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两人的不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法正哑然的听着甘宁三人的讲述,良久之后一脸感叹的说道,“现如今方知天大地大,也才明白当初李师和贾师所言的恨天不公。”

    “是啊,恨天不公,我们大汉国哪里有那种地方,钱永远不够用,哎。”糜芳叹了口气说道,他倒是不知道贾诩和李优说了什么,但是法正的一句恨天不公,也让他有了同样的感受。

    “还是李师说得好,天不予,我自取,我们将旗插上去那就是我们的地方。”法正点了点头颇为自豪,实际上这个时期的大汉官员对于汉朝的强盛都有一种自豪感,就算是汉室内乱,他们也没有怀疑过自身的实力能否吊打胡人。

    “放心放心,别看我手下那一千多人见钱眼开,但是那一千多士卒足够占领那块地方了。”甘宁自信的说道,“他们再怎么变也变不了血统,汉人就是汉人。”

    法正点了点头,一千兵甲齐全的汉军在除了中原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是一股惊人的力量了,比方说压制西域三十六国的戊己校尉也才两千人不到……

    “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出去看看,总盯着中原也没什么意思了,我们泰山的准备不是任何一路诸侯可以想象的,不过就是有些可惜,大汉朝能统治的范围经过我的估测,也就是情报十天的距离。”法正叹了口气说道。

    消息一旦十天之内不能传达,大军一旦百日不能到达,那出现叛乱都没办法解决,这才是制约一个帝国统治范围的重要因素。

    “公佑正在修路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虽说道路对于情报传递提高的速度不大,但是对于大军行进速度提高很多。”甘宁习惯性评价了一句。随后才反应过来,他应该装作不懂这些的,“咳咳。这个是我听子敬说的。”

    法正虽说有些怀疑,但是却没有继续深入询问。点了点头继续跟着甘宁他们瞎扯,联络感情,等到夜色已升才回转奉高,准备在家过夜。

    另一边诸葛亮则依旧在勤勤勉勉的进行学习,相较于法正的轻松,为人谨慎的诸葛亮则已经开始了对于豫州,扬州,荆州。益州四州的了解。

    “呼,这益州还真是麻烦。”诸葛亮将近几年关于益州的粗浅情报阅览一遍之后就这么一个感觉,益州封闭的紧,根本不给外人丝毫了解的机会。

    【看来这次军务最关键的部分就是获得益州的相关情报了。】诸葛亮默默地合了情报皱着眉头想到。

    【看来这是防患于未然了,益州刘璋性格懦弱,而且贵为皇亲,主公若是能横扫八荒,到最后遣一使足可令其归附,但同样刘璋性格懦弱,很有可能被人窃取了益州。所以早作打算吗?】

    诸葛亮谨慎的分析着,连带着看了一下刘璋四方可能存在的敌人,最后眼光落到了汉中。不由得心道,【若是能灭掉张鲁,这刘璋恐怕可作为守土之犬,若是连原本的汉中都夺不下来,我恐怕要早作准备了。】

    “夫君歇息吧。”法府姜莹给法正端来一碗参汤,看着法正喝完之后开口说道。

    “啊,睡吧,睡吧,回头再研究。到时候随机应变算了,这都是些什么情报啊。根本没有用。”法正有些抓狂的说道,随后揽过姜莹就去就寝。

    法正可没有诸葛亮那么好的耐心。他对于随机应变比较在行,看完那些益州相关的情报法正就一个感觉,益州封闭,且排外,别的就没什么感觉了,所以他所有的应对就等见了益州那些人再说了。

    次日法正和诸葛亮两人都是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甘宁的面前,然后几人走水路前往徐州,准备和陈到汇合之后,补充兵力,佯攻豫州,实际则是给兖州调兵,以及放空徐州,外加结交二刘做准备。

    这些事情等诸葛亮到了徐州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在抽调了赵云的白马从义,现在又要抽调陈到以丹阳精锐训练出来的半成品白毦精兵,整个徐州除了张飞的军团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出身泰山的正规军了。

    张飞的性格诸葛亮也是有所了解,虽说有细密的时候,但是改变不了他的莽撞,而且张飞的性格有暴躁的一面,让张飞驻扎徐州,真的没有问题?

    “孔明,你在担心张将军?”法正笑着询问道。

    “张将军适合冲锋陷阵不适合坐镇一方。”诸葛亮郑重其说的说道,“而且徐州世家对于我们多有怨言,恐怕张将军遭了算计。”

    “张将军坐镇徐州是我很早就建议的。”法正扫了一眼诸葛亮开口说道。

    “如此这般不合适吧。”诸葛亮皱着眉头说道。

    “不,恰恰相反,只有张将军在,徐州世家才有胆量。”法正冷笑着说道,“张将军能把握这个度,或者说他不需要把握这个度,自然有人替他把握。”

    “引蛇出洞吗?万一豫州也动了呢?甚至冀州也动了呢?”诸葛亮紧皱的眉头并没有因为法正的解说而松开。

    “冀州地远,鞭长莫及,而且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冀州得到这个情报的时候必然会出现意外。”法正冷笑着说道,“更何况,豫州绝难忘记数年之前那件事,有如此机遇,就算是陷阱,也由不得他们不尝试。”

    “袁家和孙策,你早有猜测吗?”诸葛亮听了法正的话眉头一松,随后感叹道。

    “没有,之前我布置的时候还没有估计到局势会如此有利,只不过我见过徐州陈元龙,此人才华不弱,可惜被家族所限。”法正叹了口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诸葛亮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行询问。

    法正的策略不久之后就开始显现出自己的效果,徐州世家眼见徐州仅剩张飞一个军团,大多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懑,准备抓住时机和刘备一决高下。

    同样豫州袁家和周瑜也都收到了这一个令人心动的消息,打还是不打真的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