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张颌来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关羽的校刀手和许褚的虎卫军,全部被压在了袁绍军内部,而且因为左右合围的缘故,不断的被袁绍朝刘备军的方向挤压。●⌒頂點小說,

    颜良战车的前面只剩下大量的袁绍军,雨水和之前白马义从的举动彻底挡住了颜良对于大军的判断,未伤人先伤己的悲剧诞生了!

    这个时候颜良的战车已经控制不住了,之前为了尽快击败刘备军速度已经拔升到了极限,加之之前对于白马义从的攻击,彻底估计错了后面的情况。

    与此同时率领白马义从的赵云已经完成了拐弯,所有的白马义从全部搭弓射箭,对着颜良战车的方向射去,箭雨瞬间倾泻而下。

    白马义从动作灵巧便捷快速的调头,不代表颜良的战车在看到堵在自己面前的袁绍士卒,就能止住自己座下飞奔的战车。

    “不好……”颜良惨呼,这一声不是因为赵云的箭雨而悲鸣,而是因为战车疯狂的朝着己方正在战斗的士卒冲杀而去,战车最大的弊端出现了,止不住冲势,拐不了小弯,只能硬碰硬。

    这一刻的蒋奇手握的指挥剑直接因为他的震惊掉落在了地上,斜斜的扎在那里,雨水瞬间就将他淋湿。

    “全完了……”蒋奇双眼迷蒙的说道,在赵云跳出包围圈的那一刹那他就感觉到不妙了,结果现实比他想象的更为残酷。

    不过很快蒋奇就收敛了自己的绝望,尽量平心静气的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撤退,既是为了保全自己麾下的士卒。也是为了给战车一个充分的场地。

    颜良驾驭着战场冲入己方大军的那一瞬间,惨叫声连绵不绝。五百辆战车呼啸着从袁绍军的背后碾了过去,这一条通道上的士卒。不管是袁绍军还是刘备军都像是割麦子一样倒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颜良已经不知道该怒吼什么了,在战车碾碎冲进袁绍军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懵了,明明他记得这里都是刘备军,为什么都没了。

    战车凶残的冲过,无数断肢残臂被碾成肉泥,而这个时候的颜良也彻底明白自己铸成了大错,不过他已经看到了关羽还有关羽的亲卫,就在他前面不远。

    同样颜良也听到了后方敲锣的声音。也知道自己自己的大错导致了这一战的败北。

    “关羽受死吧!”颜良全然不管不顾的率领着战车朝着刘备军的方向穿刺而去。

    袁绍军已经被颜良的战车凿穿,那凶残的呼啸而过,彻底崩溃了袁绍军的士气,原本众志成城的袁绍军士卒,在被自己的战友捅了致命一刀之后,终于崩盘了,在蒋奇撤退的铜锣声下,所有人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袁绍大军之中朝着刘备军冲锋的也就仅剩下颜良率领的战车了,他做错了。那么他就会去承担,至少他不会逃,会尽可能的保全麾下的士卒。

    凿穿了袁绍大军,战车之上一片血迹。这个时候冲向关羽更是显得狂野肃杀,颜良的神色无比的狰狞,他无比恨自己什么都不懂还要乱来。原本能翻盘的局势彻底被他崩坏,他恨啊!

    不过。不论颜良胸中有多少怒火,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是痛恨。而是应该冲杀,杀掉关羽,率领着战车冲进刘备大军,将腥风血雨带给刘备军。只有这样才能弥补自己的错误,才能保全那些因为他的错误导致胜利消失而性命难保的士卒。

    “受死吧,关羽!”这一刻的颜良无比的坚定,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失败。

    关羽想都没想直接避开驾驭着战车的颜良,他已经看到颜良眼中必死的决心,和一个心怀死志的当世绝顶高手战斗,就算是吕布也不会去做这种疯狂的事情。

    “杀!”颜良看都没有看关羽躲开的方向,率领着战车疯狂的加速,他根本不在意对面是什么。

    陈炽的弩矢疯狂的倾泻而下,但是止不住战车疯狂前行的速度,这一次颜良就没有想过杀出去,他只求杀敌,至于生死他已经无所谓了,他辜负了袁绍的重托。

    强弩之下不少乘坐着战车的颜良士卒被射死,战马被射中,更有不少的战车因为御者被射死,没有了人驾驭战车,直接和其他战车碰撞,车毁人亡。

    不过这些都阻挡不了颜良的决心,他依旧疯狂的冲刺在最前锋,狠狠地撞进了刘备军的军阵,然后尽可能的击杀着刘备军,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可惜随着不断的战斗,战车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且也因为大雨不断的倾泻,不断的有战车侧翻,颜良的战车一辆接着一辆开始散架,最后五百辆战车杀出去的已经不足百辆,三千人之中有两千五百人倒在了这里。

    冲出刘备大军之后,战车又往前行驶了数百步,最后缓缓地停了下来,完全无视了后面追赶来的刘备军。

    “你们走吧。”颜良停住战车之后对着仅剩的数百名士卒说道。

    一干浴血奋战奋战杀出刘备军的士卒面面相觑。

    “你们走吧,趁现在还能逃,这一战是我的错,由我的死做一个终结,替我给主公带一句话,我辜负了他的期望。”颜良的话没有一丝对于死亡的畏惧,只有对于辜负袁绍期望的无奈,在的印象中,他还没有还恩。

    说完颜良调转了战车准备冲回去,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跟着他冲出来的士卒有不少也都调转了车头。

    “愿随将军赴死。”一个胸部中了一箭的士卒拱手说道,“袁公已经给够了我足以赡养妻儿老母的钱财,既然如此何惧一死!”

    “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燕赵男儿的雄风!”一个一身血色的壮汉大笑道。

    “杀!”颜良再一次高吼一声,直接朝着刘备大军冲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后军已经做了齐全的准备,箭雨疯狂的倾泻了下来,瞬间就有不少的战车因为御者死亡,相互碰撞侧翻在地。

    “颜将军,张颌来也!”就在颜良再一次率军冲进刘备大军的那一刻,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