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可以一试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本着吃东西的时候不能大煞风景,自然将场地收拾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没有舞女歌姬,这个时候来上一队,吃着牛肉喝着小酒,好一副秋高气爽去访友。∑頂點小說,

    “不错吧,这算是给够了他面子了。”陈曦笑着对郭嘉说道,“怎么样我干的不错吧。”

    “确实不错。”郭嘉笑嘻嘻的说道,“那一边仲康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就能出发,不过没想到你身后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大牛的护卫啊,不过为了避免吕布反弹,我觉得也命其上座吧,云长和仲康他们发现不了,这吕奉先可未必不能发现。”

    “说的也是。”陈曦点点头,扭头对着身后喊道,“韩老先生想必您也听到了。”身后毫无动静,正当陈曦无奈的转过头准备对郭嘉解释的时候却发现韩琼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韩老先生,请上座。”郭嘉微微施礼说道,但是只见韩琼平淡的朝着主位斜后方走去,然后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神游物外。

    陈曦等人安排好其他事情之后,就等着吕布的到来,话说如果今天要是张飞在这里,必然会骂吕布那厮居然让他们这一干人等待,不过没有张飞在场,大家也都是文明人,自然心平气和的等待着吕布到来。

    “来了。”赵云眼尖第一个看到远处哪一个小点,并非驾马疾驰,但是也并不缓慢,赵云能感觉到吕布身上那种放松而自然的欣喜。

    “麻烦了,速速让仲康回来。”郭嘉当即说道,“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吕布居然只带着一个人来了。”

    “不愧是吕布。”陈曦起身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如此的胆魄才能配得上天下第一的称号。

    自虎牢一别之后。历经数年,陈曦再一次见到了吕布。比之虎牢关下吕布的狂傲,这一次依旧穿着同样铠甲的吕布比数年之前多了一丝沉稳,岁月毕竟还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迹。

    不过饶是如此,在陈曦第一眼看到吕布的时候依旧感觉到一种震撼,虽说仅仅只带着一人,但是那种苍天厚土皆化作背景衬托吕布一人的感觉,萦绕在陈曦的心头,这就是吕布,纵横不败的最强者!

    “九原吕奉先见过陈侯。”吕布策马扬鞭瞬间出现在会武的场地之上。对着陈曦一拱手,并没有丝毫的桀骜。

    “温侯何必如此,还请入座。”陈曦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心中暗叹,吕布也确实是一位人杰,可惜连连跟错了人,一错再错,但就算如此,依旧无法遮掩他的光芒。人中吕布不虚也。

    “好!”吕布伸手一甩自己的大红色战袍,迈步而出,朝着左侧首位走去,陈曦不由得生出龙骧虎步恐怕也就如此了。怪不得他会是当今最强武将。

    “雁门张文远见过陈侯。”张辽持枪对着陈曦一礼。

    “张将军也请入座。”陈曦笑着说道,回头朝着赵云瞟了一眼,果然赵云微微摇头。张颌装的再像,也改不了内气是刚性的事实的。而张辽的内气是柔性的。

    说实话这一刻关羽,赵云也震惊于吕布的气魄。皆是微微颔首,他们两个不是那种事实摆在前面死不认输的人物,自然对于吕布这种雄豪的胆魄为之震惊,不关乎人品的话,他们也得承认吕布确实是一个人物。

    “以武会友一事,稍后再说,温侯和文远能如此前来确实令我大吃一惊,之前所做准备反倒显得小气,众护卫皆回营地,既然是以武会友,我军也拿出最高的规格,阮钰良,你率领士卒回营,命仲康也前来作陪!”陈曦起身拱手一礼,对于吕布的气魄表示拜服。

    话说就吕布张辽两人前来,陈曦瞬间就知道了田丰那边必然是如临大敌,如此一来还是不要冒险袭营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吕布现在这种气魄,貌似可以谈谈,有一句话叫做相由心生,现在的吕布颇有一番气势。

    “喏!”阮良玉当即起身率领七八百士卒离开,只留下十几名倒酒添菜的士卒,去留之间无有丝毫的停滞,当真是令行禁止。

    吕布对着陈曦点了点头,七八百士卒的离开,吕布彻底放心了,没有了云气的阻拦这天下没有人能挡住他的,正因此他才更能感受到陈曦此举的诚意。

    【不愧是誉满天下的陈侯,行事光明磊落,投靠刘备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至少这里这些人每一个都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张辽心中一喜,和他陈宫一样,自觉吕布已经准备加入刘备麾下了。

    有了陈曦调节气氛,加之吕布这次也确实没有闹别扭,很快气氛就热烈了起来,而关羽,赵云为吕布孤身前来的胆魄所震撼,也都只提风月,不去拆台,如此以来气氛反倒没有陈曦幻想的那样剑拔弩张,甚至于张辽一时兴起还当场来了一段剑舞。

    “哟,这不是许胖子吗?”吕布对着急急忙忙赶过来的许褚笑着说道,看起来心情很好。

    “温侯,我听人说你孤身只带一人前来,还以为开玩笑的,没想到居然真是如此。”许褚瓮声瓮气的说道。

    不同于其他人,许褚虽说是忠贞不二,但是许褚对于强者的敬佩也是发自内心的,虽说不认可吕布的行为,但是他非常认可吕布的实力。

    “哈哈哈,我敬你一碗!”吕布面上带着一抹酒醉微醺的晕红笑着说道,对于许褚这种直言不讳的夸赞他很受用,他就喜欢直来直往,花花肠子什么的他学不会。

    “多谢,温侯了。”许褚一口饮尽,随后大吃一惊,“酒精?”

    好吧,陈曦以前闹着要蒸馏酒精,结果到现在也就六十度到极限了,大多数时候也就五十多度,不过酒精这么名字却依旧保留了下来。

    许褚如此口气,吕布岂能不知陈曦等人确实是煞费苦心,如此一来心中更是满意。

    “酒精,好名字,确实是酒之精粹!这是我喝过最好的烈酒。”吕布大笑道,“这酒正酣,人微醺,此会又是以武会友,我客随主便,既然如此不若我先来!”(未完待续。。)

    ps:  月末双倍啊,最后两天,有月票的都看看,看看还能投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