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尽人事听天命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当天驻军的之后王异左拐右拐出现在了法正的车架旁,不过没有看到法正.

    "请问一下,法孝直是在这里吗?"王异单刀直入,懒得和陆逊这种小屁孩浪费时间.

    "法相国有事情去和赵将军谈了,没在这里,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帮忙给带."陆逊看了看王异,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一般来说女孩都自带迷惑性.

    "你能带?"王异先是有些失望,随后扫了一眼陆逊,只见对方衣着得体,再想想陆逊之前举止有理,眼睛一转,貌似可以试试.

    "大可告知."陆逊放下手上的工具,站起身来说道.

    "你确定?"王异一挑眉,"做不到的事情不要应承."

    "我说我能我肯定能做到."陆逊不满地说道.

    "哦,那就好,我很担心你做不到."王异点了点头.

    "说吧,我时间也很宝贵的."陆逊拍了拍手说道.

    "带我去见法孝直."王异浮现出一抹得色.

    陆逊一怔,随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异,"跟我来."

    "多谢了."王异轻笑着说道,"小弟弟,姐姐谢过啦,回头请你吃糕点."

    陆逊心中暗骂,一时不察居然中了王异的偷梁换柱,不过既然应了下来,那也只能带王异去了,毕竟在陆逊的定位中,自己属于说一不二.

    眼见陆逊神色不爽,但是却没有说别的,王异就知道陆逊也是心性坚定之辈,于是跟在陆逊身后笑着说道,"小弟弟不要生气哦,要不这样.姐姐告诉你姐姐的名字怎么样,姐姐不该骗你,但是姐姐找他是有急事的."

    "我没生气."陆逊凝神静气之后回望了一眼王异.

    "虽说脸上没有丝毫生气的表情.但是不代表你不生气哦,行为有时候比神色更能代表自己的心情."王异笑嘻嘻的说道.

    陆逊原本急速的步伐猛地一慢.彻底平心静气之后回头看着王异,"好了,我现在彻底不生气了,没想到我居然会如此情绪化,不才陆伯言,见过小姐."

    "挺厉害的啊."王异微微咂舌,没想到陆逊会这么快恢复平静,不过对方既然施礼.她也不会短了礼数,欠身盈盈一礼,"扶风王家王异."

    "扶风?"陆逊微微一挑眉,约莫有了一些感觉,毕竟法正就是扶风人.

    "有何不可."王异笑盈盈的说道,看到陆逊的神色她就知道对方联系到法正身上了,要得就是这样,她也不用解释了,说来王异也并非盛气凌人之辈,之前那么做也只是为了快点见到法正.了结此事.

    "倒是没有,跟我来吧,他在军营.进去别乱说话."陆逊一脸郁闷地说道,他始终是被王异给阴了.

    很快陆逊就带着王异来到军营外,虽说整个商队也由军队保护,但是要进军营依旧被拦住了.

    "来者何人?"守卫询问道,不过并不是很严密.

    "法相国同行."陆逊叹了口气说道,随后将法正交给他的令符拿了出来,一番验证之后,便放两人进入.

    "看起来也不是很严谨啊,居然连我也能带进来."王异惊奇的说道.之前眼见陆逊将自己带向军营,王异就有些丧气.毕竟军营严禁女子入内.

    "恰恰相反,这军营非常严谨.若非有这个令牌绝对进不来."陆逊不满地说道,"法孝直曾经做过三军的中军司马,也就是军师职责,到现在这个身份也没有被去掉,这个令牌就是他身份的象征."

    "他居然还做过三军军师?"王异吃惊无比.

    "做过,当初讨伐黄巾一战,他就是军师."陆逊撇了撇嘴说道,法正闲得无聊给他说过当初的丰功伟绩.

    说来也是法正纠结,要知道法正实际上是有爵位,准确的说那一次参加讨伐黄巾战争的几人,都获得了爵位和赏赐,就算那一次没有,后来也都都有爵位了.

    法正的关内侯实际上就是在去年封齐国相的时候获得的,也就是说法正的实际上是有爵位的,而且也是实打实的侯爵,虽说关内侯比较水,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个侯爵,其他的不说,尊号怎么也是侯爵!

    关内侯和列侯最大的差别在于,列侯除了关内侯拥有的福利以外还有封地,不过在兵荒马乱的时代,就算有封地你也拿不到手,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是作为身份的象征,死纠结的法正硬是不愿意说自己是侯爵,表示不获得列侯爵位绝对不会称自己是侯爵.

    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连法正他爹都不知道法正实际上是有爵位,正因此法正他爹有时候还会奇怪,大汉朝的官位到了两千石是要爵位的,为什么法正能成为齐国相呢?为什么呢?

    法衍,陆逊等人都是先入为主的认为法正是没有爵位的,而王异却是按照大汉朝的律法推论的,只是她不明白法正是怎么获得爵位的,毕竟大汉朝有一个法律叫做非军功不可封侯!

    而现在陆逊说出法正参与过讨伐青州黄巾,王异就彻底明白,顿时苦笑连连,到现在她也只能尽力了,她发现自从.[,!]出了扶风,法正就像是蛟龙脱困,一飞冲天,乘风化龙,这差距大的现在王异也只能说尽力了.

    "你怎么了."陆逊发现原本时不时撩拨他一下的王异突然没声了,于是不由得停步询问.

    "只是有些感叹罢了."王异面色无奈地说道,她有一种扭身而走的冲动,王家,姜家奋斗了这么多年,号称扶风有数的豪强,也没出一个侯爵,官位最高者不过一城城守,和法正完全没得比.

    两个家族百多年的奋斗比不上一个少年五载的努力,这由不得王异不感叹,什么叫做看走眼了,估计姜莹的父亲要是知道法正现在的情况,大概也只能叹一句有眼不识荆山玉,未知明珠暗里投.

    "到了,我把你送到这里,剩下就看你的了."陆逊指了指大帐说道.

    "伯言,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赵云耳聪目明自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笑着说道.

    "看来,你不用等待了."陆逊撩开大帐朝内走去.

    【唉,莹姐,尽人事听天命吧.】王异长叹一口气,【事已至此,能成不能成已经不看我的智慧了,剩下的也只能看对方对于你的感情了.】未完待续

    ps:好久没三更了,今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