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一不小心都是麻烦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糜芳一句话出来法正还没反应过来,毕竟糜芳的存在感很低,正常人想起糜家都指的是糜竺。

    “唉,你是不知道,我们去年去的那个地方。”太史慈也将酒樽放在几案上叹了口气,一脸的感叹,“当真是不出门不知天地大。”

    “说话别说半截啊,继续啊,你们到底见到什么?”法正好奇的问道,用精神力压制了一下醉意问道,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糜芳说的家财千倍是什么概念了,居然还是现钱,这怎么可能。

    甘宁搁下酒杯开始叙述去年发生的事情。

    去年一年甘宁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将俘虏送往夷洲,送完俘虏之后,就接了陈曦的任务去南边调查,实际上那个时候也快冬天,北方的海面已经出现冻结了,甘宁也乐得去南边打秋风。

    有了调令,甘宁和太史慈将所有的船只整编好,拖够足量的辎重船,拿着陈曦画的不确定对不对的地图带着一些风水师出发了。

    说来也是甘宁和太史慈命大,糜芳这家伙属于怕死的典型,在知道甘宁手上的海图根本不确定之后,果断准备了超多的辎重船,反正甘宁的大船有拖运功能,又不是去战斗,所以糜芳拖运了很多支小船。

    出发之后,在夷洲和琼州的时候还算靠谱,等真的出海之后甘宁才发现以前长江之中真是小不点,大海上遇到风暴不开云气绝对死了,开了云气也不代表你能活下去,那种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之下内气离体都没用。

    被大风暴蹂躏了几次之后,甘宁发现他麾下那五千士卒已经统统拥有内气,连划船的杂兵都拥有了内气。他自己的实力也在数次对抗大风暴的时候提升了不少。

    当然糜芳这个混吃等死的掌管后勤的督粮,也在被大风暴洗礼了数次突破到了炼气成罡,毕竟任谁看到大风暴吹断了绑住自己的桅杆都会拼命吧。那个时候被刮出去,除非是内气离体。别的只有淹死了。

    说来也是陈曦脑子晕了一下,地图画的有些问题,原本应该是从夷洲往南走,而甘宁估摸着地图从琼崖往南走了,结果走了很多的冤枉路,不过还好找到了陈曦说所的那块理论上的吕宋。

    至于为什么不符合地图,甘宁,太史慈等人还是认为陈曦要找的就是这座大岛。原因着实简单,所有的风水师探查了一遍这个岛屿之后,就一个感觉,这岛屿根本就是就是金属构成的,到处都是矿脉。

    富裕的铜矿,铁矿甚至于甘宁用眼睛都能看到,这一座岛根本就是一处巨大的矿场。

    钱财迷人眼,这等矿藏摆在甘宁等人面前,以至于一些舰长都提议不要回归中原了,守着这座金山过一辈子。以后他们就在这里称王称霸,遵甘宁为老大。

    可惜甘宁只动心了一会儿就将这个想法掐灭了,没了中原。守着这些东西也没有用处,更何况这一座岛是陈曦指出来的,陈曦自然也有着自己的用意,至少甘宁不觉得自己霸占了这座岛就能守住。

    太史慈则是以孝义为重,并没有动摇,他为人至孝,母亲尚在,自然不愿意守在这种地方,至于钱财。太史慈不觉花不完的钱有意义。

    至于糜芳则是最淡定的,虽说感慨于这里的铜矿能制造千倍于他们家的家财。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动心,这一世他是真的没吃过没钱的亏。糜家的钱对于糜芳来说已经够用,倒贴军队进行补助糜家都没人管。

    如此一来虽说水军有不少见钱眼开的将士,但是在三人强力的镇压之下最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当然那些爱钱爱到不要命的舰长船员,在甘蓝的建议下统统留在了这座岛,并且给留下了足够的武器装备,让他们驻守在岛上,至于船只自然是统统带走了,当然那些留下来的船员,风水师也都欣然自得,这都是自己选择的,大家都很满意。

    甘宁回来的时候重新制作了海图,这一次之后再去那里就简单了很多,途径交州南越一带的时候又和当地的土人部落村长做了笔皆大欢喜的生意,土人村长再次热烈欢迎甘宁和糜芳的到来。

    用玻璃器皿还有瓷器,丝绸,茶叶等特产换了大量的物资,珠宝,珊瑚,象牙,犀牛角,香料等本地特产,然后又不要脸的用船拖运了一大堆的木料,甘宁和太史慈等人才艰难的上路了。

    说来瓷器,丝绸,茶叶,玻璃器皿在南越一带极其畅销,再加上糜芳什么东西都收,没珠宝珊瑚这些稀有货色,香料也行,要是没有香料,有膀子力气砍棵树也行啊,反正南越一带珍惜木料不少,糜芳表示十倍暴利,什么都收。

    到了青州港口,在当地卸货,糜芳实价折算,糜家收货之后直接换成现钱,愿意现场支付的就直接发给士卒,愿意送交家人的就由糜家送回去。

    这项纯福利业务整个泰山青徐也就糜家做,除了这些士卒,还有一些商家为保证安全也将钱财支付给糜家,交由糜家代为掌管,糜家交付票据,到了地方之后再行取出,糜家分文不取。

    说实话原本这是糜家对一些熟悉的商家才进行的支持,但是后来糜竺成为泰山商会会长之后,这个就成了糜竺对于所有加入成员的福利。

    有糜竺财力保证,也没有人怀疑糜家会坑了他们,自然也都乐得享受,任谁拉一车钱都提心吊胆的,揣一张票,藏在哪里都好对付。

    当然在糜家出现钱款如此交接的苗头之后,陈曦果断将糜竺拍下去抬走,然后有自己接管,

    再让商会这么乱发展很快就能出现钱庄了,而现在还不到那种东西出现的时候,所以这东西已经被泰山政府接手了,挂名依旧是糜家,不过瓤子变了。

    瓤子变了的结果就是商人更有信心了,泰山政府比糜家更靠谱,更不用担心,这么干的也就人更多了,同等时间截留的钱自然也更多了,时间长了,就算鲁肃原本不懂,现在也明白陈曦为什么要将糜竺拍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