,这一战打一个出其不意,赢得可能性很大”,然后吕布就表示让陈宫去给高顺说,反正在吕布记忆里面精锐战什么的高顺都没输过。

    “算了,不能将所有的担子压在他身上,还是再做一二布置吧。”陈宫望着高顺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说道。

    另一边高顺出门之后,张辽就迎了上来,“恭正,这次你也要出征?”

    “对付鞠义的先登死士。”高顺平静地说道,没有丝毫的紧张。

    “有把握没有。”张辽微微皱了皱眉头,鞠义平推白马义从的战绩可是很有名的,可谓是当今天下最有名的将帅,自然张辽有些担心。

    “灭了他。”高顺神色默然的说道,那表情跟踩死一只蝼蚁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冷漠没有其他。

    “那就好。”张辽松了一口气,高顺要是这副棺材脸那就说明对方当真有把握,否则的话也不会如此开口,“不过你也小心,鞠义怎么说也是一员良将。”

    “我们是突袭,不会输的,先登攻强守弱,对付一般兵种可以以攻代守,对付陷阵,只能被一波带走。”高顺少有的说了一串话。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票票~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