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有一种境界叫成熟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对于6逊带来王异,法正相当的不解,不过鉴于对于6逊的信任,法正并没有过多询问。

    有王异和6逊在场,法正和赵云也没有深聊,只是原本赵云和法正就将之前徐州的情况说的七七八八,法正也有了自己的估计,剩下的不过是闲聊几句,法正便带着6逊和王异离开了。

    “不知小姐找我何事。”出了军营,法正正式和王异见过,微微欠身施礼之后询问道。

    “扶风王异见过法相国。”王异屈身一礼说道。

    “哦,原来是我们还是老乡。”法正笑着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模糊之间他已经感觉到姜莹了。

    “法相国如日中天,自然不曾记得我了,当初我等还曾见过面的。”王异有意往她要说的话方向上引。

    “让莹儿来吧,你再说都没用,有些话只有她自己说才有效果。”法正双眼平静如水,看的王异心中冰凉。

    “法相国这么笃定?”王异尽量平心静气的说道,这个时候让姜莹和法正见面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怪她,她不能来我也会亲自去迎娶,能来就够了,区区姜家阻得了莹儿,阻不了我,你能让6伯言带你到我面前,想必莹儿出凉州也少不了你的谋划吧。”法正平↑长↑风↑文↑学,,“多谢。”

    “你真不怪她?”王异讶然道。

    “只怪我力不能及,其实只要她给我一封信就够了,我的能力足够让姜家日夜难眠。我一直没动作只是不知道莹儿怎么想的。”法正平静的说道,“我正妻之位依旧空悬。等着她给我一个回复。”

    “你不担心我们是来攀龙附凤的?”王异啧啧称奇,现在平静如水的法正。让她有一种敬畏,她对于自己身的智谋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没有想过有人什么都没问就知道全局。

    “不担心,也不介意,我妻享有我的一切地位与荣耀本就是应该,更何况婚书未毁,我法家承认这门婚事,不管缘由如何,她是我妻。就这么简单。”法正笑着说道,笑的是那么的恣意。不管是攀龙附凤,亦或者纯真的青梅竹马,他的地位与荣耀有她来分享就够了,总好过一个人孤独的站在那里等待。

    王异有些愣神,她来之前已经准备好法正拒绝这门婚事了,毕竟现在得法正可谓是年少得志,姜莹并非人间绝色,姜家也不够作为法正的臂助。这一门亲事说是高攀都不为过,更何况,姜家还落了法正的脸。

    “去叫她来吧,姜家目光短浅。是姜家的事情,我毕竟出自扶风,那个地方是什么样的民风。什么样的习俗我还是知道的,让她来。我父亲就在这里。”法正懒得跟王异多说,扶风什么情况他还是有自信的。

    “我去叫莹姐。”王异深深的看了一眼法正。她也没想过法正会看的这么透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以前的法正很小心眼的,这一次为何如此宽厚。

    “你未婚妻来了啊。”6逊看着法正说道。

    “了了一个心愿,心情很好。”法正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回泰山我就婚书,准备结婚。”

    “恭喜啊恭喜。”6逊赶紧恭喜道,“不过你不打算等上三个月吗?没记错的话,你这个级数结婚需要等三个月的,你不等吗?”

    “不等,诸侯之礼的六个月都过了,回头就结婚。”法正冷笑着说道,“小爷也不给姜家婚书了。”

    “诸侯之礼?”6逊一愣,“你是公侯吗?”

    “废话,你不知道吗?”法正翻了翻白眼说道。

    “那你之前说二十三岁封侯是什么意思?”6逊无语的说道,“你都是公侯了啊,而且还是双十不到封了侯,你还闹着封侯是什么意思?”

    “没封地算什么侯,我所说的二十三岁封侯指的是亭侯,乡侯,县侯这些,关内侯这就是个耍猴的。”法正不爽的说道,完全鄙视关内侯这一阶层。

    “你真行。”6逊竖了一个大拇指。

    另一边,姜莹在王异走后原本焦躁的心情反倒平复了下来,她已经做好退婚的准备,她也不知道当初迈出姜家家门的时候,她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不过现在她的心情已经彻底的平复了下来,成与不成都不重要了。

    姜莹长叹一口气,彻底平复了自己的内心。

    “姐姐。”王异的声音出现在了姜莹这里。

    “你回来了。”姜莹平静的说道。

    “恭喜了,法孝直,哦,现在该叫姐夫了。”王异说的极其简略,但是告诉了姜莹所有想知道的,“他找你。”

    姜莹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茫然无措的看着王异,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起来吧,姐姐,去见姐夫了,他说他愿意与你分享他的地位还有荣耀。”王异轻笑着伸手将姜莹拉了起来,果然有些事情不去做的话,没人知道结局是多意外。

    姜莹出现法正面前的时候,法正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对方的面容,并不算漂亮,不说和蔡琰等人媲美,就连法正之前找的小妾都略有不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再次看到的姜莹的时候,法正彻底放心了下来。

    两人皆是无言,良久之后法正伸手拉住姜莹,“走吧,去见阿爹吧。”

    姜莹面上一红,并没有挣扎,顺从的跟着法正去见法衍,和法正估计的一样,被法正吵醒的法衍再见到姜莹也是一愣,面上多了一抹喜色,这毕竟是他为他儿子挑选的媳妇,出了不少的波折,最终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原本对于法正的愧疚,终于消散了。

    “好好好!”法衍摸着胡子听着姜莹怎么来到这里面感叹不已。回头看向猛然间沉稳了很多的法正叹了口气,“好好待莹儿。别辜负她。”

    “我知道了,爹,你也休息吧,我有些话给莹儿说。”法正点了点头,紧了紧握着姜莹的手。

    “嗯,你们也好久没见了,我也就不打搅你们了。”法衍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自己儿子还很重情义的,于是也就放心了很多。

    法正和姜莹到了另一个马车之中。两人将分别之后的事情叙述了一遍,相比于姜莹那些西凉往事,法正的故事波澜壮阔了很多,不过两人也因此再一次恢复到当初在扶风的熟络,再无丝毫的隔阂。

    法正看着抱在怀中的少女,面上浮现了一抹冷笑。

    法正不是不介意这件事,只是他不愿意将自己的怒火泄在自己未来的妻子身上,同样姜家毕竟是姜莹的家族。至于扶风马家,对不住了,有一种怒火叫做迁怒。

    次日,法正带着姜莹去见张世平。初一见面,张世平还以为法正勾搭上了扶风姜家的女子,正打算调侃了两句。结果法正的话,让张世平彻底灭了这个心思。

    “多谢张老哥了。这是内室。”法正对着张世平一施礼,张世平所有调侃的心思都没有了。

    “哈哈哈……”张世平干笑。将之前准备调侃的话全部吞了下去,法正的话让张世平彻底知道法正身边这位是什么身份,小妾什么的随便调侃,回头看上了打个商量送人都行,但是正妻,你调侃是想死吗?

    “妾身法姜氏,见过张兄,之前一路行来多有隐瞒,还请见谅。”姜莹欠身一礼。

    “夫人不必如此。”张世平干笑,早知道这是法正正妻,他绝对会更为恭谨,不过现在他该庆幸的是没有怠慢,否则的话,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此物张老哥还请接着。”法正掏出一张请柬递给张世平,只见上面写着来年二月初二两人结婚,“这是第一册婚书,我和莹儿能与来年二月初二成婚,还要多谢张老哥牵线搭桥。”

    张世平一愣,随后瞬间明白,法正是这个婚书是将他作为媒人给下的,相比于他的身份,媒人做的位置要远好于他应该坐的位置。

    “两位郎才女貌,就算没有我,时间一到也是金玉良缘,我不过是恰逢其会,在此预先祝贺二位了,到时我必然不会缺席。”张世平面上大喜。

    法正带着姜莹离开的时候,姜莹非常的不理解,张世平为什么会如此高兴,而且也不理解为什么法正并没有多加感谢张世平,要知道没有对方,她可来不了。

    “好了,等你到泰山你就明白了,我给他的那个请柬就是最大的感谢,再大的话,他就不敢接了。”法正笑着说道,“以后法家就是你当家了,回头我会将法家的地契文书全部给你,我只管外,法家以后就看你了。”

    “嗯,我会的。”姜莹有些不太自信。

    “随便玩吧,法家家底还是很厚实的,你随便折腾就行了。”法正笑着说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将诸侯服饰绣出来,时间不多了。”

    “这个我会。”姜莹极其自信的说道,相对于繁简那些人来说姜莹的女红绝对够秒杀一片。

    “加油吧,我看看最近有没有战争什么的,参加一下,说不定能成为列侯。”法正一脸妄想的说道。

    就在法正妄想的时候,陈曦和刘备已经得到了赵云和法正即将抵达泰山的消息。

    “走了,法孝直和赵子龙回来了。去迎接,谁跟我一起去啊。”陈曦在政务厅叫嚣道。

    陈曦早就不想干了,孙乾已经前往兖州了,而他还需要等待赵云,如此一来,他还需要在泰山呆着,话说到了现在陈曦早就不耐烦了,外出公干,至少不需要处理政务,建设什么的他还是很在行的。

    “我跟你一起去吧。”贾诩也早都不想干了,自己明明是管情报的,被鲁肃拽着搞政务,贾诩早都烦了。

    “我也去吧。”李优恰好将公务做完,交给鲁肃之后准备活动一下身体,想了想决定跟陈曦贾诩一起去。

    “走,毕竟是军团级别的统帅,一起去,玄德公大概也会去。”陈曦一挥手率领着贾诩和李优朝着城外杀去,毕竟驻外军队是不能进城的,只能蹲在外面军营。

    穿梭在内城,陈曦和贾诩等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时不时出现的城市管理大队,皆是一脸笑容。

    “奉高又需要扩建了,短短一年,已经彻底满员了,我们又需要再建一层外城了。”李优左右扫视了一遍之后,一脸感慨的说道,“不得不说,当初子川的选择很正确,要是没有那一条法律,就算奉高能繁荣,也不会达到现在这个程度。”

    “正常,可能在兵法谋略上面我远不如你们,但是在建设展上我自信自己不会输于任何人,最多就是我的计划需要别人来完善。”陈曦自傲的说道,比兵法谋略他确实不是对手,但是比展建设他有绝对的自信。

    “你完全是懒得做吧。”贾诩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不是不能做,而是完全是觉得浪费时间是吧,反正在你看来给一个大框架,下面人拿去自由挥,只要不跳出框架,总体战略也就依旧朝着那个方向奋斗,反正就算没有细节,战略只有一半效果,你也有把握碾死对手。”

    “咱是不会做,而不是不想做。”陈曦不满的说道。

    “谁知道呢?”贾诩和李优连连摇头,他们才不会相信陈曦的鬼话,大战略都能做,你给我说你不会做细节,谁信啊!

    “我觉得回头赶紧扩城,刚好法孝直回来了,他有兴建临淄的经验,让他扩建奉高算了,回头我们又有地皮可以买了。”陈曦眼见两人不信也是无奈,说实话没人信他有什么办法,话说他确实不是一点都做不了,但是和鲁肃,诸葛亮比的话,那就差的非常远了。

    “我们现在府库充盈没必要这么做,先留上,以后再做打算。”李优摇了摇头说道。

    三人出了城门,刘备已经在北门等着了,接连施礼之后就在刘备一旁等待着大军到来。

    “终于来了,看起来白马义从已经训练的不错了。”陈曦眼尖第一个看到地平线上升起的旗号,随后大队骑兵整齐的出现在了视野之中,赵云的军团回归了奉高。(未完待续……)

    ps:还是弄到一起吧,下午午觉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