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魂牵梦绕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关羽背对着吕布说完驾马朝着地面上落去,吕布看不到关羽的神色,但是陈曦等人却能看到关羽神色之中的那份无奈,也许吕布只能说是所遇非人。≥頂≥点≥小≥说,

    “我不会死的,关云长你也不要死了!”吕布等关羽缓缓落地之后开口道,“如果我们会在战场上相遇,下一次我会手下留情,如果遇不到我和你相对,那么总有一天我会将今日的人情还给你!”

    关羽并没有回话,也没有说不要吕布手下留情那种话,他知道吕布是真正有资格对于任何对手说出手下留情的,因为他是无敌的战神,只要他不大意,天下之大难有人击杀他。

    张辽看着这一幕就有一个感觉——欣慰,吕布终于做了一件好事,张辽在下方看的很清楚,赵云和关羽虽说对于吕布依旧有些不满,但是却折服在吕布这一次豪迈而又雄魄的表现上,并没有太严重的敌意。

    至于那个最大麻烦的乌鸦嘴张飞,张辽表示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中原这么大还安置不了两个人,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迈进,下来应该就是在这种双方都很愉悦的氛围下,达成高度的一致,然后并入刘备麾下。

    正因此张辽明显有些兴冲冲,等待着下一步的开始,但是至始自终陈曦一直没有开口,这让张辽纠结无比,这一场以武会友到底是来干什么,当然张辽也明白自己有些着急了,但是陈曦这种沉稳的神色确实让现在兴冲冲的张辽有些抓狂啊!

    “温侯,临走之前。我再敬你一杯,我等身居不同地域。归于不同势力,一别经年。恐难再有如今日这般把酒言欢的机会。”陈曦捧起一杯酒,站在主位说道。

    张辽当即心中一喜,终于扯到他等的心塞的东西了,赶紧看向吕布,这身居不同地域,归于不同势力,不就是在暗示我们可以联合吗?一别经年难再聚不就是暗示我们要再如今朝其实是有办法的啊!

    【快看我,快看我,我来回答。我来回答!】张辽在心中呐喊,疯狂的呐喊,他担心吕布听不懂,这些东西让他来回答才是正理啊。

    “一别经年?”吕布一怔,他猛然想起了他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他为什么会穿的这么靓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为什么心情会如此之好。

    【我想起来了,为什么我会这么欢愉。为什么我今天能如此平静,我想起来了,写这封信的人是我的乡党,是我并州的老乡。对了,我在梦中无数次呐喊,无数次问询。并州才是我的老家,但是我却无颜回去。我想知道我的老乡对我的评价!】

    瞬间吕布明白了一切,他之所以要表现出自己的英武。表现出自己的雄魄,表现出自己最光鲜的一面,他是来得到自己老乡的认可的,他渴求回到并州,但是却无颜回归并州!

    并州那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落叶归根,思乡情重,狼骑士卒多少次梦回并州,多少次望北长叹,但是却又按捺住思乡之情,跟随着吕布征战天下,但是吕布无颜回并州,他无颜啊!

    三万北疆狼骑随他破匈奴,战鲜卑,打出汉家男儿风光,飞将之名花落入怀。

    离开并州的时候,他背负着并州人的希望,他以为洛阳一战轻而易举,结果等到了洛阳他才明白,董卓是多么的强大。

    纵横北疆无往不利的并州狼骑,即使是在他的率领下也被西凉正面挑翻,若非他拼死杀进西凉大军挑断对方帅旗,那一次并州狼骑就溃败了。

    那一次三千多他发誓要尽力带回去的同乡死在了战场,而丁原却依旧要勤王,为什么要勤王,吕布不懂,他只想将狼骑完整的带回去。

    后来他无法忍受丁原一次次将并州狼骑送上那完全不平衡的战场上,在李肃的挑拨下,他杀了丁原,跟随了董卓,英武有加,而且实力强横的董卓在他看来确实是一个好选择,有这么一个庇护伞,狼骑也能少死点。

    可惜,董卓,那个当初英武到他杀到车架旁,击杀护卫,砍断帅旗时依旧能说出“他日你必属我”的董卓,在进入洛阳之后腐坏了,从根子上腐坏了。

    不过腐坏归腐坏,至少他的狼骑保存了下来。

    可惜腐坏了就是腐坏了,为了貂蝉他出手了,董卓死了,不过他不后悔,可惜的是为什么王允一定要战呢?

    他又败了,不管有没有董卓,西凉铁骑依旧强的不可理喻,三万子弟兵仅仅剩下万余了,他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他仍记得当初说过要将他们带回去,可是他们为什么没了,没了他们,他怎么回去。

    一次次的战斗,狼骑越来越少,他的心也越来越冷,他感觉自己回并州的可能越来越渺茫了,最后一次冲动的想要回并州的时候,他走到了河内和并州的交界,就差一步他就能迈过去,但是抬起的腿他又收回去了。

    他身上唯一一个能让他安心的就是那封并州老乡的信,就算原版的信毁了,这封吕布自己仿制的信上,也倾注着吕布对于并州所有的寄托。

    并州的老乡还念着他,他想见到那个老乡,只要老乡开口他就会回去,回到那个他魂牵梦绕的并州九原,再次与胡人作战。

    这是吕布能想到唯一一个的返回的办法,这封信寄托着他对于并州一切的一切,也是他心灵最脆弱的一面。

    “能让我见见写这封信的人吗。”这一刻吕布的喉咙有一些干涩,但是他依旧发出了他需要的声音。

    “信,什么信?”陈曦不解的问道。

    “就是你们邀请我来的那封信。”吕布尽量平静着自己的心态说道,但是声音之中很明显的出现了某种震颤。

    “哦,我写的啊。”陈曦神色古怪的说道,他也注意到吕布的神情了。

    “你写的……”吕布颤抖着问道。

    “是啊,温侯你身体看起来在不断的颤抖啊。”陈曦神色诡异的说道,这是怎么了。

    “你以前在洛阳给我写过一封信?”吕布的面色微微有些扭曲。(未完待续。。)

    ps:  看看兜里还有月票什么的没,有的话给我吧,吕布的剧情才开始啊,神.吕布状态还没展现怎么可以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