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以武会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此马名曰卷毛赤兔,乃是张世平从南蛮带回来的宝马,非绝世猛将不可驾驭,关将军,可有心气折服?”赵云笑着问道,说着拍了拍卷毛赤兔的脖子,而卷毛赤兔也盯着关羽,一声嘶鸣,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飞走,而关羽也化作一道青光跃了上去。

    不要管这匹赤兔马是嘶风赤兔马还是卷毛赤兔马,总之只要是赤兔马就肯定和关羽有缘,没有赤兔的关羽人生肯定是不圆满的,有了赤兔的关羽才能算是走上人生的巅峰。

    毕竟有了赤兔马才有了武圣,大家记不住关羽的老婆,记不住关羽的老爹,但是总能记住关羽的赤兔马……

    赤兔化作火焰飞走,当即关羽身随意动越了以前的极限直接飞到了卷毛的背上,然后不管卷毛是跑啊,跳啊,飞啊,冲啊,还是三百六十度空中倒转啊,关羽死活就是不放手,他就认定这玩意适合他。

    一番疯狂的折腾之后,关羽心满意足的骑着自己的卷毛赤兔落了下来,话说这卷毛赤兔之所以这么大动静,完全是因为它能感觉到关羽的确是想要骑它,而不是赵云那种只养着,不去骑它,不过可惜躲过了赵云,还是没避过关羽。

    “多谢子龙了。”关羽坐在马上对着赵云抱拳一礼,他现在有一种冲动,那就是o长o风o文o学,◎♂x.骑着卷毛去和吕布对砍,这次绝对要一挑一,他有自信就算赢不了,也不会受伤。

    “关将军现在看起来气贯云霄,威势大振。难道也想和吕布切磋切磋。”郭嘉笑着说道,他能感受到关羽现在的兴奋。自从张飞受伤之后,关羽心情一直有些低沉。就算将张飞送回了徐州,这一方面也没有大的改变。

    “吕布确实厉害,就算有了赤兔也不是他的对手。”关羽拽了拽卷毛的鬃毛,而这个时候卷毛赤兔也彻底臣服于关羽了,不再挣扎,反倒甩着头讨好,“不过再交手一次也是很有必要的。”

    话说间关羽将跳下马背,将青龙偃月刀和赤兔都交给周仓,让其带下去给赤兔穿上披挂。带上铃铛什么的,总之要打扮的漂漂亮亮才能令关羽满意。

    “唔,看来大家都有此心,那么我等不若下午就前去挑战吕布如何?”陈曦开口说道,话说他在关羽大寨呆不了太久,临邑城池的修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要接陈兰和繁简的话,新城必须修建起来,否则他绝对不会放心。

    “是不是有些急躁了?”陈炽开口说道。这一路军之中他算是管理后勤要务的,今天陈曦才到这里,一路行军疲惫,现在才正在埋锅造饭。下午就去挑战,有些太过于急躁了。

    “也不需要太多人,数百人就行了。虽说不怎么喜欢吕布的人品,但是以现在的形势。还有他的胆量,将单挑的地方换成我们这边也可以。”陈曦想了想开口说道。现在这形势,还没有到得罪吕布的时候,而且吕布的实力也不可能被捕杀。

    “对,可以让吕布过来,在我们这边进行挑战也行,双方不需要人多,八百一千就行了。”郭嘉瞟了一眼陈曦接过话茬开口说道。

    “对啊,毕竟我们的目的是收服吕布,进行一下友谊性切磋也是应该的,而且还可以以武会友,拉进一下我们双方的距离。”陈曦一脸平和的笑意,而郭嘉也来了一个大转弯表示确实如此。

    “这样?”关羽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肯定吕布的实力,但是对于吕布的人品真心不看好。

    如果没弑父这一项,关羽表示愿意接纳吕布,就算对方傲慢不懂做人,脑子有问题,但是牵扯到弑父,不忠不孝这两项,关羽绝对不愿意与他同殿为臣。

    “开个玩笑罢了,只是一个掩饰,你说吕布要是过来和我们以武会友,田丰那边会怎么想?”陈曦笑着说道,他也看到关羽的神色,明白关羽的想法,对于关羽这种忠义之辈,跟吕布绝对是相性不合。

    “田丰绝对会如临大敌,不过结合现在三方的关系,田丰肯定知道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那么肯定会抓紧时间去和陈宫重新再谈!”郭嘉笑着接过话茬。

    “田丰必然亲自去,那么大营之中只有袁谭和颜良的可能性很大,甚至有可能颜良都不在。”陈炽一拍手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

    “揍他没商量,”陈曦笑着说道,“派一猛将率领骑兵直接杀进去,一阵杀烧之后离开就好了,当然不要忘了嘲讽一下田丰,管是不是他做的就扣到他头上!”

    “我军新到,阵脚未稳,去和吕布进行以武会友,拉拢吕布可以算是情理之中,而且这次有子川在,身份地位皆是足够,很多条件要谈的话,很快就能达成,这对于田丰的判断是一个巨大的影响。”郭嘉点了点头略微解说道。

    关羽,赵云,许诸三人恍然大悟,随后略一商量,袭营一事自然交给了许诸和陈炽,然后陈曦则以主帅的身份给吕布写信。

    当然内容在一干人等的不断地商讨下改成了以武会友,增进一下双方的了解,说不得以后还要共事什么的,言谈之间给够了吕布面子。

    “埋锅造饭吧,给众将士饱餐一顿,唔,给吕布那边也准备上下午饭,肉什么的可以少点,馒头米饭管够。”陈曦笑着说道,话说没有咸菜鱼干,纯粹的加盐馒头能管饱对于很多以前吃不饱的士卒来说都很满意了。

    “我们也不缺那么点粮食,既然以武会友,那就以留一个好印象为主。”陈炽点点头说道,随后又想起吕布的疑心叹了口气,“就怕吕布不吃啊。”

    “放心,他的实力就算吞下砒霜也毒不死,而且他也知道没人会使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关羽神色冷淡的说道。

    “既然是以武会友,酒肉管够,还有剩下的半片牛肉,煮了,治疗用的烈酒,掺点水给制作上一坛,不掺水的也给弄上一小坛,要讲诚意那就让对方看到我们的诚意!”郭嘉瞟了一眼陈曦,对于陈曦的吝啬颇为不满,这是以武会友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