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定局四方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我说,你们完全不靠谱啊!这么吧,我一条条问,你们一条条答,这样清晰明了!”羊衜直接站起身来,一掌拍在桌子上,冰冷的扫视过众人,瞬间全场寂静,原本众人中心的文颖瞬间被剥夺了中心的位置。☆→頂☆→点☆→小☆→说,

    “第一条,这个团体的终极目标是什么!”羊衜扫了一眼众人问道。

    众人一愣,然后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什么恢复自家在青州的地位啊, 什么架空刘备啊,什么做掉陈曦啊,什么让大家获得更多的利益啊,乱七八糟的。

    【乌合之众!】羊衜冷笑着想到,他敢保证这里面绝对被贾诩安插了太多的人,否则的话不至于这样,少府史毕竟要和李优那些人打交道,羊衜可是对于李优,贾诩等人的能力有所预估的。

    “第二条,我们怎么完成终极目标!”羊衜根本不管这群人有没有争论出结果,自顾自的说道,反正这里的基本都是死人了,根本无需顾忌。

    下面又是一阵苍蝇的嗡嗡声,根本拿不出一个统一的方案,话说有能力的,有眼力的,现在还在泰山的都倒向了刘备,不爽的也早就搬走了,剩下的这群是什么货色可想而知!

    文颖现在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良久之后起身拍了拍桌面,“诸位,关于这一方面是我失职,诸位还请稍待数日,我必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结果下面根本没人听文颖之言,依旧是杂乱不堪,羊衜坐在椅子上冷笑的扫了一眼全场众人。最后目光在其中三人身上停留了一瞬。

    最后这场所谓密谋也就不了了之了,十几个代表走了之后。羊衜也轻笑着朝着外面走去,下次他坚决不来了。估计回头贾诩这个情报头子就会找他谈话。

    “羊少府,我家先生有请。”羊衜没走几步,就有一个瘦弱的青年拦住羊衜。

    “哪边?”羊衜神情自若的说道。

    跟羊衜估计的差不多,他被带到了贾诩那里,“明通,今天的事情你也见到了,有什么想法?”

    “乌合之众。”羊衜平静的说道,随后略微思考了一下,“不过这群人应该只是对方的丢出来的弃子。就今天看到的情况,他们最多也就是动动嘴,真正执行不可能!”

    贾诩看了一眼羊衜,“你回去继续做你的博县县令和少府史吧,这件事没你什么事了,你只适合内政。”

    羊衜起身对着贾诩行了一礼,然后退了出去,他本身对于这件事就没有半点兴趣,完全是被强行拖过去的。

    “文儒。怎么样?”贾诩望向身后的屏风。

    “还用查?”李优从屏风之后走了出来,“袁本初的后手吧,不过我才是袁本初这个局最大的后手。”

    “袁本初这次非被你气死不可。”贾诩想到那种情况不由得苦笑,简直就是一个悲剧!

    “他要是能气死才好!”李优冷笑着说道。“上一次商会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些奇怪,虽说有我们不插手的原因在里面,但是蔓延的也太快了。这一次让我将这群家伙一网打尽,看看袁本初怎么获得我方的情报!”

    就实际而言。李优对于世家和贵族并没有什么恶感,他只是对于阻挡他道路的家伙产生杀意。不过不幸的是一般来说阻挡在李优面前的十之**就是世家。

    “文儒,曹孟德进关中了,我们现在是鞭长莫及,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没有。”贾诩少有主动的开始收拾那些搅乱天下的诸侯。

    “确实麻烦,我们现在精力都需要放在袁本初身上,至于曹孟德,我觉得还是先搁置一二吧,至于稚然他们,我已经有办法处理了。”李优面色平静地说道。

    贾诩说的最有道理的一点就是鞭长莫及,这也是为什么要让刘晔亲自前往的重要原因,毕竟有些事情单靠情报终归有一些错漏。

    “那些家伙的后路就看你的了,我想为了以防万一,你也会在有可能壮大的曹孟德背后安插上我们的人。”贾诩点了点头说道,李优做事他非常放心。

    “稚然他们将路已经铺好了,我只要指点一下他们,他们就能脱身而出了,曹操也不会无缘无故和关中雍凉的民心作对。”李优神色平静地说道,对于李傕在关中的表现,就连李优自己都感觉到一种惊艳。

    当然李优也更清楚,就李傕那家伙,能给许下这样谋划的智者,绝对没安好心,这样的智者在什么地方都能混的开,何必屈从在一个成不了君主的家伙麾下。

    不过不管算计不算计,有这么一手,李优就有把握将李傕他们整体洗白,有些时候上位者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只要给了这个台阶就够了。

    李傕他们确实有很多大罪,但并不代表没有办法饶恕,不管刘协当初是被逼还是自愿,金口已开,李傕他们的罪责实际上已经一笔勾销了,而李优要做的就是给刘协一个台阶,让李傕他们彻底洗白。

    【呼,现在麻烦的是我不怎么确定曹操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就算给李傕出谋划策的钟繇是曹操的人,这里面也少了一环,不,少了不止一环啊!】李优皱着眉头想到,他倒是知道马腾他们和李傕不是一条心,但是羌胡只服从强者!

    “文和,有时间多留意一下关中雍凉,我要出去当袁本初的后手了。”李优面色平静地说道,然后并未多留,直接走了出去。

    贾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留心一下雍凉关中,不过也就是留心一下。

    说来贾诩对于关中雍凉的关注远远没有豫州大,相较于遥远的关中,豫州这块大肥肉,在一群人的喂养下,越来越肥实了,已经快到了能宰杀的时候了。

    到现在豫州已经被贾诩炮制的七七八八,最危险的周瑜已经被他传递过去的“真实”流言禁足在寿春,孙策也因此被波及,无法离开寿春,同时一干孙策提拔上的文臣武将皆是被打压。

    话说并非孙策和周瑜不能反抗,而是孙策不愿意和袁术冲突,如此一来周瑜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被禁足在寿春,整个豫州,荆州在周瑜禁足那一刻进入了防卫空当!(未完待续。。)

    ps: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