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浴血奋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嘿,还真有胆来啊。”甘宁狂笑,当即从马腹下捞出一根巨大的箭矢,然后直接拉开十石强弓,将响箭射了出去,随后天空之中猛地爆出一团火光。【这十石强弓动用不了内气还真不是人玩的。】甘宁一箭射出之后明显有些气喘。内气离体没有了内气还非常能打的真没几个了,不是每个人都像许褚,典韦,武安国那样没有内气也能将数百斤的大锤当玩具玩,什么叫做天生神力,这就是了。在都具有内气离体实力的时候,千八百斤力量的差距不算什么,但是没有了内气,千八百斤力量的差距足够将人打死。就像双方都有内气的时候,甘宁遇到许诸双方没个几百招根本难分胜负,而现在有了军阵限制内气,甘宁要是对上许诸,那搞不好百多招许诸就能击败对方了。“呵呵,早有准备吗?”许攸神色平静的望着那一支已经变成了火花的响箭。“军师,我们直接这么冲上去真的没事吗?”率军冲刺的文丑想起最后犹豫的一瞬询问的问题。“没事,冲上去,我们的战略就达到了,其他的都不重要。”那一刻许攸无比的平静,仿若一切都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目标是战略达成,至于其中会有多少人会因为他的谋划而死,这都不重要。“好!”文丑回望了一眼许攸的方向,随后再无丝毫的疑问大吼着当先冲了上去。这是陈曦第一次见到没有任何试探直接发起决死冲锋的骑兵,根本没有一点试探的意思,仿佛在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做好了准备,吼着疯狂的号子,无视了所有的强弩和弓矢直直的撞进了陈曦的中军。没有弓箭的远射。没有绕前绕后的试探,也没有选择破绽的穿插,有的只是那惊世一撞。文丑麾下的骑兵以文丑为锋矢直直的撞进了陈曦的中军。这一刻人仰马翻,这一刻血肉飞溅。袁绍军和刘备军根本没有丝毫的试探在着临邑新城之下开局就发起了总攻,这一刻所有的战斗经验都失去了效果,有的只是铁血与意志的碰撞。大盾粉碎,马颈扭断,长枪折断,骑手崩飞,文丑从开战的那一刻就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誓死不退。决死而战,以恩义聚拢的将士,这一刻向上天践行自己的誓约,疯狂而又血腥的战斗。“岂能如此!”甘宁怒吼着舍弃了自己原本的对手,驾着马直接朝着那即将腰斩了自己大军的骑兵冲去,麾下的战卒也都高吼着号子朝着文丑堵去。泰山老卒在文丑冲过来的那一刻如同往常一样直接搭弓射箭,三波箭矢之后,大盾树立在最前,但是下一刻迎来的不是骑射的箭雨,而是那雷鸣般的马蹄声。“咚!”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前排的刀盾手直接倒飞了出去,连带着后面的弓箭手也直接被压倒,随后无数的骑兵倾碾而过。所过之处一切在马蹄之下化作了肉泥。强弩,弓矢这对付骑兵最有用的武器,在这一刻全部失去了自己的功效。“杀!”也不知道是哪一名士卒暴吼出这一声,原本被那万马齐喑的气势威慑住的泰山兵,朝着文丑的骑兵拼死发动了攻击。双方这一刻舍弃了所有的防御,以自己的生命对着对方发起了攻击,人血马血几乎染湿了整个战场。甘宁率领着自己的亲卫疯狂的朝着文丑杀去,那短短的一炷香时间,对于甘宁来说仿若一生一样漫长。他只记得自己疯狂的挥舞着大刀和铁索斩杀着面前所有的敌人,疯狂的冲杀着。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堵住对方。从无数的敌军之中突然冲杀了出来,原本漆黑阴影。血腥的厮杀,在冲杀出来的那一刻,只留下那月轮的光华,无比的清幽。“吁。”甘宁拨马,原本跟随在身后的亲卫还有士卒只剩下聊聊十数人,其他的人都已经躺在了那一道数千骑兵碾出来的血河当中。拨马的那一刻的甘宁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各处无比疼痛,铠甲已经变得零碎,身上已经出现了十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若非他已经达到了内气离体,他绝对会死。文丑拨马回转,身上的铠甲同样的零碎,也有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过毕竟他是有备而来,陈曦麾下也没有多少的骑兵,虽说伤重,却要不了他的命,不过这一次冲锋让他切实明白了一件事,战争之中他也会死!从文丑冲锋,到凿穿陈曦大军只用了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而这一炷香的时间,要说人员损失,双方几乎是半斤八两,但是要说士气,这大概是陈曦第一次升起不能力敌的想法。“杀!”文丑望着血河另一面寥寥十数人的甘宁等人,他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对于现在被他截成两节的刘备军,他没有丝毫的畏惧,杀掉在场所有的小卒,也没有杀掉甘宁雪耻更令他兴奋。“不好!”陈曦眼前一黑,这个时候他虽说整个人都已经懵了,但是大脑反倒越发的清晰,文丑吼声让他明白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了。“击鼓,全军攻击,拼死给我截住文丑!”陈曦直接将自己的大旗打了出来,站在了帅旗之下,拔出自己的佩剑,以帅印调动大军。这个时候陈曦也顾及不上对方会不会冲上来干掉自己了,陈曦就知道一点,这个时候他不站出来麾下士卒士气一泄,这一战就彻底没有活路了!“冲!”陈曦这次有什么用什么,直接共鸣了自己的精神意志,而这一次陈曦共鸣的是活下去的渴望,和泰山的祥和,陈曦的军团天赋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的属性。这个时候临邑新城的众将也反应了过来,拼着临邑不要,也绝对不能让陈曦出事,当即舍了临邑的防守,直接所有的部队,直接朝着城外涌去。“绝对要堵住啊!”陈曦咆哮着朝着前方冲去。泰山军在陈曦的率领之下,再一次和文丑麾下的骑兵撞到了一起,文丑麾下的骑兵依旧如同之前那般的狠辣,就算是顶着军团天赋,以死战不退的血性依旧被文丑军不计伤亡的攻击破开了军阵。无数骑兵落马,无数悍卒阵亡,文丑军的骑兵速度缓缓地降了下来……未完待续