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霸道王道仁道也看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的赞叹也引发了郭嘉的兴趣,有了陈曦顶缸之后,郭嘉也伸手拿过那本书,快速的翻阅了一遍内容之后开始思考,很快整篇内容领悟通彻。◇↓頂◇↓点◇↓小◇↓说,

    “你理解错了。”郭嘉将书还给陈曦之后说道。

    “怎么可能,我的理解力还不至于这么差。”陈曦不爽的瞪了一眼郭嘉。

    “这书的教化你理解错了,对内你的理解没问题,对外你的理解出错了,这本书所言的霸道和你理解的深度并不同。”郭嘉撇了撇嘴说道,这书是吕布那边的人给的,人肯定在吕布那边,那所谓的霸道岂能是打服那么简单。

    “没什么问题啊。”陈曦很明显没明白郭嘉说的是什么。

    “我发现你有时候有些心思有些飘忽,这书是吕奉先那边送过来的,也就是说人肯定在吕奉先那边,你觉得那位的霸道对于胡人来说算什么。”郭嘉翻了翻白眼说道,他有时候挺奇怪为什么陈曦在小事上迷迷糊糊的。

    瞬间陈曦就明白了,这书是吕布那边送过来的,也就是说写这册书的人所谓的霸道是让吕布,公孙瓒这种铁血派中的铁血派来执行。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陈曦瞬间就傻了,公孙瓒和吕布在幽州并州那就不是打胡人,那是一块地方又一块地方的清地图,那写什么霸道不霸道,人都死光了,还王道统治,仁道教化,骗鬼啊!

    “就是这样。”郭嘉笑着说道,“要的就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这才是真正的霸道。只有如此行径,才能让其跪伏。”

    “此人可谓真正的了解了胡人的习性。也了解了所谓的因材施教。”郭嘉面上的笑意无比的诡异,看的陈曦都不由得有些发寒。

    “所谓的教育就是从身到心的规范化。既然无法规范化,那就让他们去死吧,死的多了,活人自然就规范了,反正他们信奉弱肉强食,我们制定规则,他们遵守规则,是为王道。”郭嘉这一刻笑的无比爽朗,但是却让陈曦感觉到一种骨子里面的寒冷。

    “所谓的仁道。屠刀之下一丝生机是为大仁。”郭嘉盯着陈曦缓缓地道出他的理论,陈曦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坏掉了,还可以这样解释,不过貌似完全没错啊!

    “你确定对方是这个意思?”陈曦扯了扯嘴说道,突然发现郭嘉的境界高深无比。

    “肯定是了,温侯北归不管怎么说都变更不了一件事,他和胡人的冲突免不了,而以陈公台之智,必然清楚以杀止杀乃是上上之选。毕竟举起那杆大旗就结果要么身死,要么功成,大势所趋罢了。”冰冷的眼光扫过陈曦,随后郭嘉缓缓道来。

    郭嘉一番话说得陈曦哑口无言。所谓的教化还真是从身到心的规范化,也还真是因材施教。

    不过现在这种因材施教的方式还真是千古第一,著书之人看起来当真非是等闲之辈。

    “子川。你太仁慈了,有些时候不要因为一些小事犹疑。我不信你的没想过处理胡人,但是你的方法太怀柔了。对于不讲理的胡人不要心存侥幸,今日你不灭他,他日必有后患。”郭嘉回头看着陈曦郑重无比的问道。

    郭嘉虽说身处中原,但是也知道北方边患的严重,说起来汉末天下有识之士都看出胡人对于中原有窥欲之心,但是却都没有太过重视。

    在这些人现在看来,胡人对于中原的窥欲之心最多也就是如同当初檀石槐寇边一样,吃了也要吐出来。

    话说要是这群人知道会有后面的五胡乱华,恐怕整个北疆都会被血洗,这个时期的汉室有这样的力量。

    陈曦苦笑,他虽说对于胡人多有痛恨,但是真让陈曦下令灭掉数百万胡人,还真下不了手,不是谁都有公孙瓒那种心态,灭掉数十万胡人面不改色。

    陈曦倾向的是教化,先打服,再劳改拆分,之后慢慢同化,筑城于大草原上,花上三代人慢慢吸收掉胡人,这样至少不算是很血腥。

    “子川,胡人反复无常,不讲信义,国强他们就卑躬屈膝,国弱则蛮横无理,这一点想必子川也深有感触吧。”郭嘉平静地说道,“就算匈奴变成了汉匈奴,但是就本质而言他们还是匈奴!”

    “汉庭的教化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丝毫的效果,那么我们不妨换一种做法,用他们的方法去教育他们,弱者的错误需用生命来偿还,强者才有认错的尊严!”郭嘉完全没有在意陈曦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为兄弟杀人,为朋友杀人,为君亲师杀人本就是法礼所认可的,既然如此国仇家恨在法礼之中本就应该以血色去洗刷。”郭嘉不咸不淡的声音出现在了陈曦的耳朵之中。

    “……”陈曦无话可说,他突然发现貌似这逻辑没问题,这法规也没问题,有问题的居然是他自己,他理解错了这个时代的法制观念。

    “既然反复无常那教化什么,杀吧,对于一个种族来说不可能所有人都悍不畏死,那一直杀下去,他们自然会听从你的命令,我们有这个实力,何必花费那个精力,又不是我们中原人,我们需要如此?”郭嘉很冷漠但是也很现实。

    “我明白了,毕竟是国仇家恨,本该如此。”陈曦暗叹,他的思维始终和这个时代有着差距,虽说不断地了解深入,但是他还是做不到郭嘉、贾诩那般视人命为草芥,就算这个人是敌人。

    “子川,你需要一种观念,一种对于外敌‘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观念,你对于中原人手下留情这是道义,但是对于胡人,不必如此,他们该杀。”郭嘉毫不留情的说道,对于陈曦的仁慈极为不满。

    “你一句该杀少不了数十万人人头落地。”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少了这几十万人我大汉又能多十年安稳。”郭嘉笑的那么肆意,对于敌人何必仁慈?

    “嗯,我知道了,果然我不适合做这些。”陈曦叹了口气,不在说什么了,他知道自己的优势也明白自己的劣势,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有的都给我交出来啊,快被反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