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双十之数封侯拜相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文儒,你在干什么?”贾诩探过头去看着李优的在纸上写写画画,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给袁本初添点料,让他赶紧借袁术之手来打徐州,然后让我们反杀了豫州,彻底让袁术和袁绍决裂!”李优漫不经心的说道。

    “大概不容易,许子远,沮公与不会这么急切,现在还不到他们着手准备决战。”陈曦也探过头来看了看李优画的徐州防线分布图。

    “有时候势成骑虎很正常的,他们不想动手,徐州世家在我走后就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子龙走后徐州世家肯定跃跃欲试,让我来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和袁绍暗通曲款如何?”李优的面上浮现一抹森冷的笑意。

    诸葛亮看着对面三个阴笑的家伙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将摆在中间的果脯拉了过来,吃了两块,然后吞了一大口的特制超浓苦茶,瞬间脸皱成一团,不过一杯下肚之后诸葛亮彻底清醒了过来,然后继续开始处理政务。

    “孔明其实你没必要那么辛勤的,每天戌时睡觉,早上卯时来工作就行了,没必要加班加点的,你和子敬这是比谁回家晚啊。”陈曦看着诸葛亮大口大口往嘴里灌茶的时候无奈的说道,完全没必要这么拼命的。

    在陈曦将整个政务厅的人熏陶的懒洋洋的时候,政务厅的某些人也在止住这种歪风邪气,尤其是有诸葛亮加入之后,勤劳党的数量大幅度上升,现在搞的陈曦都不好意思来的太晚了。

    果然在你影响世界的时候,世界也在影响你。

    “哟。这个是什么?”陈曦好奇的看着李优手上的图形,貌似有些像是阵法,“军阵?”

    “嗯,子健说是败在了先登手上让我帮忙给找场子,我现在正在想办法。”李优叹了口气说道。对于华雄提议的要用西凉铁骑枪挑先登,李优也表示认可,在哪里跌倒从那里爬起是应该的。

    “我正在推演新的军阵,我打算研究一个适合于子健的军阵,不过难度有些大,文和正在帮忙。”眼见鲁肃也探过头来。李优便解释了两句。

    “推演新的军阵?”鲁肃不由得扯了扯嘴,别的人都是学习,你这里都直接创新了,您真厉害。

    “是啊,文儒也被逼急了。准备研究一个适合子健的军阵,量身定做的,我也被拉上,没办法以前受了人家的好处。”贾诩一脸无可奈何的说道。

    “李师需要帮忙吗?”诸葛亮站起身来说道。

    “做你的政务,别没事找事了。”李儒横了一眼诸葛亮说道,诸葛亮的政务有一大半都是自找的,跟鲁肃一个性格,没事找事做的典型。

    诸葛亮果断不说话。而贾诩则一脸无奈的开始和李儒推算军阵变化,他也是服了,西凉兵死的大半对于李儒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打击。估计华雄不去报复,李儒也打算逮住机会教鞠义做人。

    “伯言!”法正推开陆逊的房门大吼道。

    “法相国,不知您找我什么事?”陆逊有些无奈地说道,他跟着法正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诸葛亮走的时候是那种眼神。

    到了现在陆逊也不挣扎了,完全不是法正的对手。这年龄的差距实在有些大,水深火热什么的都是浮云。

    “走。跟我回泰山。”法正打着哈欠说道,他最近心情不错。齐国临淄新城已经彻底规划好了,而且有大儒王烈坐镇,虽说对方不愿意为官,但是不代表法正不会借对方的力量平衡齐国形势。

    “回泰山?”陆逊一愣,随后大喜,他终于能回去追随他师父了,当然去见见诸葛亮也是应该的,至于和诸葛亮争胜之心已经没了,越是懂得多,陆逊越是能明白诸葛亮的恐怖,根本就深不见底。

    “嗯,回泰山,我已经将齐国临淄彻底规划好了,剩下的别人也能做,用不上我了,我也该回去了。”法正平静的说道,“到了泰山之后你会见到更多的人,有一些连我都感觉到压力。”

    “哦,我知道。”陆逊沉稳的说道,他现在明白了他所处的程度,虽说他在陈曦,诸葛亮,法正嘴里都曾被称赞过,但是他很清楚他现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放心,放心,回了泰山对你感兴趣的人不会在少数,当然卢子家那个家伙你也会遇到的,听说是在跟文和先生学习。”说起贾诩的时候法正很明显的流露出一抹敬意,对于贾诩这个人法正很佩服。

    “哼,我肯定不会输给他的。”陆逊自信地说道。

    “别小看他,子川将他交给文和先生,那么他必然有过人之处,而文和先生会去管教他更是说明了这一点。”法正郑重的告诫道,“不要小看对方。”

    “我会的,但是我更相信我不会输给对方。”陆逊自傲的说道。

    “那就好,我这次回去之后,估计来年我们和北方一直以来的摩擦强度就会不断上升,定鼎北方的战略就在此一举了,乱世是我们这些人获得功勋最好的时机,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你很难在二十岁左右封侯拜相。”法正少有的露出一抹锋芒,二十三岁之前封侯,这是法正给他自己定下的目标。

    “二十岁封侯拜相。”陆逊震惊的看着法正,这种人历史上有几个,而能像这一刻的法正这般平静自若,带着绝强的自信说出来的又有几人?

    “很吃惊吗?”法正平静的询问道,而陆逊点了点头,二十岁封侯拜相这种事情谁都震惊吧。

    “有什么吃惊的,在我们这里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十八未到的颍上亭侯了!”法正看着陆逊平静的说道,“我自信我能在接下来的战场获得封侯的功勋,错过了这个机会不知道下一次需要等到什么时候?”

    陆逊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法正的自信让他震撼,他不知道是什么促使法正说出了这样的话,若是法正当真二十岁封侯,那绝对是年少得志的代表!

    “收拾东西吧,很快我们就要走了。”法正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然后便朝着外面走去。未完待续

    ps:不知道这礼拜能不能顺利过过去,唉~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