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刘备军之精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下令之后,帅旗当即摇动,鼓点一阵急促的变化,两翼之前隐藏的骑兵直接冲杀了出去。∷∷,

    “命令许褚驾马去通知关羽归来,准备第二波左中右三路骑兵碾压袁绍大军。”陈曦朝着传令兵命令道,如果他估计得不错,之前那三击,许褚绝对是接近全力,现在肯定正处于疲累当中,继续命令其冲锋要是一个不小心陷入对方军阵包围搞不好就陷里面了。

    传令兵冲到战场找到许褚的时候,许褚正兴致勃勃的挥舞着大刀大肆的砍杀敌人,话说许褚的内气的确消耗一空了,但是像他这种爷们,体力恢复很快,没了内气,他照样是一员猛士,挥舞着大刀,率领着护卫,带起一片腥风血雨。

    “许将军,陈帅命你去召回关将军,命令关将军率领率领校刀手,您率领虎卫骑,赵将军率领白马义从准备做最后攻击,由您冲锋陷阵,关将军扩大优势,赵将军点杀敌将头目。”传令兵朝着许褚传递最新的命令。

    “好,我去通知关将军。”许褚左右盯了一下局势,确定没有太大的问题之后,当即驾马离开。

    自从篱墙破碎之后,袁绍军当即以攻代守,强攻陈曦大军,靠着云气上占有的优势在第一波攻击的时候,依靠着一个反冲锋直接压制了陈曦的进攻,不过很快刘备军就靠着更多的老兵自带的战斗经验又扳回来了。

    “刘备军貌似有些精锐过头了,这怎么可能,一个士卒居然能在躲避弩矢的时候发动攻击!这是怎么训练出来的。”蒋奇一边指挥一边观察刘备军的实力。结果发现刘备军的兵员素质有些强的扯淡。

    “这还真是刘备军的普通兵卒,居然在被冲散之后居然会自行靠拢。十个士卒有八个居然会使用三种以上武器,还都懂怎么反弹弓矢。这兵怎么训练的。”蒋奇越看越心惊,刘备军的士卒貌似已经不是一个老兵能形容的了,这些士卒好像都能找到最优击杀敌人的方法。

    蒋奇神色阴郁,沮授举荐他为统帅就是因为。他善于分析和抓住战机,而且统兵并不算差,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蒋奇只能说一句,败了都不是他的错,对方强的不光是将,更是士卒!

    刘备军的老兵有人挺着长枪,有着撑着大盾,有人拿着长刀。尽可能的长短兵器齐全,打起来也是几人一组,一旦有人倒下,当即会有人补上。很少出现一个人**去战斗的情况,就算有犯傻的新兵想要一个人战斗,也会被老兵一枪杆撂倒。然后组成军阵一起往过杀。

    这种令蒋奇瞎眼的战斗素养,只能说一句话。这些兵有一大半都是参加过十次以上大小规模并且见过血外加活下来的老兵,这些兵要是放在其他诸侯那里基本都是骨干。

    刘备这边基本不存在破伤风、化脓这类问题。只要下战场没死,差不多就不会死了,士卒的生命力还是很旺盛的,毕竟好日子还没过几天,没人想这么早死。

    参加了十次左右的大实话,就算是脑子有问题也懂得怎么战斗了,游走在生死边缘十次一样的老兵,就算身体素质一样,那一身的煞气还有对于力量的把握也绝对不是新兵能比的,不说一打二,基本上一打一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对方看起来有些黔驴技穷了。”陈曦笑着说道,完全不在乎自己又说了一个不是这个时代的成语。

    “看起来确实是如此,袁绍军的战斗素质的确不错,现在几乎伤亡了两成,但是士气却没有多少下降,而且对方的将领对于大军统帅把握的也是很好,不过我军士卒的优势太明显了。”郭嘉点了点头说道。

    刘备军最强的一点在于中下级军官都有很多的战斗经验,上面只要不胡乱指挥,下面的基本上自己就能打。

    “不过还是道,“明明他们只要且战且退,我军就算精锐也很难击溃对方,而像现在这般,纠缠不休,一直拖下去,袁绍军崩盘是迟早的事情。”

    “大概也是像清楚了解我军的战斗能力吧,毕竟我们和北方进行的高烈度的冲突这也是第一次,对方大概也想好好了解一番我军的战斗力。”郭嘉想了想说道,“不过三千的后军还是不要轻动。”

    “嗯,这是肯定的,公熙,你看来不适合进行强攻,三千后军交给你了,一旦对方进行强力反冲锋,一线部队出现溃势,就由你顶上去,如何?”陈曦侧开身子对着一旁的陈炽说道。

    “必不负陈帅所托。”陈炽拱手一礼,之前陈曦一番调动看似极其冒险,但是却快速的打破了僵局,将整个战局带入了自己的节奏,这种能力是他所不具备的。

    “唔,对了,公熙,对方要是发起强力反冲锋,你打算如何应付?”陈曦觉得还是先给陈炽打一个预防针再说,之前陈炽的表现实在是不能让他满意,他保守了。

    “自然是大盾顶上去。”陈炽开口说道。

    “哦,你去吧,记得准备好床弩,强弩。”陈曦对着陈炽叮嘱道,然后没有再说什么。

    陈炽走后,陈曦看着郭嘉,“这家伙太刻板教条了吧。”

    “你不觉得他搞驻地防守很不错吗?”郭嘉笑着说道,“不是任何人都能如你一般。”

    “别,我的统兵都是渣渣,只是这些士卒很崇敬我,又有二爷,子龙他们在场,他们才会如此听从指挥,至于打破僵局,我只能说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手上的牌面有多好,不过对面的统帅很厉害。”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咦,对面这是要干什么?”郭嘉无所谓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军阵,只见这么一会儿,对面的大军已经分成了两大个鱼鳞阵,一片片的发动反冲锋。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