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征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次日高顺在魏续极其不满的神情下接过了自己的部队,然后在吕布那里将陷阵的八百套缴获自飞熊军的鱼鳞甲,全身盾,大刀,强弩全部装备了起来。

    看着那八百名面色冷漠的士卒,吕布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在高顺的一挥手,八百士卒的实力从炼气入体直接拔升到炼气成罡,没有依赖任何的阵法,纯粹靠着陷阵的军魂,全面强化了整个军团。

    “出发。”高顺轻喝道,麾下士卒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全部扛起刀盾,挂上强弩,神色冷漠的出发了。

    在高顺出发后不久,魏续,侯成,郝萌三人率领着一万步骑也出发了。

    数日之后华雄终于在冀州和兖州的交界处遭遇了已经和流民没有什么区别的黑山黄巾。

    “飞燕兄,你们怎么成了这样?”华雄并没有遭到黑山黄巾的阻拦,相反还受到了黑山黄巾隆重招待,不过看着坐在主位上神色惨白的张燕,华雄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不说其他的了,我们黑山黄巾全面加入玄德公麾下,你们想怎么整编都行,我现在就将人头给你们。”说着张燕眉头都没有皱,手旁的大刀直接朝着脖子抹去。

    “啪!”华雄一惊,赶紧伸手将张燕用来自刎的大刀挑飞,他现在很庆幸入账的时候还能带着大刀。

    “飞燕兄,下面的路还需要你率领黑山军去走,而你也还有生机。等到泰山向玄德公请罪吧。”华雄算是少数知道隐秘的人,毕竟他正常情况不是陈曦的护卫就是李优的护卫,他们两人都不怎么对华雄隐瞒。

    “……”张燕看着被打断的大刀,叹了一口气,要是不用死,谁想死啊,他的腹胸之间有一道伤口,已经化脓了,这是内气已经压制不住伤患的重要表现,不管是现在死不死。他也熬不过几日了。

    张燕默默地解开自己的衣服。一道巨大的伤口出现在腹胸之间,“华将军不怕你笑话,我张燕也没几日好活了,能带着兄弟们走到这里就靠了一口气在强撑。对于我来说与其这么死了。还不如舍了此残躯为兄弟们搏一条出路。所以华将军没有必要阻止我的。”

    “……”华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这就是一个义。

    “先试试吧,说不定还有救。我有随军的医师,后面还需要你率领,我需要给你们断后,不可能率领你们,所以到泰山的路还需要靠张渠帅。”华雄拱手施礼,不是因为张燕的实力,而是真正佩服对方的义气。

    华雄将自己的随军医师派给张燕几个,然后将多余的辎重分给张燕一行,自己就率领着整个军团去安营扎寨,他需要支撑住十天,给张燕争取点撤退的时间。

    “没等到吕布一方,居然等到了刘玄德的兵马,看那杆大旗,应该是华雄没错了。”颜良摸着自己扎手的胡子远远的窥视道,他比华雄晚了几日进入内气离体,不过对比现在得实力,颜良自信自己的实力绝对强过华雄。

    “我们要不要去挑战对方?”吕旷兄弟站在颜良的背后问道,“华子健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杀了他……”

    “你们两个不是对手,就算是儁义也不可能稳胜,明天我率军去挑战,你们做好突袭准备就好了。”颜良的兵法非常的渣,但是架不住被田丰带了一年,不断的熏陶之下训练出来三板斧。

    所谓的三板斧也就是正面单挑吸引人注意力,然后靠武力挑翻对方,之后趁乱挥军出击,紧随着隐藏的两翼也冲上去,一般来说这种教条式战斗方式效果对于绝大多数的情况都非常的适用。

    毕竟田丰也不是闹着玩的,给颜良量身定制的战术,结合打击士气,趁乱出击,虚张声势,对付一般级别的将领基本上一套下去就够将对面打哭了。

    “报!”华雄派出大量斥候四处探查之后,在军营扎起来不久他的斥候就带着颜良一方的使臣还有战书回到了华雄这边。

    “颜良吗?好久不见了。”华雄将整个竹简捏的粉碎,虎牢关下一别,华雄已经有些记不起颜良的容貌了。

    “会猎于明朝吗?”华雄看了看自己的副将杜胜,“派人去告诉颜良,后天我在和他会战,今天大爷人困马乏,不想打,明天还要休息。”

    实际上华雄率领的军团战斗力并没有损耗多少,不过他来的主要任务不是和颜良大战,而是拖时间,所以他也不想在颜良身上浪费自己并不算多的兵力。

    颜良看了看返回来的战书笑了笑,华雄要拖时间,他颜良难道不需要拖吗?他还等着鞠义的先登来打爆华雄,毕竟比麾下英勇程度,鞠义自信难有人超越鞠义,至于黑山黄巾,田丰和荀谌已经掠夺的足够,再继续掠夺也无法养活了。

    就这样华雄和颜良对峙了三日,而鞠义的先登死士距离颜良也不足数个时辰的路程,颜良终于拔营出征了。

    “终于来了吗?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该动手了,杜胜,孙岩,李斛,杜远,各自率领五百骑兵准备吧,陈皓你率领一千步卒,多布火油干草,稳住营盘,若情况不妙,从后营撤退的时候放火烧了营寨,我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华雄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的忌讳。

    华雄麾下军士的严谨与纪律早已刻入骨子,就算知道必死,只要他不退,就不会有任何的士卒会撤退。

    华雄披甲跨出主帐,只见一阵秋风扫过,插在辕门的那杆华字帅旗突然折断,然后就像是有眼睛一样砸到了华雄的脚下。

    华雄看都没看那折断的帅旗,直接朝着前方走去,虽说他不懂卜卦,但是这么不详的事情会预兆着什么华雄能没有感觉,在他跨过那杆折断的帅旗的时候,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让华雄不由的头皮发麻。

    “将军,不若我们今日不要出征如何?”杜胜心惊肉跳的说道,这一刻他也感觉到那种死亡临身的恐怖。

    “呵呵呵,上一次我感觉到会死是在汜水关,然后我活下来了,突破到了内气离体,这一次我又感觉到了这种死亡临身的感觉,可惜面对这种死亡的大恐怖,不是你后移一步就能避开的!”华雄笑了,笑的是那么的轻松,翻身上马朝着营门杀去。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